<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大道朝天小說 > 第六十九章談笑間

      第六十九章談笑間

        按照井九的性格,他這時候更應該點點頭,或者嗯一聲,最多就是說一個是字,而不會附著后面那個啊。
        多了這個啊字便多了一些別的意味,大概就是隨你吧,都行啊,你想干啥就干啥,看到那輪紅日沒,有沒有興趣?
        當然,滅掉玄陰宗這件事情,他也很有興趣。
        那年他就對顧清說過,得找個時間把王小明殺了。
        前些日子柳詞也說過,從白城回來的路上,看看要不要把王小明殺了。
        他與柳詞都想做的事情,自然應該做一做。
        青兒坐在柳詞肩頭,聽著他們的對話,很是吃驚。
        她知道這位老神仙是很了不起的人,也是她見過的最強的人了,但……那可是玄陰宗呢?
        就算玄陰宗聲勢不復當年,但還是有無數高手,更麻煩的是以烈陽幡為基礎的山門大陣,你們兩個人怎么滅掉對方?
        聽著她的疑問,柳詞說道:“別管那么多,先去砍一劍再說。”
        井九說道:“是啊。”
        ……
        ……
        宇宙鋒在晨光里飛行,縱使天空一片紅暖,依然那般寂清。
        從云夢山往南不遠便進了豫郡,它折向西北而去,化作疾速的劍光,飛了很長時間,終于抵達了居葉城。
        從居葉城繼續往前,便會進入冷山的范圍,遠處已經隱隱能夠看到雪山的線條。
        井九當然不會過去,控制著宇宙鋒的飛行高度,確保雪山能夠遮住雪原那邊的所有視線。
        來到冷山深處時,天色已晚,夕陽正在向著遙遠的西海墜落。
        天地間一片昏暗,數百里外的烈陽峽散發著如火般的光芒,看著非常清楚。
        井九取出青天鑒,青兒附身而入,他再把青天鑒收了回去。
        柳詞很感興趣地看著他,問道:“這就是藏天下?”
        井九說道:“是啊。”
        他曾經對青兒說過,天寶真靈生而藏天下,但柳詞說的自然不是青天鑒。
        微風卷動著地面的草屑,漸漸卷起,欲迷人眼。
        柳詞閉上眼睛,開始調息。
        片刻后,他睜開眼睛,左手握住承天劍鞘平舉于前,右手握住鞘外的虛無,緩緩向外抽出。
        天地間響起一聲劍鳴。
        草屑驟然落下,微風頓時平靜,夜空里的流云也都靜止在了各自的星辰下方。
        井九再次飄了起來。
        柳詞舉起右手。
        無數道劍意從天地各處而至,匯聚至他的手間。
        柳詞揮手斬下。
        嗡的一聲。
        井九消失了。
        一道劍光向著數百里外的烈陽峽而去,無比迅疾,甚至就連視線都無法追上。
        那道劍光所經之處,地面不停裂開,裂縫深入地底,無數巖漿噴涌而出,變成艷麗的火瀑布。
        無數道火瀑布,順著那條大裂縫,依次噴發,就像在送那道劍光行走,畫面壯美至極。
        ……
        ……
        冷山看似荒涼,卻與益州外的那片荒山不同,地底有著極其豐富的火脈,也生活著各種各樣的生命。
        裂開的地縫里噴涌出無數巖漿,數不清的火甲蟲與隱匿其間的妖獸驚恐的四處奔逃。
        地底深處的巖漿河流里,那條金色鯉魚拼命地向下方流去,直到來到深淵處才停下,眼里滿是懼意,哪有火鯉大王的尊嚴。
        它感受著那道驚天動地的劍意威勢,身體瑟瑟發抖,尾巴拍打著那道透明巨墻,發出啪啪的聲音,害怕到了極點。
        ……
        ……
        整個朝天大陸都聽到了那聲劍鳴。
