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479章-勾結外宗,內盜祖典

      第2479章-勾結外宗,內盜祖典

      聞言,白流光狐疑地看了眼輕歌,隨后走向滿身鮮血的尸體。

      白流光檢查蕭蕭尸體的傷口,眼漸漸涌入了詫異之色。

      天山沁毒,煉制秘方極為繁瑣,而且一直鎖在天山宗的禁地之絕對不會泄露出去。

      可,他沒有看錯,蕭蕭尸體身的幾道血窟窿內都染有天山沁毒,絕不會有假。

      白流光回頭疑惑地看向天山宗主,莫不是父親與藥宗二宗師合力殺人奪寶?

      天山宗主看見白流光的神色,雙腿一軟,旋即走向白流光。

      “這不可能……”

      天山宗主指腹抹尸體的一道血痕放在鼻下輕嗅,兩眸猛然瞪大,滿是不可置信。“天山宗主,天山少主,豈是我冤枉了你們?你們派人毀我藥宗千年不敗海棠,又殺我藥宗書樓弟子,奪我藥宗先祖爺心血,其心可誅,這兩件事,天山宗主難道不打算給我們一個交代嗎?你們殺人奪寶,還想栽贓于我,真是好厲害的手段,令人佩服!”輕歌低聲冷喝,氣勢萬鈞驟然散開,所說之言擲地有聲鏗鏘有力,每一個字都宛如洪鐘

      于耳邊猛然敲響。

      不只是天山宗主滿臉懵一頭的霧水,連二宗師都是錯愕的狀態。

      事情超乎了他的想象,脫離了他的控制,棋子亦掉出了棋盤。

      這樣的局面,像是失控的野馬,二宗師面對輕歌的反將一軍來勢洶洶卻是毫無招架之力。

      當務之急,二宗師只得把自己撇干凈。

      “天山宗主、天山少主,還不快把祖殿內寶典交出來!”二宗師一聲怒喝。

      棄車保帥,才是明智的決定。

      天山宗主雖知這個理兒,然而看見二宗師極力撇清自己的兇狠嘴臉,天山宗父子皆是一臉怒意。

      只不過,還不等天山宗主說話,但見輕歌緩緩往前走,那一襲墨衣,似最濃郁的夜色。

      輕歌嫣然莞爾笑,手的刀抬起赫然指向二宗師,“二宗師,你與天山宗里應外合,盜祖殿寶典,你……還有什么說的嗎?”

      “我乃藥宗二宗師,怎會盜取祖殿寶典,夜輕歌,你休得血口噴人!”二宗師怒喝。

      輕歌挑眉,眸光流轉漫不經心望了眼德高望重沉穩老練的藥宗宗主。

      與此同時,存書樓外,腳步聲赫然響起。

      一列身穿盔甲的隊伍從外而來。

      這些人,是藥宗的巡視士兵,歸宗主所管,只聽宗主一人之話。

      二宗師看見這些人,心里陡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他像是走入了一個死局,看似他是請翁之人,實則他才是甕之鱉。

      二宗師身灰白的袍子已被淋漓的鮮血染紅,斷了的一條手臂躺在地觸目驚心。

      藥宗巡視士兵們走入存書樓,此刻,存書樓的氛圍已如火如荼到了一個極致的點。

      眾人心思各異,又是一片寧靜,暴風雨前夜的平靜。

      當風雨來臨,唯有殺戮才能換來和平。

      為首的幾個士兵戴著鎏金點綴的勛章,手里仔細地捧著幾個古木盒。

      “宗主,先祖寶典已經全部在二宗師房內找到。”領頭的士兵一身浩然正氣站在宗主面前如是說道。

      一句話,宛若驚雷在二宗師的腦海內炸裂開了。

      先祖寶典……怎么可能?

      他讓蕭蕭盜走的先祖寶典,已秘密送了出去,他的房,絕對不可能是先祖寶典。

      “不可能!這不可能!我的房內怎會有先祖寶典!這是陷害,你們在陷害我!”二宗師額青筋暴起。

      藥宗宗主淡淡看了看二宗師,緩步走至士兵面前,動作緩慢地打開了古木盒。

      盒內的寶典,隱隱閃爍著神圣的金光,不是刺眼的光芒,而是圣潔的儀式。

      寶典乃先祖畢生心血,氤氳了先祖之氣,后人能看一眼已是三生有幸。

      二宗師雙腿發軟,倒吸一口冷氣。

      古木盒內的確是先祖寶典,可為何會在他房內?又為何會被搜羅出來?

      二宗師的腦海宛如一團漿糊,糟糕的情況,他怎么捋都捋不順。

      “老二,你還有什么話要說?”大宗師怒道。

      “是你對不對?”二宗師抬起一向殘臂,憤怒地指著大宗師,“你們密謀起來陷害我對不對?”

      “陷害?”輕歌一步踏出,氣勢如虹,其聲赫然:“二宗師,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殺人奪寶還想陷害于我,背后的始作俑者是你才對,若非巡視士兵從你房查出先祖寶典,只怕我這

      冤屈已經洗不凈了。”

      “輕歌,你乃大宗弟子,弟子之的掌舵人,雖未舉行入宗大典,但你已是藥宗人,你也該學著掌握藥宗事務了。”

      藥宗宗主道:“藥宗二宗師心懷不軌,勾結外宗,內盜祖典,其罪滔天,不得饒恕。至于如何處置,便交給你了。”

      輕歌意味深長地望向藥宗宗主,唇角一抹慵懶的笑意。

      好個狡猾的老狐貍。

      真正要借刀殺人的是藥宗宗主才對。

      不過,這把刀她拿了,這個人,她也殺了!

      “宗主,大宗弟子,二宗師雖有錯,但罪不至死啊。”藥宗九長老站出來為二宗師說話。“罪不至死?”輕歌冷笑,“先祖寶典乃醫術經典,是煉藥界的瑰寶,先祖寶典可救天下人,亦可毒殺天下,寶典是把雙刃劍,若是落在了壞人手,我藥宗千年名聲豈非毀

      于一旦?天下蒼生豈非無辜遭劫?今日,我身為藥宗大宗弟子,自要替天行道,為民除害,并且揚藥宗綱紀,以免藥宗其他弟子在其耳濡目染之下成為罪惡之人!”

      輕歌提刀,微微瘸地走向二宗師。

      周身的氣場森然可怕,像是巍峨的高山,九霄的狂風。

      那幽冷的殺伐之氣,宛如修羅降臨,死神覺醒。

      她的美麗,宛如蛇蝎。

      身的血液流動著,都在叫囂著蕭殺。

      二宗師似是察覺到輕歌要做什么,而今他無能為力,真正的彌天死局在他眼前,他無力可破。

      二宗師絕望的低吼:“夜輕歌,你想做什么?你不能殺我?你算要殺我,也要問問神域的方大人同不同意!”“神域方大人?可是方獄?”輕歌在二宗師面前停下了腳步,唇邊的笑尤為迷人。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