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376章以天機為路而踏

      第2376章以天機為路而踏

      鳳棲思索一番,才道:“若真如你所推測的,當時空虛取走血蝕鼎,會不會并未與自己契約,而是,給你契約?”

      “我當時不在諸神天域,在四星夜府還是個廢物之軀,空虛便是想,又如何給我契約?”輕歌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他當時以你的血為引溫養血蝕鼎,如此一來,血蝕鼎就只會認你了,”鳳棲說。

      “我的血……”

      輕歌喃喃著,眉頭緊蹙。

      近來的事情太多,她一直壓抑著,又憔悴著,最終疲憊不堪。

      已經許久不犯的頭疼癥,最近每隔幾天就犯一次。

      頭疼欲裂,一旦頭疼,那可是死生不如的疼,有時情愿放空,腦內空白,似能減輕一點痛苦。

      但她不信,除了必須時時刻刻的修煉以外,大腦也得高度運轉。

      敵人太多,她太弱。

      輕歌握著《萬年史》的手,加重了幾分力道。

      突地,輕歌眸光一亮,“當年,我出生之時,空虛興許做了三件事。一,害死我哥哥;二,在我腹中加入妖魔異骨;三,取我的血。”若是這樣說來,后面空虛以血為引溫養血蝕鼎,就能夠理解了。

      但是,在那個時候,空虛就已經布局了嗎?

      這個男人究竟要做什么?

      冥千絕是被滅國之恨蒙蔽了雙眼,扭曲了內心,那空虛呢,他究竟要做什么?

      愛屋及烏,還是恨屋及烏?

      “空虛在二十年前,就想到十年前的血蝕鼎了嗎?”鳳棲不解。

      “血有諸多用處,他取走我還是新生嬰兒階段時體內的血,用容器養著,興許那個時候他并未想到血蝕鼎,他只是留著以備后用。”輕歌淡淡的道。

      “以備后用?”鳳棲驀地縮起眸子,“空虛要你傳承血蝕鼎,等你來到諸神天域,不僅有災星之說,一旦災星是你的消息得到天機樓證實,空虛又暗中放出消息,血蝕在你身上。如此一來,世上無數人,會以替天行道的口號,來懲處你,實則是要血蝕!那時,天地一定亂了。這樣的話,就算妖女之說被推翻,還有血蝕來將你一軍。若妖女之說沒有被推翻,兩計并下,饒是頂天強者,也無路可走,唯死而已!”

      鳳棲心驚肉戰,一陣后怕。

      事情當真如此的話,就意味著,輕歌面前只有一條死路。

      更何況,還有映月樓的九辭。

      十面埋伏,如何取勝?又如何活命?便是茍延殘喘都成了至幸之事。

      那時,輕歌被九辭抱回映月樓時,鳳棲恰好沉睡,并未發現九辭之事。

      “李青蓮又是如何得知此事?為何要提醒我?”輕歌又陷入了一個疑惑之中。

      此刻,東洲的另一側,荒漠之最。

      黃沙滾滾,李青蓮紅衣而立,莽莽塵沙,一片大漠,她像是一簇火光,點綴東洲。

      李青蓮前方站著一個人,亦是頭戴黑色斗笠,背部挺直。

      男人伸出雙手,將頭上的斗笠取出,他回頭看了眼李青蓮,眸色波瀾不起,語氣平緩,“如何?”

      “主子不必出手,西洲之行,夜輕歌必死無疑,我們要放出血蝕的消息嗎?”李青蓮問。

      “不必。血蝕要與天機樓妖女之說一同放出,前攻后擊,才必死無疑。”空虛看了眼遠方的天,聲音很是沙啞。

      李青蓮望著空虛的背影,皺緊眉頭,甚是奇怪。

      空虛好似有些不一樣了。

      給人一種陰沉到骨子里的感覺。

      “也是,就算我們不放出消息,亦有九辭替我們殺人。”李青蓮道。

      “九辭……”空虛不懂,九辭究竟是要殺夜輕歌,還是保護夜輕歌!

      他腳下的路,他所過的那些年,他以天地為盤,以人為棋,步一個大局。

      包括眼前的李青蓮,亦不知空虛的想法。

      “主子,到時夜輕歌除去,可否把血蝕給我?”李青蓮問。

      “嗯。”

      “主子大恩,青蓮銘記。”

      “去西洲留意變化。”

      留下一句話,空虛的身子化作黑光,遁入虛空,剎那之間便消失在天地間。

      李青蓮挑起眉頭,一抹邪魅的笑。

      神域,烈火窟。

      空虛坐在烈火窟前,由上至下俯瞰著茫茫火光,炙熱的溫度濃煙鋪在臉上,空虛的目光愈發空洞。

      “碧瞳啊,你是可以一死了之,你的女兒,你的丈夫,你的外孫,可就都該死了。”空虛笑了。

      空虛慘白的臉,加以笑容,給人一種陰森進骨的感覺。

      空虛深黑幽邃的眸子,倒映出無邊火光。

      他決不允許!

      沒有他的同意,她怎么敢一死了之?

