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390章殺手,是殺人的

      第2390章殺手,是殺人的

      想到即將可能恢復肉身,鳳棲有一股子無力挫敗感。

      承受了萬年的荒蕪孤獨,又習慣了在這精神世界與小丫頭嘮嗑,每日偷聽小丫頭的想法,偶爾指出來不滿后這丫頭還會惱羞成怒,這種日子,倒也舒坦樂呵。

      只是,她的丹石,不論給了誰,都不該給南雪落。

      她自己曾經所遭受的苦痛便也罷了,魔煜體內兩百多根骨頭,一道道鎖骨鏈,萬年疼痛怨憤,怎能就此罷休,又怎能讓南雪落那個小蹄子如了愿?

      “神王府的祭天靈陣是有效的,也不知現在神王在何處……”輕歌摸了摸下巴,思考道。

      “自生自滅也罷。”鳳棲言語無情,輕哼道。

      輕歌挑了挑細長的眉,鳳棲倒是個風流無情的。

      “娘親——”小奶音響起,小包子蹬蹬蹬跑過來,揮展開雙手,“娘親,曄兒要抱抱。”

      輕歌溫柔的笑著,而后把小包子抱了起來,眉宇間不再是鋒銳逼人的寒氣,而是如春風細雨般的溫情。

      每當看見小包子天真爛漫的笑容,輕歌靈魂深處藏匿的血腥殺伐,仿佛能在一瞬之間煙消云散。

      “曄兒,你會討厭娘親嗎?”輕歌垂下雙眸,睫翼掩去了眼中洶涌的情愫。

      小包子是魔君,縱使看不見聽不到,他亦知道發生了什么。

      輕歌不愿小包子整日沐浴鮮血成長,看多了血腥的場景,所見所聞的血腥,便會不知不覺融入骨子里,靈魂里。

      輕歌不由懷疑,她一己私心將小包子留在身邊,可是正確的做法?

      盡管輕歌把失落無奈的情緒壓在心底,依舊從眉角眼梢里透了出來。

      小包子黑溜溜的大眼眸眨了眨,他盯著輕歌忘了許久,猛地在輕歌臉側落下一吻。

      輕歌訝然的望著小包子,小包子咧開嘴露出潔白的牙,笑得無害粲然,“娘親自是天下最好的娘親,就算天下人都厭惡娘親,曄兒都會喜歡娘親,只因娘親是曄兒唯一的娘親。”

      小包子甚是乖巧懂事,可越是如此,輕歌便越是心疼。

      輕歌緊抱住小包子,下頜抵在小包子的頭頂,眼眶微紅濕潤。

      每當這個時刻,她真想告訴姬月,他的孩子是多么的乖巧聽話。

      柳煙兒走來輕歌身旁,將披風蓋在輕歌母子身上。

      “柳爺。”輕歌微微一笑,看了眼柳煙兒的手。

      當初在九州帝宮,她膝蓋被貫穿,柳煙兒右臂骨撕裂,也算是一起患難。

      直到現在,柳煙兒都是左手握刀。

      而她,膝蓋骨的疼痛越發加劇,已經有些影響走路了。

      “九辭帶著八百殺手來往西洲,卻一直滯留在西洲外的風城,也不知是為何。”柳煙兒說。

      “那個大壞蛋嗎?”小包子登時精神抖擻,隨后抓住輕歌的手腕,對視輕歌,咬字清晰道:“娘親放心,曄兒一定會保護娘親,不會讓那個大壞蛋欺負娘親。爹爹不在的時日,曄兒要替爹爹保護好娘親。”

      “好。”輕歌笑著揉著小包子的頭。

      此刻,西洲以南的風城,正在城主府斜臥于貴妃榻的莫九辭冷不丁打了個噴嚏。

      九辭揉了揉鼻子,茫然的望著四周,而后滿臉兇戾,“哪個混賬東西,在暗地里罵我。”

      九辭從貴妃榻上起身,打開門走至長廊。

      幽風撲面,九辭滿面苦色。

      他本打算今日去往西洲,可在經過風城之時,得知西洲不僅有東帝在,還有東帝之子,東帝之父。

      也就是說,他的父親也在西洲,還有他可愛的小侄兒。

      這一下子,九辭就慌了神,忐忑又緊張,趕緊停在風城冷靜一下。

      九辭苦著一張臉自言自語,“這可如何是好,孩子都這么大了,若告知母子倆姬月去世,豈不是自找苦吃?”

      “話說回來,姬月這小兔崽子,真是個禽.獸!”九辭暗嗤一聲,“孩子都五六歲大了,妹妹今年左不過也就二十歲,嘖嘖,禽.獸不如。”

      路過的映月樓殺手見愁眉苦臉,皆不敢觸之眉頭,悄然換道走。

      而此刻過后,九辭并不知,消息已經傳了出去。

      九辭之所以在風城按兵不動,是想著要給夜輕歌怎么一個死法才好。

      九辭隨著清風對月一聲感嘆,“認妹之路,路漫漫其修遠兮。”

      九辭一陣矯情過后,咬了咬牙,打算硬著頭皮去東洲,長痛不如短痛,是死是活也得見了再說。

      前去東洲打探消息的映月樓殺手前來稟報:“回稟樓主,東帝在西洲,內三環之地被王輕鴻的人占領,東帝一連斬殺九十八人,手底下的人還把北洲的人給打傷了。”

      聽到這番話,九辭才鼓足的勇氣又漸漸消失了。

      一連斬殺九十八人,好……好是兇殘。

      “太粗魯了,太兇殘了,女孩子家,怎能沾這些血腥味呢?”九辭不悅的道,又開始害怕,他過去了,該不會一同被自己的親妹妹給砍了吧?那真是死的太委屈了。

      那稟報消息的映月樓殺手正跪在地上,聽到九辭埋怨的碎碎念,不由抬起頭來看了眼九辭,滿臉皆是疑惑不解。

      一個殺手樓的樓主,說旁人兇殘粗魯?

      這似乎有點兒不對勁啊。

      “樓主,不過是一介女流之輩,何須樓主親自前去,不如屬下替樓主去一趟東洲?”殺手問。

      九辭眼前閃過亮過,這倒是個好主意,先讓身旁人去妹妹那里探個口風,打探打探,若是安全的話,自己再過去負荊請罪。

      “嗯。”九辭端起架子,滿面森然。

      “屬下定不辱沒樓主的信任。”殺手抱拳,隨后遁入黑夜,乘坐飛行魔獸去往西洲。

      登時,一夜過去,九辭派映月樓殺手去東洲對夜輕歌動手之事,傳遍了四洲。

      九辭還窩在風城等著消息,一日過去,遍體鱗傷的殺手回到風城。

      九辭看著滿是血腥的小殺手,嚇了一跳,“你這是……”

      “樓主,夜輕歌……夜……”小殺手還沒說完就昏了過去。

      九辭兩眼一黑,也想跟著過去。

      九辭急得踱著步子在風城走來走去,如熱鍋上的螞蟻,滿是不安。

      這小殺手滿身傷痕,可見妹妹之兇狠,若他過去,只怕也是討不到好吃。

      九辭都快哭了。

      別人認個妹妹不是一見如故抱頭痛哭演繹兄妹情深嗎?

      怎么到了他這里還有生命危險?

      哪怕時已至此,九辭始終沒有發現個中的詭異滑稽之處。

      他派出的是殺手,自然是去殺人的啊。

      他若不說,誰知道他是要認妹。

      …… 在 線閱DU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