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391章諸君夜話

      第2391章諸君夜話

      西洲祭壇,內三環之地。

      東洲隊伍,八君與輕歌夜神宮等人聚集在一起,諸人面色凝重,氛圍一度凝固。

      映月樓派出殺手之事,驚醒東洲,并且讓其他人看了個笑話。

      輕歌瞇了瞇眼眸。

      她身旁兩側的夜傾城、帝云歸和柳煙兒三人都有傷,她的肩膀也傷了一道口子。

      今晚,他們合四人之力,擒住了映月樓派來的殺手,可惜,還是被那殺手逃走了。

      因此,輕歌不由戒備起來,她雖聽聞映月樓兇悍之名,可得知九辭揭了她懸賞之事,卻從未真正放在心上,如今來看,她到底還是低估了映月樓的實力。

      這一次,一個小小的殺手,就要合四人之力,若是映月樓樓主九辭來此,豈非死無葬身,毫無招架。

      輕歌斜臥在鋪著狐裘的黑晶榻子上,輕瞥著四周一眾人。

      西洲祭壇旁,內三環每個營地之中皆有房屋建筑抵御西洲風寒,而外三環,則都是簡陋的帳篷。

      小包子坐在榻上,看著輕歌已然包扎好的肩膀,雪白的軟布已隱隱透出了鮮紅的血跡。

      小包子咬著牙,眼睛紅紅的,眉眼間透著一股堅毅倔強。

      難以想象,那一刀若沒有砍在肩膀,而是砍在其他重要地位,娘親豈不是有生命危險?

      第一次,小包子發現了世間險惡,同時,也厭惡極了映月樓的大壞蛋。

      “娘親,疼嗎?”小包子睜大眼望著輕歌,淚水一下子猶若潮水般涌了出來。

      輕歌溫柔一笑,比之以往的生死難關,這樣的皮肉之傷,倒也不疼。

      只是看著小包子滿是擔憂的雙眼,輕歌心臟微微一顫。

      她不懼天地寒火,亦不怕八方山敵,卻怕溫柔關懷,會讓她感動。

      “曄兒乖,娘親不疼,娘親沒事。”輕歌輕聲安慰,隨后看向周遭諸人,“此事,你們怎么看?”

      “噢……”小包子撇著嘴,窩在了輕歌的懷里,白嫩的小手卻緊抓著輕歌的衣袖。

      顧熔柞悶哼一聲,“等映月樓殺來,我們都要被你連累,死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張君主雖心有怨言,但看著夜輕歌冷峻的面龐,卻是欲言又止,最終保持緘默一聲不吭的。

      面前這姑奶奶可是一尊大佛,惹不得惹不得,殺人屠戮的模樣,叫他這個大莽漢都心驚肉跳,不敢再隨意沖撞得罪夜輕歌。

      林君主忌憚的看了看張君主,略微思考才小心謹慎的開口,“想必映月樓此舉,是給東帝一個下馬威,或者是借東帝之風而揚名立萬。”

      “樹敵如此之多,遲早要把自己玩死,從映月樓創建至此,得罪九辭的,哪個不是被滅門。”

      顧熔柞冷笑,嘲諷的道:“你自己死在九辭之手也就罷了,若讓映月樓血染東洲,那就是你東帝的罪過了。”

      顧熔柞頂著個光禿禿的腦袋,幾分氣急敗壞的模樣顯得愈發滑稽。

      “顧爺爺,萬年史記載了,很多人死于話多哦。”小包子歪著腦袋眨了眨水光盈盈的眼,看似童言無忌的話,不知為何,聽在顧熔柞耳中卻是瘆得慌,似有寒氣從骨子里衍生出來。

      顧熔柞看向小包子,對上小包子的眼眸,小孩臉上的笑尤其粲然,可那雙黑眸仿若潑墨一般,濃郁得難以化開,深邃如幽潭不見底。

      驟然,顧熔柞渾身上下起了雞皮疙瘩和寒毛,顧熔柞縮了縮脖子,暗暗心驚。

      這小孩,比他娘親還要詭異。

      那樣的眼神,真是一個小孩該有的嗎?

      顧熔柞撇過頭去,暗自懊惱,東洲之事在夜輕歌面前屢屢失敗后,顧熔柞算是徹底慌了神。

      蕭日臣詫然的望了眼小包子,那日顧熔柞因為一個小孩的‘無心之言’被反咬一口的事,他本就懷疑,如今更覺得這小孩聰慧不似尋常,時刻透著古怪。

      蕭日臣干咳一聲,抱起雙拳,看向輕歌,溫雅的開口:“映月樓昨夜派出的殺手,乃映月樓此次八百精銳當中最次等的殺手,可縱使次等殺手,也是實力高強,放在尋常之地都是尊者的存在。”

      “而且依照九辭夸張的行事風格,要么不出手,要么就滅全族,只殺一人那可不是他的風格。”南君主道。

      江淮山點頭,“不論以前恩怨如何,此時我們更應該團結對外。九辭若來西洲,我等若還分散內訌,那絕對無生還之可能。”

      張君主冷嗤道:“就算我們齊心協力,你干的過九辭?別開玩笑了,還參加什么朝比,大家趕緊有吃就吃,有喝就喝,然后睡個安穩覺,等九辭來收腦袋,興許還能得個安穩死法,若硬是跟九辭干上,你我興許要被千刀萬剮。”

      張君主說至此,眼角余光瞥著輕歌,滿滿當當皆是埋怨之色。

      以往參加四洲朝比,憋屈歸憋屈,卻無生命危險。

      而今想到要死在西洲和九辭手中,張君主只覺得是無妄之災,恨不得沒多帶幾個美嬌娘來,若不然的話,死也能快活似神仙,牡丹香。

      張君主說完,屋內人皆是唉聲嘆氣,誠惶誠恐。

      不是他們骨頭不硬不傲,實在是九辭此人過于恐怖。

      “東帝,此事,你是不是該給我們一個交代?”顧熔柞直逼輕歌而去,禍由輕歌起,自是由她來完善。

      “顧君說話之前可得掂量掂量,九辭若來,諸君一個都逃不掉。”柳煙兒瞪視顧熔柞,往前一步,鏗鏘的響動聲出現,柳煙兒玉手長臂往后一探,欲要拔出殘月刀。

      輕歌抬了抬手,湮滅柳煙兒的滿腔殺意怒氣。

      輕歌一襲紅衣,身披黑毛絨毯,慵懶斜臥弧度甚美的軟塌,手肘撐著榻面,長指拖著側腦,似笑非笑的看著東洲諸君。

      東洲諸君倒是被她看的心虛,大部分都在怨怪她,卻不敢指責她。

      夜輕歌雷霆手段,叫他們不敢不懼!

      輕歌微垂狹長的眸,睫翼濃密漆黑,懶倦清閑,倒不見絲毫緊張之態。

      輕歌嘆息一聲,憐憫的望著眼前在座的諸位,“可惜了,諸位雖與我多有干戈,最后還不是得陪著我一同上黃泉路,既是如此,那就是一家人,又何必見外呢?”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