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446章-方獄的齷齪

      第2446章-方獄的齷齪

      此時此刻,不論是八百殺手,亦或者是劉蕓嫦等人,更或是數十萬的圍觀者,全都是一臉的呆滯。



      九辭大興旗鼓,興師動眾的前來西洲,迎接映月圣女世人能夠接受。

      他們不能接受的是,映月樓的圣女,是近日來是非纏身的夜輕歌。

      若夜輕歌當真是九辭妹妹,九辭又為何揭了懸賞揚言要殺她?

      更何況,夜輕歌父親乃是東洲君主夜驚風,二人皆來自四星,傳說九辭乃是九界的關系戶,又怎會是夜輕歌的弟弟?

      這一切,簡直匪夷所思。

      饒是過去了片刻,也只有風卷落葉輕輕飄,幽幽起,四下里落針可聞,眾人沉默,竟是驚得說不出一個字來。

      就連輕歌本人,一向處事不驚,卻在聽到九辭的話后陷入了震驚。

      她?九辭妹妹?

      輕歌眸光一閃,驀地想起映月樓婢女給她的映月匕。

      映月匕乃樓中圣物,可操控映月樓的諸多殺手們。

      但輕歌陷入了死循環,疑惑過,然而從未想過這么一茬。

      莫不是中間出了什么問題,九辭認錯親人了?

      就在輕歌腦海里出現這個念頭時,輕歌瞳眸微微緊縮,身體緊繃四肢僵住,一股寒氣從心內衍生而出直沖天靈蓋去。

      方獄曾說自己是她哥哥,她也曾想過哥哥是否真實存在,而非方獄,是另有其人。

      同時,天穹之上觀望西洲祭壇隱匿在暗處的方獄,瞳仁猶若放射狀瞪大,眼底爬滿了不可置信的震驚之色。

      他本是陰鷙詭詐之人,自記事起,除卻閻碧瞳這個意外,所有的人和事都在他的操控之中,被他玩弄于股掌間。

      而今,又出現了一個意外。

      夜輕歌的兄長?九辭?

      方獄緊閉上雙眼,袖內的手掌攥成了拳頭。

      那個孩子,難道沒死嗎?

      祭壇之下,東洲修煉者之地,南君主詫異好一會兒,才用胳膊肘撞了撞夜驚風,“好個夜君主,有這么個恐怖的兒子,竟然藏著掖著。”

      “兒子?我的夫人從未給我生過兒子,在輕歌之前,我與夫人皆清清白白,沒有過孩子。”夜驚風抱著小包子,滿臉都是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南君主見夜驚風如此神情,與旁側的江淮山對視一眼,皆是詫異。

      南君主喃喃自語,“莫不成,這孩子是從石頭里蹦出來的?”

      夜驚風抬頭望著祭壇上的九辭,仔細頂著九辭那張俊美的臉,忽然現,九辭神態神似閻碧瞳,尤其是眉眼,與閻碧瞳有七分像。

      因為氣質和身份的關系,九辭次出現時,夜驚風并未仔細觀望。

      現在認真的盯著九辭的臉看,才覺,這張臉,越看越像閻碧瞳。

      初見只知是個美男,再看舉手投足間像極了自己的夫人。

      夜驚風皺緊眉頭,愈的詫異疑惑。

      他這輩子,只有一個女人,一個妻子,那便是閻碧瞳。

      這將近二十年的時光里,哪怕有諸多年輕貌美的女子出現在他面前,甚至勾引誘惑,他卻不曾多看一眼。

      夜驚風不懂,這個孩子,究竟是哪里來的。

      閻碧瞳的性格他清楚,若閻碧瞳在他之前有過孩子,定會告知于他。

      夜驚風頭疼欲裂,眉頭緊皺宛若打了死結。

      被夜驚風抱在懷中的小包子歪著腦袋,睜著靈動清澈的眸,好奇的打量著九辭。

      無人之地,方獄望著九辭的臉,陷入了沉思之中。

      深邃幽冷平靜如湖的眼眸內,驟然間翻涌起了濤浪。

      比之輕歌的貌像,九辭的神似更讓他想起了記憶中的那個女子。

      他與夜驚風的感覺一模一樣,越看越像,愈像愈醉,直到他再也挪不開眼。

      好似祭壇上的俊美男子,與心愛女人的身影已經合為一體。

      方獄一向波瀾不起的心情,剎那間,終于有了劇烈的起伏。方獄呼吸愈的急促,甚至帶著喘氣兒。

      方獄雙拳緊攥,捏碎了袖子的衣料,他閉上雙眼,暗暗調節忽然驚濤駭浪般的心情。

      等方獄再度睜開雙眼時,眼底倒映那一襲煙袍風華而立的男子,眸子深處是一片野心。

      仿佛是森林的獅子,覺了獵物和晚餐。

      方獄的腦海里,驟然形成了愈齷齪的想法。

      夜輕歌是他一手培養,他一步步,讓夜輕歌成為了九世情蠱的載體。

      九世情蠱的載體,必須是特定的體質,九辭顯然不行。

      載體并非實力的強大,而是體質的階級之分。

      這兩個人,這一雙兄妹,他都要。

      一個鎖在床榻,供其玩樂。

      一個關在華麗的囚牢,欣賞他的美態。

      這樣的生活,便是僅僅想想而已,方獄都覺得心情愉悅。

      當李青蓮回到此處,一陣風吹來,吹起方獄斗篷下的輕紗,方獄將臉上的面具摘掉,露出了詭異的神情和讓人毛骨悚然的陰冷笑容。

      方獄目不轉睛的望著下方,李青蓮心生詫色,循著方獄的目光朝下望去,看見了抓了抓的九辭。

      陡然,李青蓮心驚肉跳。

      九辭的容貌,與那個女子,非常神似。

      方獄不甘于夜輕歌,還想對九辭出手?

      “九辭身份神秘,來自九界,不好對付。”李青蓮道。

      “越難,才越有味,若世間之事、之人,皆輕松可得,那豈不是太廉價無味了?”方獄笑意漸濃,輕描淡寫的說。

      “”

      九辭沒有現潛在的危險,當然,于他來說,那些危險,都不算是危險。

      眼下,九辭心中只有一件事,接妹妹回家,代替姬月成為妹妹的依靠。

      九辭見自家的殺手們遲遲沒有反應,一個比一個木,陡然震怒。

      九辭眼神愈的犀利,周身氣質凌厲鋒銳,殺手們打了個寒顫,紛紛反應過來,全都整齊統一走向輕歌,行了個三跪三拜的大禮。

      “吾等恭迎圣女,愿圣女千歲,風華萬代。”

      “吾等恭迎圣女”

      八百殺手統一開口,其聲之大,直沖九霄,氣勢凌云。

      九辭見輕歌遲遲沒有動靜,亦沒有說話,只覺得這小妮子是高興過頭了。

      九辭搓搓小手,干咳一聲,望著輕歌一本正經的道“歌兒啊,莫要害怕,他們都是很善良的人。”

      眾人聞言,瞪眼,錯愕,嘴角狂抽,難以置信。

      映月樓殺人無數穿梭煙夜不留活口的殺手,善良?三歲小孩都不信吧。 在線讀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