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392章非我之人

      第2392章非我之人

      “夜輕歌,我等可不愿因你而死!”顧熔柞怒而拍桌。

      輕歌挑眉,“怎么,顧君你以為你能逃走嗎?只要我是東帝,你是八君之一,你就逃不掉!你就回不去東洲!你也沒命去見他日的太陽。”

      顧熔柞的聲音戛然而止,神情之怒又一瞬的凝滯,腦子里千回百轉,陷入深深思考。

      顧熔柞唇角帶笑,兩眼亮起,靈光一閃。

      夜輕歌此話倒是提醒他了,得罪九辭的是東帝,東帝就算屠殺滿門,也是東洲八君。

      若他不在東洲八君之內,九辭也沒有理由動他。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只要活著,哪怕茍延殘喘,也有復興之日。

      此前顧熔柞知道九辭之事也敢來四洲,是想尋求此次主持朝比的林鶴山庇佑。

      怎知他夜會林鶴山,林鶴山反而雷霆震怒,認為他是個沒有價值的廢物。

      顧熔柞去往王府,王家主則是直接斷了情面。

      就連蕭日臣,都隱隱有向著夜輕歌的跡象。

      再有九辭咄咄逼人,要滅東洲八君,他險中求活,唯有茍且偷生,落平陽,再東山起!

      顧君自詡足智多謀,雄韜武略,更是東洲最成功的陰謀家。而今事已至此,顧熔柞心生一計,他不以為然的笑著,雙手環胸,頭頂光禿,笑容不再是之前那般陰森駭然,“東帝,映月樓九辭要殺的人是你,與我等何干。自今日起,東洲顧君的位置我不要了,我再也不是八君之首。”

      只要卸了君主之位,等九辭斬殺夜輕歌后,顧熔柞再重振君主雄風,反而能一統東洲。

      顧熔柞的話提醒了恐慌中的諸位君主,張君主驀地起身,揚起下頜鄙夷的望著輕歌,“東帝,老子不陪你玩了,這君主之位,老子也不要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條好漢,這黃泉路,東帝你慢慢走。”說到最后已然是落井下石,幸災樂禍的笑。

      “東帝,林某也不要君主之位。”林君主起身。

      “我朱某愿卸東洲君主之位。”

      “……”

      一連四個君主,要卸君主位。

      這倒是個可行之計,現在來看是卸位,實則是保命。

      等夜輕歌死了,到頭來東洲還不都是他們四個的。

      “東帝,此次朝比,你等好自為之,我們就不奉陪了。”顧熔柞道。

      張君主笑,“若東帝死于非命,他日我定給東帝尋個好墳處。”

      林君主朝輕歌點了點頭,第四位朱君主是個唯唯諾諾的,訕笑兩聲,只求保命。

      輕歌拍桌,直起身體,怒視顧熔柞四人,“你們四個,豈配為東洲之君?”

      “夜輕歌,禍是你惹的,與我們何干,你——自求多福吧。”顧熔柞一甩衣袖,快步離開。

      以顧熔柞為首的四位君主走出房屋,又走出內三環的東洲之地。

      祭壇內外六環無數之人,哪怕發生一點兒小動靜都會鬧得人盡皆知,更別說東洲隊伍里出了這么大的事兒了。

      不多時,東洲接連四位君主卸任之事,猶若秋風卷落葉般席卷這方天地。

      顧熔柞四人做事非常之謹慎,離開內三環之后,直奔內一環尋找宗府的林鶴山,要林鶴山連夜登記此事,入宗府宗冊。

      一旦登記宗冊,他們就不再是東洲四君了。

      林鶴山望著東洲四位君主,不屑的笑了,“諸位可都是鐵骨錚錚的東洲漢子,這番作為,豈不是要讓天下人笑話?”

      “林君主笑話了,九辭之恐怖連宗府都要禮敬三分,我等若是硬對上,那才叫死有余辜。”顧熔柞淡淡的笑著,“這叫緩兵之計。”

      包括他自己在內,東洲四君。

      夜輕歌一死,他就在此讓林鶴山登基宗府冊,由宗府審核,成為東洲君主。

      那時的東洲,可就是他顧熔柞的天地了。

      “眼下你們再去內三環也是找罪,便跟著老夫吧。”林鶴山陰冷的道。

      他亦有算計,想要借顧熔柞,得到東洲。

      東洲八君,一下子就沒了四君。

      內三環房屋之內,是夜神宮核心骨干幾人和剩下的東洲四君。

      四君者,夜驚風、蕭日臣、江淮山、南君主。

      輕歌接過尤兒遞來的酒壺,仰頭飲了一口,斜睨蕭日臣二人:“蕭君主,南君主,多事之秋,自身難保,二位還是趕緊去找林長老吧。”

      “為求自保,自卸君主之位,實在是難堪。”蕭君主道。

      南君主雙手環胸,冷笑,“顧熔柞幾個沒骨頭,我可是有骨頭的人。”

      江淮山望著輕歌不言,他的夫人被輕歌所救,女兒在輕歌手中,他自是忠心耿耿,同生同死。

      “很好——”輕歌手握酒壺,微轉手腕,傾斜酒壺,倒了一地濃烈醇香的酒水。

      “從今往后,東洲再無八君,只有四君,等回到東洲,你們皆可占領雙君的土地。”輕歌道。

      蕭日臣等人面面相覷,夜輕歌此言,他們怎么聽不懂?

      有九辭出手,屠戮東洲君主,又如何能夠回到東洲,重振威風?

      “東帝,你這個意思莫不是……”蕭日臣眼底一抹睿智,“適才你以激將法,再用言語循循善誘,讓顧熔柞四君故意心生恐懼脫離東洲君主之位?”

      “非我之人,再留東洲也是禍害。”輕歌不以為然道。

      “可是……”南君主萬分疑惑,“九辭出手,我們就算團結一致也活不下去?東帝你是何來的底氣?”

      輕歌揚眉,輕拍了拍白嫩的手掌,清脆的聲音響在房屋之內,便見房屋之外,魏伯步履平穩矯健走進屋中。

      輕歌脊背深陷軟塌,回眸看向魏伯,問:“魏伯,對上映月樓九辭,不動用全力,你有幾分勝算?”

      “三分。”魏伯傴僂著脊背,躬身抱拳,溫聲道。

      對戰映月樓九辭,三分勝算?

      包括夜驚風在內的四君齊齊震驚。

      這個跟隨在夜輕歌身邊的老奴究竟是何許人也。

      如今時刻,蕭日臣等人自不會以為夜輕歌是故意夸下海口,既敢如此開口,自是魏伯真有三分勝算。

      南君主倒吸一口冷氣,“不曾想到,夜神宮人,個個都是神人。”

      蕭日臣輕笑,看來,他所做的決定是非常正確的。

      而魏伯自然清楚輕歌所說的‘不動用全力’是什么意思。

      動用全力,那可得震驚九界。

      就算不動用全力,與九辭對戰,也能驚動九界,但有熙子言擺平。

      可若全力,魏伯必進九界地牢受罰。

      夜驚風望了眼魏伯,指腹輕微摩挲著茶杯,“不動用全力也有三分勝算,若動用全力,豈非六分勝算?”

      魏伯點頭。

      輕歌看了眼魏伯,眸色愈深。

      若映月樓九辭逼得魏伯進九界地牢,那她終有一日會滅了映月樓。

      此次朝比,她必須活著走出西洲!

      東帝之威,何人敢犯?

      而她,亦是故意讓顧熔柞等人自愿卸任。

      他日回歸之時,東洲重新洗牌,便是她真正的底蘊!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