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497章-佛渡苦厄,我渡你

      第2497章-佛渡苦厄,我渡你

      神月都……

      姬九夜隔著窗欞的縫隙看向外面的帝九君,“你已經想好了嗎?”

      帝九君是精靈與人族的結合,但不被神月都所接受,又因早年長輩們之間的關系,便一直留在了妖域。

      “遲早是要走的,遲遲不肯走是因為能夠等來姬王,現在看來是沒有等待的必要了。”帝九君從容淡然地說道,“現在我留在妖域,也是成為妖后的傀儡,倒不如就此離開,去往神月都。但我知道了太多的秘密,妖后是不會讓我離開的。九夜,我在妖域孤立

      無援,現在只有你能幫我離開妖域,去往神月都。九界的熙子言,請你幫我聯系他。”姬九夜蹙眉,不太贊成帝九君的做法,“你一直不被精靈族接受,現在去神月都豈不是自找死路,在妖域,你至少還是高高在上的九君大人,去了神月都你得重頭再來,要

      吃很多的苦。你是哥哥最信任的兄弟,我不允許你這樣做。”“九夜,我想幫夜姑娘,現在尋無淚勾搭上了九界的人,還覬覦夜姑娘,妖后和冰翎天都不會放過她。而且你知道那個孩子的嚴重性,如果他真的是魔君,那我必須去神月

      都。我身上流著的精靈血脈,在神月都,也不是誰都能欺負的。”

      “非去不可嗎?”姬九夜滿臉的痛苦。

      那樣的話,妖域就剩下他一個人孤軍奮戰了。

      “非去不可。”帝九君語氣堅定的道“長生界隱隱有現世的跡象,神月都與長生界眾神聯姻,神月都在世間的地位非你我所想。若能在神月都站穩,便可幫到夜姑娘。”

      “好!”

      姬九夜雙手攥住窗欞,目光如炬,語氣堅定“九君,你一定要保護好小嫂子和我侄兒。”

      “定不負所托。”

      “……”

      世人皆以為,神月都精靈族,不過是一群空有美貌的異類罷了。

      唯有了解長生界的人才清楚,精靈族與長生界的關系非同小可。

      能夠與神聯姻的種族,唯有精靈族。

      而這樣自古以來的qín jìn之好,全然是因為萬年前輪回大師和神月都的水靈女渡劫為神,去往長生。

      至今為止,這段佳話依舊在神月都流傳。

      諸神天域,五洲境內最熱鬧的事自然是夜輕歌怒殺二宗師成為藥宗首席大弟子了,其次便是夜輕歌lǐng qǔ神域賜予的朝比懸賞。

      外面的世界紛爭不斷,輕歌沉下心來,盤腿坐在萬金鼎內,企圖參悟出萬金鼎的奧妙。

      數日的光陰轉瞬便過,輕歌一無所得,那顆爭強好勝熱血沸騰的心,卻是逐漸地沉寂。

      萬金鼎外,藥宗宗主、宗師、長老們晝夜不分不吃不休的hù fǎ,就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九辭眉頭一直皺著,目不轉睛地盯著碩大的萬金鼎看,他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毫不在乎,輕松自在,可一顆心惴惴不安。

      他甚至不敢去想糟糕的情況。

      “宗主,情況如何?”大宗師問。

      九辭的一雙耳朵瞬間豎了起來。“雖然輕歌堅挺了數日,但現在來看,情況不大好,只有一成的希望了。”宗主熬紅了雙眼,無奈地太息一聲,目光悵然看向別處,“你說這丫頭,已有雙煉月蝕鼎,已是藥

      宗首席大弟子,還是映月圣女,更稱霸dōng zhōu,膝下還有個孩子,怎么就想不通,非要固執的傳承萬金鼎?自信是好事,但也要惜命啊……”

      大宗師聞言,眼睛一紅,“至少……還有一成的希望。”宗主眉間難得涌上一絲喜色,“對,對對對,至少還有一成的希望,這已是不幸中的萬幸了。輕歌在里面都沒氣餒,我們這群活了半輩子的人,難道都不如一個孩子?都打

      起精神來,輕歌在萬金鼎內艱苦奮斗,我們一個個在外面哭喪著臉是怎么回事?”

