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417章-菩提眾生圖

      第2417章-菩提眾生圖

      小少年走向竹書先生,望著竹書先生袖口紋的詩詞,猜不出袖口內滿的詩詞,遺憾走向蘭琪先生。

      小少年雖然未破殘局,卻又偏鋒之想法,叫蘭琪先生連連點頭。

      梅琴先生這一道,是一把古木琴,據說,唯有真正的大家,才能撥動琴弦。

      然,王上道、葉玄姬以至于眼前的小少年,都撥不動琴弦。

      小少年朝著四位先生再度作揖行禮,回到原位。

      林鶴山:“北洲,王輕鴻。”

      此刻,祭壇之上的朝比者們,尚未過四位先生之眼的,只剩下王輕鴻與夜輕歌。

      王輕鴻走向菊畫先生,行禮過后執筆畫下古老的府邸,府邸牌匾乃一個“王”字。

      王輕鴻道:“吾乃王府少主,所行之道,乃是世家大道。我將用吾之一生,奉獻給王府世家,愿吾王府,長盛不衰。”

      王輕鴻昂然高聲,氣勢凜冽,脊背筆直挺如青松,面上不茍言笑,端端正正而一本正經。

      菊畫先生微微點頭,其他三位先生不由側目王輕鴻。

      “三千大道,你已找到了心中之道,很好,不愧是曾經修煉榜第一的人。”

      菊畫先生稱贊,王輕鴻謝過之后,走至竹書面前。

      王輕鴻自信得意答了幾句詩詞,都沒對上,眼見時間到了,不得已之下,王輕鴻走至殘局面前,勾唇一笑,手執棋子,落子生風,竟是破了殘局。

      蘭琪先生緊繃著的神情,終于松弛下來,露出了笑容。

      “是個人才。”蘭琪先生毫不吝嗇地夸贊。

      “先生謬贊,輕鴻僥幸。”王輕鴻雖然如是回答,卻滿面春風,洋洋自得,眼角余光不由瞥向輕歌,暗藏嘲諷與譏誚。

      王輕鴻走至梅琴先生面前,接過梅琴先生遞來的古木琴,嘗試著撥動琴弦。

      叮!

      一道宛若天籟的聲音響起,全場沸騰。

      王輕鴻竟撥動了古木琴?

      不過,也僅此而已,王輕鴻只撥動一根琴弦,發出一道琴音。

      梅琴先生面無表情,眼中卻是微起波瀾,“的確是個好苗子。”

      “先生過獎了。”王輕鴻非常高興,四位先生,已經得到了三位的賞識青睞,可見文墨之爭,唯他一人獨秀。

      王輕鴻春風得意走回原位,與輕歌擦肩而過之時,停下來,以二人可聽之聲如是嘲諷:“若我是你,就不過去出糗了,也不至于淪為天下人的笑柄。野丫頭便是野丫頭,難登大雅之堂,文墨之爭,會讓你發現我們之間的差距。”

      “王公子若是說夠了,便早點滾吧。”輕歌冷漠的道。

      王輕鴻怒指輕歌,“你……”

      “東洲,夜輕歌!”林鶴山的話打斷了王輕鴻接下來的動作和話語,王輕鴻狠狠瞪視輕歌一眼,嗤笑:“年輕丫頭,就該見見世面,發現自己的不足,知道何為羞愧!”

      王輕鴻大搖大擺走在王上道身旁停下,王上道拿著潑墨文雅的折扇為王輕鴻扇去燥熱,“哥哥,你何必跟那沒見過世面的山村丫頭一般見識。”

      王輕鴻冷笑一聲,斜睨輕歌,默不作聲。

      王上道就差沒拿兩個鼻孔朝著輕歌了,王家兩兄弟倒是同仇敵愾,一致對外。

      輕歌聞言,神色淡然若初,不起漣漪,緩步走向四位先生。

      無數人,皆看向祭壇上的紅衣女子。

      她走的很慢,慢到眾人發現了她的右腿膝蓋的問題。

      一瘸一拐的走著,卻走出了極致的風華和入骨之優雅。

      尤其是那狹長的眉眼,萬分的慵懶,像是只假寐的狐兒,又不失貴氣。

      每個人,都很期待她的表現。

      四星來的山野丫頭,東洲蠻夷之地的帝王,究竟是何等的鄙夷粗俗。

      輕歌行禮,走向菊畫先生,在豎懸著的宣紙面前停下,執筆沉思,并未急著落筆。

      道……

      什么是道?

      大道三千,她所行之道是什么呢?

      沉吟許久,輕歌落筆。

      輕歌本想草草了事,卻是發現,當她拿起筆,當她望著空白的宣紙,油然而生出一種熟悉的感覺。

      這一幅畫,輕歌畫了半個時辰,停筆之后,全部的人看著宣紙上的畫,皆倒抽一口冷氣。

      四下里,一眾的嘩然。

      這幅畫,有一顆菩提樹,菩提樹下菩提老祖,菩提老祖靠在樹邊,周圍是遠古戰場,士兵無數,鮮血染霜華。

      而定睛仔細看去,會發現此畫的神奇之處,畫的內容好似會隨著心境的變化而改變,每個人看到的畫都不一樣,每一刻因心境的不同,看到的畫亦不同。

      唯獨始終不變的是菩提樹和笑口常開的菩提老祖。

      菊畫先生激動的面色發紅,雙手顫巍巍的接過畫,詫異的看著輕歌,問:“這是什么畫?”

      輕歌脫口而出:“菩提眾生圖。”

      “眾生圖……好一個眾生圖……菩提為心,眾生萬象猶若星辰變化無窮,此等畫功,就連我也做不到。”菊畫先生語氣急促,驚嘆道。

      輕歌恍惚的望著菩提眾生圖,當她心中想到這樣一幅畫時,沒有畫畫功底的她,竟畫出來了。

      這種感覺,便像是她上一次彈琴之時。

      至此,輕歌了然。

      鳳棲是真正的全才,琴棋書畫,無一不通。

      輕歌挑眉,她這算是……舞弊嗎?

      “小丫頭,本后罩著你,不要怕,盡管舞弊,本后看誰敢不服?”鳳棲悶哼一聲,頗為傲然的道,全然的護短模樣,倒是叫輕歌哭笑不得。

      輕歌無奈,尊后倒也可愛。

      “你才可愛,你全家都可愛。”鳳棲聳聳肩。

      輕歌:“……”這樣傲嬌的語氣,她倒是曾在小狐貍身上見到過。

      “先生過獎。”

      輕歌淡淡說罷,走至竹書先生面前。

      四雅先生,唯獨竹書先生的袖口內面的詞,沒有被任何人猜中。

      竹書先生自有一股傲氣,看任何人,眼神中都帶著不屑。

      竹書先生的詞,不被人猜中,也是情有可原。

      從古至今,詩詞千千萬萬,竹書先生又性情古怪,誰知袖口內面究竟繡著怎樣的詩詞呢。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輕歌低聲喃喃竹書先生袖口正面以金線繡的詩詞,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在 線閱DU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