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377章再窮不能窮孩子

      第2377章再窮不能窮孩子

      饒是空虛這般厲害的人,也從未想過,跳下烈火窟之后,閻碧瞳竟還能活著。

      就連閻碧瞳自己也沒想到,她一心求死,反得自由。

      但——

      這跳,早一刻,晚一秒都不行。

      都得灰飛煙滅,萬劫不復!

      時間得剛剛好,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

      有時,命中注定的事,皆為恰到好處的巧合。

      諸神天域,五洲四部,天啟海貫穿縱橫。

      五洲以內,中州四大帝國,南北二洲豪門世家,西洲頂級大宗,東洲亡命之徒。

      五洲之上,乃玄靈道。玄靈道包括藥宗、器宗、獸宗,收納天地間的人才。

      五洲占之以東,四部則不同,正所謂四部呢,便是獨立的勢力。

      譬如黑暗神殿,幻月神殿,流云神府,散修工會……

      這些,為四部。

      四部占之天域以北,北面極寒,雪大,險地多。

      從北靈境地開始再往北千里,乃是四部。

      五洲四部內,一條天啟海,海內八大王,為海上霸主。

      這幾年,天啟海出了個人才,恰巧的是,那人才,正是修煉榜第一的月姬。

      誰也不知,月姬是誰,來自何方。

      但誰人都知,當世天才,南洲燕府燕留芳、北洲王家王輕鴻都要靠邊站。

      南北二洲為世家的天下,世家如云,其中各有頂尖的五大家族,而南、北各自的五大頂尖家族,又分別以燕府、王家為尊。

      比之南北二洲的高調,西洲倒是低調,不僅因為地形原因,更多是因為半妖不計其數,內憂不斷,自身難保,又如何能高調的起來?

      如今,五洲以內,最為熱鬧的是四洲朝比。

      此次朝比,中州洪荒紫夫人、七殺火尊,皆會前來。

      風云匯聚,天地變動。

      映月樓之尊,殺手榜第一的九辭,也帶著他的八百精銳屁顛屁顛去往西洲。

      主持四洲朝比之人,是被夜輕歌害得才下任的大護法。

      酒樓里的說書先生,手執一把流蘇扇,站在桌上,左手一壺酒,侃侃而談,喋喋不休,“西洲啊,今兒個可熱鬧了,此次的四洲朝比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你們想想啊,映月樓九辭揭了夜輕歌的懸賞,洪荒紫夫人被夜輕歌奪了半粒神級真元,宗府主持者,與夜輕歌有深仇大恨,便是那王府的公子,據說,曾在西洲被夜輕歌打的哭爹喊娘。”

      “不過話說回來,這夜輕歌僅僅女兒之身,女流之輩,能夠把五洲攪得天翻地覆,也是一號人物啊。”

      說書先生沉浸其中,說個不停,周遭的看客,梗著脖子,聽的有味。

      有人問:“聽說夜輕歌白發紅衣,生得貌美如花,可是真的?”

      說書先生啪啦一聲,收起扇子,“這你可就問對人了,我那侄兒,前往幽南時,有幸見之一面。夜輕歌的氣度風采,當世天才之中絕對沒有比她更出色的一個。世上美人如云,夜輕歌那可是獨一份。”

      啪!

      轟!

      說書先生旁側的桌子,被一人震碎。

      一個吊兒郎當,眉目倒有幾分英俊之姿的男子拍桌而起,冷笑:“先生,我看你是昏了頭。燕家燕留芳,三道天葉府葉玄姬,天山宗白流光,哪個不是鼎鼎有名的天才,再說那月姬也行,一夜屠榜,實至名歸,夜輕歌這樣的齷齪小人,也值得稱贊?你是糊涂了吧。天地院數萬弟子因夜輕歌而死,夜輕歌若是個重情義的,又何至于兩袖清風,毫不在意,她就是個狼心狗肺的小人。”

      聽到男子這么說,圍觀者亦紛紛議論,其音如云。

      “天機樓妖女之說,你們可知道?自從這夜輕歌來了天域啊,各地災難不斷,戰爭四起,要我說,這些災難都是這夜輕歌帶來的!”

      “……”

      東洲。

      八君一帝動身,前去西洲。

      自從被夜神宮反咬一口說,顧熔柞雖萎靡憔悴,卻沒有偃旗息鼓。

      而今瞧見輕歌,藏在心底里的恨意再度被激起。

      輕歌牽著小包子走向顧熔柞,似是忘記了往日恩怨,笑著開口:“顧君可是病了,這臉上的氣色很不好呢。”

      顧熔柞有苦說不出,卻也知夜輕歌絕非善茬,他若想東山再起就不能輕舉妄動而打草驚蛇。

      “顧爺爺,你若病了,一定要吃藥,而且藥不能停。”小包子仰起頭,水滴滴如黑曜石的眼眸折射出清亮的光,“顧爺爺一定要愛惜自己的身體,近來曄兒看古書,發現史上有諸多君王,都是病死的,顧爺爺,曄兒擔心你。”

      小包子滿眼憂慮之色,仿若是在真的擔心顧熔柞,偏生說出來的話,字里行間的意思,叫顧熔柞氣得一佛出竅,二佛升天。

      這臭小孩不就是在咒他死嗎?

      還藥不能停,不就是罵他有病嗎?

      然而,他堂堂東洲八君之首,又怎能與一個孩子斤斤計較,豈不是失了風度?

      “童言無忌,顧君莫要怪罪。”輕歌望著顧熔柞,淡淡的道。

      顧熔柞嗤之以鼻,冷笑一聲,“本君自是不與小孩計較。”

      “曄兒也是擔心顧君,本帝是煉藥師,不如為顧君煉一些丹藥在路上吃?”輕歌擔心的說。

      顧熔柞怒火滔天,卻只能強制壓下去,“多謝東帝之好意,不過,本君沒病。”

      “沒病也要吃藥,以防萬一。”輕歌態度強硬。

      顧熔柞臉皮猛地一抽,“如此,顧某就謝過東帝了。”顧熔柞自知再爭論下去,他依舊是有病的那一個。

      顧熔柞面色黑如鍋底,陰沉似濃云密布。

      這對母子,當真是膈應人,一個比一個腹黑,他還不能反口。

      顧熔柞活了這么多年,頭一次如此之憋屈。

      只不過,顧熔柞沒想到,更黑的還在下面。

      輕歌人畜無害笑瞇瞇的望著顧熔柞,柳煙兒、夜傾城望著這笑,皆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兒。

      “顧君,本帝煉制的丹藥,那可是無價之寶,顧君若誠心想要的話,本帝給你算便宜點,一百萬一顆。”

      輕歌從天啟海領主那里搶來的金幣,早就在東洲揮霍一空了。

      她現在是有孩子的人了,再窮不能窮孩子啊。

      諸位君主聽到輕歌開出天價丹藥,再望著輕歌滿面春風的笑,一個個皆不由目瞪口呆。

      這不是明目張膽光明正大的搶劫嗎?

      現在搶劫都玩出了新花樣了嗎?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