        凡人可能以為是一道遙遠的閃電,修行者卻很清楚那代表著什么。
        西海上柳詞真人驚天動地的一劍,已經傳遍了整個世界,包括當時的所有細節。
        玄陰宗的人們也聽到了這聲劍鳴,卻還來不及把這聲劍鳴與傳說中的那一劍聯系起來。
        他們與這一劍隔得太近。
        就連示警都來不及,那道劍光便穿越重重夜色,來到了烈陽峽前。
        嗡的一聲,無數團烈火從峽谷四周升起,連在一片,形成一道強大屏障,屏障的表面極其光滑,其間隱隱可以看到無數白骨與扭曲痛苦的臉,不知道當年生祭了多少凡人。
        這便是玄陰宗的山門大陣。
        這座陣法以烈陽幡為根基,養了四十多道鬼泣流,吸火脈靈氣以自養,確實強大至極。竟是把那道劍光擋住了片刻。
        片刻后。
        嘶啦一聲響。
        屏障表面出現一道裂縫,然后迅速散裂,變成不受控制的靈氣,與那些被祭煉的生魂一道向天地間飄散。
        那道劍光飄了進去,峽谷兩側的堅硬石壁上,出現無數道極細卻深刻至極的裂縫。
        這些裂縫不是這道劍光斬出來的,而是附帶著的劍意造成的效果。
        烈陽峽里驚呼不斷,建筑不停倒塌,崖石崩落,煙塵大作。
        劍光在峽谷里繼續飄行,無論是法寶還是魔器,只要相遇,便會被切斷成碎末。
        玄陰宗的弟子們恐懼至極,變成道道黑煙,向著四處避開,卻像雨點般紛紛墜落。
        好在這些普通弟子、哪怕是長老級別的強者,都不是這道劍光的目標,還是有不少人活了下來,藏進了地底。
        劍光無聲穿透堅硬的巖石,來到最隱秘的那座洞府里。
        那位七代長老高崖恐懼至極,伸手抓起石榻上的蘇七歌擋在身前,卻發現那道劍光已經自眼前飄過。
        王小明臉色蒼白,眼底的野火猛烈地燃燒起來,烈陽幡發出無數聲鬼哭,在他的身體上裹了厚厚的好幾層。
        那道劍光消失了。
        烈陽幡里忽然亮起無數道光線。
        這件攻擊力可以在修行界排進前十的邪道至寶,居然就這樣碎了!
        被烈陽幡裹著的王小明,自然更慘,鮮血如箭般射出,瞬間染紅幡面。
        洞府里回蕩著慘叫聲,他裹著破碎的烈陽幡在地面不停滾動,把血涂的滿地都是。
        那道劍光從洞府里消失了,去別處的隱秘洞府里摧毀玄陰宗的歷年積累,珍藏的魔器。
        高崖依然舉著蘇七歌的身體,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那個被烈陽幡裹住的血人已經不再動了。
        高崖的臉色更加蒼白,蘇七歌閉著眼睛,看似已經放棄所有希望。
        這就是傳說中的那道劍光嗎?
        西海的故事他們聽說過,今天也親眼看到了。
        在這樣的劍光下,世間絕大多數事情都失去了原先的意義,比如計謀比如意志。
        這一道劍光應該不會殺死玄陰宗的全部弟子。
        但山門大陣被毀,烈陽幡變成了破爛的裹尸布,青山宗與中州派這些正道門派趁機來寫攻,玄陰宗豈不是會被滅門?
        ……
        ……
        遠處的某座山峰里,蘇子葉看著烈陽峽的方向,青色的臉反耀著火光,顯得極其詭異,看不出他此時的心情。
        青山宗在西海處理后續事宜,他自然不會再作停留,連夜趕回了冷山,準備召集舊部。
        有中州派的承諾,他有充分的信心把玄陰宗奪回來。
        沒想到今夜玄陰宗面臨滅頂之災。
        蘇子葉很清楚這不是無妄之災。
        玄陰宗本就是邪道宗派,修行的功法很是邪惡詭異,而且他在西海之局里扮演了重要角色,給青山宗帶去了很大的傷害。
        這是青山宗對他的懲罰嗎?