      仿佛一瞬之間,空虛的身體,被抽干了所有力氣。

      他倒在地上,望著天,面無表情,冷冰冰,眼眸好似淬了毒。

      每一日,空虛都要在烈火窟邊坐上個大半天,來譴責閻碧瞳的罪過。

      半日后,空虛去往冰宮。

      冰宮之中,神王的軀體被放在冰棺內。

      神王一襲紫衣,眉目如畫,棱角分明,是一種欺世的美。

      空虛的手結出復雜的圖騰,指尖劃過長空,帶起陣陣冰藍烈火。

      像是星星之火,點燃燎原之勢。

      隨著“噗”的一聲響起后,冰棺之下,火勢驟然席卷開來。

      認真看去,火焰為線,連成復雜的陣法。

      陣法火光之中,晦澀難懂的金色符文在火中流動,最終全都不約而同一一鉆入冰棺,湮沒在神王的眉心。

      “神王,醒來吧,助我主登天,助我主證道!”空虛的嗓音愈發的沙啞難聽。

      在空虛聲音落下之時,冰棺內的神王,手指顫動了兩下。

      一直在全神貫注觀察神王的空虛,自不會忽視這一點。

      空虛笑容莫測,“快了……”很快,神王就會覺醒。

      世上,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空虛究竟想要做什么。

      他像是個魔鬼,他老謀深算,他以天機為路而踏,以神域為刀而殺!

      任由陣法火焰燃燒,空虛走出冰宮,將殿門緊緊合上。

      空虛再一次回到烈火窟。

      他低頭望著烈火窟,仿佛一如多年前,閻碧瞳一曲支劍舞似驚鴻而過驚艷了他,從此,空虛只為她而活。

      空虛額頭暴起幾根青筋,憤怒似要侵蝕了他的心肺,四周無人,唯有火聲嗤嗤作響。

      空虛一拳砸在堅硬的地板,嗓音沙啞到了一個極點,“夜驚風那個廢物有什么好的,只有我才能保護你啊,他就是一個蠢貨,要不是我,他早就死在九州了,要不是我,他能有今天的成就?碧瞳,只有我能保護你,只有我啊,二十年了,你還沒看到我的心嗎?還要執著于一個廢物?我便是有這么不堪嗎?啊?”

      慘叫聲響起,空虛滿身的汗。

      他的眼神宛若厲鬼的瞪視,狠狠望著烈火窟,“死?我不允許你死,我不允許。”

      下一刻,空虛滿臉悲哀,“碧瞳,回來好不好,不要丟下我,你回來,我保證,我不傷害你身邊的人了,我給你自由,只要你回來。”

      空虛兩眼充血,淚水淌落而下。

      他在烈火窟前,泣不成聲。

      眼神,又陡然凌厲冷銳。

      他沒有錯,他什么錯都沒有。

      是閻碧瞳背叛了他。

      是她,拋棄了!。

      一次又一次的拋棄他!

      空虛后方,傳來異動聲。

      空虛猛地回頭看去,一個婢女,正驚恐萬分,對上空虛淬了冰的眼神,婢女正要逃走,嚇得不敢說話,連忙跪下來,瘋狂磕頭,一連磕頭幾十下,磕的頭破血流,“方獄大人,奴婢只是路過,奴婢什么都沒聽到。”

      “過來。”空虛冷著臉。

      婢女咽了咽口水,惶恐的望著空虛。

      “過來!”空虛又道,只是這一次,聲音里夾雜著濃濃的殺氣。

      婢女誠惶誠恐,可也不敢再惹怒空虛,挪動著雙腿,漸漸靠近空虛。

      空虛伸出手,挑起婢女的下頜,“眉清目秀,小家碧玉,是個可人兒。”

      “方獄大人?”婢女瑟瑟發抖,惴惴不安,這種壓抑的感覺,讓她快要窒息而亡了。

      “可想成為本座的妻子?”方獄又問,嗓音雖還是暗啞,但語氣卻溫柔了許多。

      他溫柔的望著婢女。

      此刻的空虛,并未戴斗笠遮臉,露出那張英俊的臉。

      雖已到中年,但空虛保養的很好,與夜驚風的浩然剛烈之氣有所不同的是,現在的空虛非常秀美,說白了一點,是陰郁。

      婢女還未從驚恐之中回過神來,聽到空虛的話,又看著空虛那近在咫尺放大的俊臉,婢女只覺得做夢一般。

      她天生為奴,世世為奴,若能嫁給方獄,不僅自己能得道,背后的家族也能雞犬升天。

      “奴……奴婢可以伺候大人嗎?”婢女忐忑的問,生怕像煙火一樣轉瞬即逝。

      “告訴本座,你想成為本座的妻子嗎?”方獄再問。

      婢女見方獄一反常態的溫和,倒也以為是踩了狗屎運,竟忘記了方才的恐懼。

      她跪在地上,雙手抱住方獄的臂膀,故作幾分嬌媚,又低頭羞澀笑,“能夠成為大人的妻子,是奴婢的榮幸,奴婢自是萬個愿意。”

      婢女從未想過,這樣一步登天的機會,就在她面前。

      婢女眉角眼梢都是濃濃的笑意。

      莫不是她為人善良,善心被方獄發現,故而打動了方獄?

      “本座的妻子?呵……”空虛輕笑一聲,忽然一掌震碎婢女的天靈蓋,將其推入炙熱滾燙的烈火窟中。

      婢女尚未來得及尖叫,身子已化作灰燼。

      空虛起身,面色陰沉,眸光陰鷙,“你也配?”

      他的妻子,只有閻碧瞳一人而已。

      還記得最開始的那三年,他每日都要閻碧瞳穿著喜袍,每日清晨都會為她梳妝!

      看見明媚生輝的她,像是他的妻子,便由衷歡喜。

      只是,這樣的閻碧瞳,再也沒有了靈氣,有時候呆呆的望著冤遠方,連眼中的焦距都聚不起來。

      她恨,她怨,可她也只能穿著喜袍,陪著他,度過那三年。

      大紅的顏彩,穿在閻碧瞳身上,可好看了。

      夜驚風只與她穿過一次拜天地,可他呢,與她穿了三年。

      夜驚風什么東西?

      那個廢物!什么都不是!

      空虛扭曲的獰笑!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