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369章諂媚

      第2369章諂媚

      柳煙兒看了眼信,說:“西洲朝比一向由宗府主持,而這一次,主持西洲朝比的宗府之人,正是才下任的宗府大護法。因為東洲之事,他被神主暫時卸去大護法一職,此次西洲之行,怕是兇多吉少。”

      輕歌抿了抿唇,斂眸低眉。

      宗府大護法,已經沒了護法之位。

      須知,他爬上大護法這個位置,用了足足二十年,因為一時失策,而被踢出局,可見他對輕歌的恨之深。

      “輕歌——”

      一道聲音響起,輕歌與諸人抬頭往前看去。

      葉青衣徐徐走來,“輕歌,驚風,我要回南洲了。葉家讓我帶年輕人去西洲,便要先行一步。”

      輕歌點頭,“葉長老一路平安。”

      葉青衣望著輕歌欲言又止。

      輕歌淺笑,“葉長老有話就說。”

      葉青衣干咳一聲,滿目憂色,不由握住輕歌的手,盡顯親昵姿態,“歌兒,此去西洲,前途兇險,你一定要小心。我與你父親多年好友,你若信得過我,遇到了什么事就跟我說,我在西洲一定能保護你。”

      話說至此,葉青衣復雜的看了眼夜驚風,隨后輕嘆一聲,目光落回輕歌身上,說:“九辭前幾日,放出消息,說要去西洲看看熱鬧,驚動了各大勢力。世人皆猜測,九辭一向在映月樓,此次離樓去往西洲,只怕目標是你。”

      葉青衣意有所指。

      那日在死亡領域,她看輕歌演了一場戲,聽輕歌抹黑九辭。

      輕歌若有所思,面色凝重,“葉長老不必擔心,我自有分寸。”

      “歌兒,你糊涂啊,據我所知,九辭來歷非凡,背景神秘,一出手就能毀了一個豪門大宗。他去西洲,是要你的命啊。”

      葉青衣緊攥著輕歌,“聽青姨的話,不要去西洲,西洲太危險了。青姨只是南洲葉家的一個長老,若到時候有危險,我就算竭盡全力,拼了葉府,只怕也保不住你!”

      “若九辭要殺我,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會被他殺了,不是嗎?”輕歌不以為然的淺笑。

      她始終有個疑惑。

      九辭,是在殺她,還是在保護她?

      為何那日她去姬月墳前,昏死過去,醒來卻在映月樓?

      “九辭?那是誰?”小包子聽見談話,好奇的睜大清亮有光的眼眸。

      輕歌揉了揉小包子的腦袋,輕聲說:“那是個大壞蛋,以后看見他,要繞道走,知道嗎?”

      小包子似懂非懂點了點小腦袋,“曄兒知道了。”

      “葉長老,早些回吧,我們西洲見。”輕歌笑。

      “西洲再見,后會有期。”

      葉青衣拱了拱拳,腰配長劍,人如其名,一襲青衣立世。

      臨走之前,她的目光,戀戀不舍自夜驚風身上一掃而過。

      “驚風,我走了。”葉青衣終是忍不住出聲。

      夜驚風抬眸看了眼葉青衣,點頭,“一路順風。”

      葉青衣皺緊眉頭,眼眶濕潤,最終還是邁動沉重的雙腿,離開了夜神宮。

      輕歌望著葉青衣的背影,狹長美眸半瞇起來,唇角勾著一抹冰冷至極的笑。

      固然有愛,亦固然有恨。

      傍晚,輕歌叫上夜傾城,來到偏殿。

      “主子?”夜傾城茫然的望著輕歌,不知輕歌單獨談話是什么意思。

      夜傾城心中一抹竊喜。

      “西洲非常危險,一旦遇到了危險,你就帶著曄兒離開,讓琴宗來接你,實在不行,還有魏伯。”輕歌道。

      “不,我要與你共生死。”夜傾城急切的說。

      輕歌走至夜傾城面前,抓著夜傾城的手放在自己小腹前,夜傾城疑惑不解。

      輕歌低聲的笑,“你仔細感應一下里面。”

      夜傾城蹙眉,一頭霧水,卻還是按照輕歌所說,感應輕歌的小腹。

      夜傾城的眼眸幾不可見的微微一縮,正常人的腹部,是沒有骨肉的,可輕歌的腹部,有兩塊相連的異骨。

      “這是?”夜傾城顫聲問。

      “曄兒是我唯一的孩子,縱然我尋到了姬月,往后余生,也不會再有孩子了。曄兒這個孩子,他看起來五六歲大,實則他降臨出生,不過半年而已,他才半歲。”

      輕歌輕聲說:“他在我腹中之時,被血魔吞噬,成了血魔種子。他陰差陽錯,誕生為魔族魔君。他一出世,就去了魔族,他想念我,千里迢迢來到諸神天域尋我。傾城,我從未求你,這一次,請你保護好她。”

      夜傾城萬分詫異,她懷疑過小包子為何五六歲大,可從未想過,魔君會是他。

      夜傾城眼眶微紅,“若你有事,我怎能袖手旁觀?”

      “若我此次出事,你救不了我,若你不愿走,你和曄兒都會喪生西洲。”輕歌道,“傾城,答應我!”

      夜傾城緊皺著眉頭,尤其的不愿,在輕歌的注視之下,最后,夜傾城閉眼點頭,答應了此事。

      殿內的二人都沒發現,小包子站在窗外,眼睛一眨一眨。

      小包子眸中的清亮逐漸消失,他悄然離開,去了黑藤空間。

      小包子盤腿坐在河邊,旁側是魔煜,小包子肉肉的雙手托著臉頰兩側,眼睛閃爍著亮光,喋喋不休的說:“魔煜魔煜,誰是天底下最美的人呢。”

      魔煜歪著腦袋,不愿搭理小包子,小包子面色一變,眼神犀利的望著魔煜。

      森寒的氣息猶若刺骨的冷風流動,魔煜吞了吞口水,打了個寒顫兒。

      魔煜的求生欲非常之強,旋即看向小包子,臉上堆滿了哄騙小孩的笑,“自然是魔君大人的娘親,魔族太后最美了。”

      小包子點點頭,正色道:“本君相信你說的話。”

      魔煜:“……”他敢亂說話嗎?

      小包子皺起了眉頭,問:“娘親的處境好危險,為什么爹爹還不來呢?娘親說爹爹現在有困難,是什么困難呢?”

      魔煜脫口而出:“許是瞧上了別家的狐貍精。”

      啪!

      小包子一巴掌毫不客氣打在了魔煜的腦門上,“你是在說,我爹爹三心二意,不忠于娘親?”

      魔煜訕訕笑:“魔君父親,魔族太上皇,自不會三心二意。”

      小包子垂頭喪氣,耷拉著腦袋,兩眼無神的看著前方。

      魔煜問,“魔君大人何故嘆氣?”

      小包子回:“娘親生得如此之美,要旁得狐貍精情何以堪呢?豈不是讓天底下的狐貍精沒活路了?”

      魔煜:“……”呸,媽寶男!鄙視。

      小包子:“你這是什么眼神?”

      魔煜一臉正經,“崇拜的眼神,奴才對魔君大人的崇拜,猶若黃河之水滔滔不絕。”

      “諂媚。”小包子冷哼一聲,“你這種作風要不得。”

      魔煜:“……”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