        那道劍光實在是太可怕了,不過也正因為太過鋒利、速度太快,反而給玄陰宗留下了一線生機。
        最鋒利的飛劍,斬斷一件事物很輕松,想要斬斷所有細微的事物,卻比較難,不如一把野火。
        今夜過后玄陰宗便算是毀了,那些年輕弟子應該還會有不少活下來。
        留得那些火星,總有一天能夠重成燎原之勢。
        蘇子葉決定待那道劍光走后,自己收攏還活著的弟子,便會離開這里,越遠越好,唯一擔心的是,中州派會不會覺得一個殘破的玄陰宗沒有什么利用價值,于是毀諾……
        忽然,他眼瞳驟縮。
        北方出現了一道刀光,轟鳴至來。
        群山震動,星光閃避,無物敢擋在其身前。
        看著那道刀光,蘇子葉絕望了,青色的臉上寫滿了茫然與無助。
        他不需要擔心中州派會不會再毀諾,也不用再慶幸至少還有些年輕弟子能活下來。
        今夜。
        玄陰宗就此而絕。
        ……
        ……
        即便是世間大物,見著那道劍光,也會心生敬懼,或者心生避意。
        也有那么一兩個人,非但不懼不避,反而生出更多豪情。
        那道來自北方的刀光,便是如此。
        但它并非是來此與那道劍光爭鋒,而是相和。
        這就是高山流水。
        這就是我見青山。
        那道刀光落在了烈陽峽里。
        劍光還在里面飄著。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是一場驚天動地的爆炸。
        轟的一聲巨響。
        整座峽谷離開了地面,然后落下。
        所有人都死了。
        高崖、蘇七歌、長老與弟子們。
        雄圖霸業,至此成空。
        玄陰宗沒了。
        ……
        ……
        放眼朝天大陸,只有一個人能斬出這樣的一刀。
        刀圣曹園。
        這位孤刀鎮風雪多年的修行界傳奇,在白城小廟里枯坐多年。
        今夜見著柳詞真人這劍,他難得來了興致,自千里外來了一刀助興。
        夜空高處,劍光漸隱其間。
        柳詞望向北方,說道:“曹園果然不一般。”
        井九說道:“是啊。”
        ……
        ……
        短短數日發生了好幾件大事,震驚了整座朝天大陸。
        霧島老祖被殺,西海劍神被逐,西海劍派被滅,緊接著……玄陰宗也被滅了!
        柳詞真人與刀圣聯手,世間誰人能敵?
        不要說玄陰宗,就連冷山里藏著的邪道妖人受到波及,也死了數百名強者。
        風刀教徒與鎮北神衛軍同時進入冷山,開始進行清剿。
        邪道本就勢衰,經此一役,只怕沒有千年以上的時間,再也恢復不了元氣。
        震撼還沒有結束。
        數日后,朝天大陸又有奇異的事情發生。
        濁水被染紅了。
        這里說的不是商州、南河州、隕陽城哪一段的濁水被染紅……而是……萬里濁水都被染紅了!
        很多民眾以為是災難的天兆,驚恐至極地跪在河畔,不停地磕頭,到處都是燃香。
        各地的道觀與禪院香火變得旺盛了很多,道士與和尚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不安至極。
        朝廷清天司開始急查此事,很多正道修行者也開始在濁水里查找真相。
        這個時候,陸續有無數巨大的尸體從濁水里浮了起來,都是些極其可怕的妖獸,如鬼目鯪這種。
        這些妖獸很多年前被冥部暗自驅使,通過大漩渦,再由海入河,一直藏在濁水里。
        正道宗派清剿多年也沒有清理干凈,因為這些大妖藏的極深,或者極難被殺死。
        一夜之間,它們居然死光了?
        據清天司事后的報告,濁水變紅前的那天夜里,河水兩岸不同地方的民眾都曾經看到過一道光。
        于是修行界與朝廷都知道了,原來是那道劍光。
        那道劍光用了一夜時間,穿過了整條濁水,從西海到東海。
        修行界震驚無語。
        柳詞真人難道是要把青山的敵人全部殺光嗎?
        就在這個時候,朝歌城里又傳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神皇頒下圣旨。
        景堯為太子。
        欽此。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