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459章-佛禮教

      第2459章-佛禮教

      九辭用了許久時間才笑話掉小外甥是魔君的事情。

      九辭望著面前清冷美人,只覺得玄乎。

      自己這個妹妹,未免太神奇了。

      九辭挑挑眉,聳聳肩,魔君、妖王什么的他還是能接受,要是扯上了什么青蓮王情史,九界秘密,神月都貴族,那他才是真正的震驚呢。

      而九辭自然想不到自己一語中的了。

      “除卻xiū liàn之外,還有什么辦法可以去往長生界?”輕歌問道。

      九辭驀地看向輕歌,顯然,得知長生界堪比登天之難后,輕歌非但沒有頹廢,反而愈勇。“神月都的精靈,可嫁到長生界。長生界的聯姻對象,基本都是與神月都精靈。精靈貌美乃百族千古第一,此為公認。早在萬年之前,輪回大師便與精靈一族水靈女水矜安

      結qín jìn之好,此乃長生界和神月都的佳話,兩人的愛情故事,簡直讓聽者流淚,見者動人……”

      九辭話匣子一旦打開,便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

      數日的接觸,輕歌終于發現了九辭話癆的輸贏。

      精神世界,身子愈發透明虛弱無力的鳳棲在聽到九辭提及輪回、水矜安時,狹長美眸驟然而逝一道火光。

      輕歌垂眸……輪回大師一直是鳳棲心內的痛。

      鳳棲本可一步踏入長生境,輪回大師為了救水矜安,放棄了她。

      任由她被那些仇敵誅殺,任由她被南雪落帶走關在密室,剝下她的丹田放在容器內。

      鳳棲垂眸,眼眶頗為濕潤,她那么得意風光的一個人,男寵無數,自認為不羈情愛,怎知最終還是擺在了這一點。

      即便心有仇恨,其憤滔天,鳳棲亦是有心無力,她連活著都是一件艱難的事了。

      只不過……輕歌聞言,卻是心臟微顫。

      精靈嗎……

      她體內有著精靈血脈,覺醒的血脈一直被她壓制。

      半妖、半魔乃天下人的忌諱,若有朝一日妖魔異骨速度增長,她倒不如破繭而出,覺醒精靈的血脈。

      而今她已突破幻靈師,此境地在諸神天域不算太差,又有九辭相助,路倒是好走了許多。

      “妹妹啊,雖然為兄知道你與姬月至死不渝情深似海,只不過等你到達長生界,黃花菜都涼了啊,你擁有一大片森林,為何非要在一棵樹上吊死呢?”

      “小歌兒啊,不聽為兄言,吃虧在眼前,為兄可是為了你好。”九辭一說話根本就停不下來,輕歌走進內屋,九辭便跟著進去,“你若不喜歡諸神天域的凡夫俗子,為兄也可在九界找一些俊俏的男子,絕對讓你滿意,品行端正,容貌極

      佳,還都是尚未成婚的……”

      輕歌額上落下一排黑線,捻了捻小包子的軟被,走出內屋,去往偏殿,取出月蝕鼎為葉玄姬煉制丹藥。

      在祭壇的空間內,葉玄姬為救她受傷慘重,她雖用雪靈珠護其性命,但骨裂的傷口必須慢慢調養。

      輕歌煉丹,九辭站在旁側風度翩翩,負手而立,“歌兒,你須知,良藥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你乃東帝,旁人不敢多言,唯有為兄才敢冒死進諫勸說你。”

      輕歌太陽穴猛地跳動了幾下,臉皮微微扯動。

      下一刻,輕歌取出藥材,處理冰封過后還算新鮮的藥材。

      九辭漫不經心看了眼藥材,又看向輕歌,“就像你手里的這味藥材,雖味道苦澀,但治病極佳。若你情真意切,不如退而求其次?”

      “怎么個退而求其次?”輕歌淡淡瞥向他,手里的動作不曾停下。

      九辭以為輕歌動容,說得愈發起勁,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尤其儒雅,九辭拿出一把折扇,輕微搖晃。

      “你先尋個好男兒陪伴自己,等去了長生界,再讓姬月回來,姬月正房的地位不會動搖的。”九辭了解輕歌的固執,打算迂回的說。

      輕歌:“……”

      輕歌不再理會九辭,煉制自己的藥,九辭累了自會停下。

      不過見九辭不曾停嘴的架勢,輕歌顯然是低估了這個哥哥。

      “歌兒,姬月一定會理解你的。”九辭說到唇干舌燥。

      輕歌煉藥的動作一頓,轉頭望向九辭,“是,他會理解我,如若我另尋良人,他不僅會理解我,還會為我高興。但是,我也失去了他……”

      如若有一天,她千辛萬苦到達姬月的身旁,看見心愛的男子另娶佳人,她不會去怨怪,她甚至會祝福,但從此往后便是陌路。

      九辭望著輕歌的臉,怔了許久。

      他皺著眉,欲言又止。

      若姬月還活著,他這般言語勸說的確不大厚道。

      然……姬月已經死了啊。

      他以為,長生界足以讓輕歌知難而退,那是九界都不敢奢想的存在。

      看來,他還不夠了解自己的妹妹。

      九辭輕嘆一聲,頗為無奈。

      如此也好,望梅止渴,畫餅充饑,只要輕歌一日不去長生界,這個謊言便是真實存在的。

      九辭不再叨擾,讓輕歌安心煉丹。

      他下意識走向了夜驚風所在的房屋,他透過窗看見屋內身穿盔甲盤腿xiū liàn的夜驚風。

      “母親,我一定會保護好爹和妹妹的。”

      這一聲話,只說在心里。

      輕歌煉藥完畢,去往南洲營地,打算親自送給葉玄姬。

      比之初來西洲,而今一路走去,不論是什么人,見到她都畢恭畢敬。

      區區東帝不算什么,九辭的妹妹才叫人心驚膽戰。

      林鶴山與顧熔柞三君遠遠的望著那一道身影,顧熔柞頂著個光溜溜的大禿頭,急得都要哭了。

      “林長老,這可怎么辦,我們這是惹到了祖宗啊,誰能知曉這夜輕歌會是九辭的妹妹,你說這不是玩兒嗎?”顧熔柞全然沒了往日的威嚴。

      他以為夜輕歌必死無疑,怕在夜輕歌牽連,連帶著張、林、朱三人剔去君主之位。

      怎曉得乾坤扭轉,故事戲劇性的變化讓他們一時之間成了無家可歸的人兒。

      “舍利子還沒有找到嗎?”林鶴山問。

      林君主搖搖頭,“已派人四處去找,舍利子便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無蹤無影。”

      “一定在夜輕歌的身上,若無舍利子,我如何去佛禮教?”林鶴山皺眉。

      佛禮教在五洲四部皆有威嚴,若佛禮教怒而憤告宗府,他現在的地位都保不住了。

      “林長老,這夜輕歌只怕是不能動了。”林君主心有余悸的道。“我們不動她,自然有人動她。若她蠻橫跋扈搶走了佛禮教的舍利子,佛禮教會放過她嗎?九辭的確是個人物,但他會與佛為敵嗎?那是不被容忍得暗黑師才會做的事!”林鶴山面部扭曲浮現了猙獰的笑。 在 線閱DU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