      宗主、大宗師沒有發現,一直在旁側默默等候的九辭,面色變得煞白,悄悄然的離去。

      九辭離開了藥宗,漫無目的的行走。

      他擁有稀罕的本源靈氣,他的實力深不可測,他是九界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

      九辭來到藥宗山下,有幾座綿延起伏的山脈,山脈里面,藏著一座寺廟。

      鬼使神差般,九辭走進了寺廟之中。

      寺廟看起來很冷清,但是有一股好聞的檀香味,那一刻,讓九辭焦躁的心瞬間得以安撫。

      九辭站在廟門前,抬頭看去。

      靈方寺。

      佛與神不同。

      神是真實存在,在遙遠的時代,沒有人,只有神。

      人,便是神。

      但佛是一種信仰,信仰之說,尤其玄乎,大多人都是不信的。

      輕歌信佛,所以心懷善念。

      九辭從不信佛。

      若世間真有佛,又怎會有苦厄?

      九辭轉身就走,一個身披袈裟頭戴斗笠手持紫金禪杖的男子出現。

      “施主,既有緣靈方,何不進來一坐?佛講緣,講善,貧僧與施主有緣,不如喝一杯佛家茶再走?”他說。

      “我信你個鬼,你這個臭和尚,故弄玄虛,小爺恕不奉陪。”

      九辭不愿在無聊的事情上浪費時間。

      “施主,這世間有一種體制,名為厄難體。施主當真不感興趣嗎?”僧人說。

      九辭停下腳步,回頭看去。

      一陣悠揚的清風吹來,撩起了僧人斗笠掩下的黑布,露出了驚艷的下半張臉。

      九辭一愣,以為是個糟老頭,沒想到是個年輕小伙子。

      九辭皺眉,喃喃自語“現在當和尚要求都這么高了嗎?”

      僧人微笑,“施主身邊有一個人,她便是厄難體。厄難體從天機和占卜來講,又是雙重命格……”

      “你才厄難體,你全家都厄難體。”九辭憤怒地離開。

      “令妹夜輕歌,雙重命格者,乃厄難體。”

      僧人的話,讓九辭的腳步停下。

      九辭背對著僧人,此刻天地寂靜,唯有清風過崗吹拂竹葉發出的沙沙聲響,還有陣陣檀木幽香撲鼻而來。九辭一改此前的嬉皮笑臉,一寸寸地機械般回過頭,雙眼猩紅如罩血霧,駭然的怒意似火而燒,無盡的蕭殺之氣赫然而起,九辭目光嗜血而殘忍地瞪向僧人,只剩下一片

      殺伐。

      世間萬事萬物,他不在乎。

      眾生苦難,他不在乎。

      他只在乎自己的妹妹,是否能立于世間。

      風再來,這一次,風吹起了僧人遮臉的黑布,露出一張棱角分明五官驚艷的妖孽臉龐。

      是個少年,有一雙狹長的星眸。

      他的五官,無不透露著妖冶。

      唯獨那雙眼,如寒潭般清澈。

      若輕歌在此便會發現,昔日的小孩,而今已長大chéng rén。

      褪去了張揚狂傲,只剩下一片寧靜。

      那個曾被囚禁在深海里的孩子,而今皈依佛門,再不入紅塵。

      這數年的時間,他背著行囊遠走四方,試圖尋找失去的靈魂,卻陰差陽錯,成為了無欲無求只愿成佛的僧人。

      他的身上披著得袈裟,他手里握著的紫金禪杖,與他的容貌極其不搭。

      卻又那么的合適,好似,本該為一體。

      夜姐姐。

      靈童想你了。佛渡苦厄,我渡你。 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