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506章-神王哥哥,你愿意娶我嗎?

      第2506章-神王哥哥,你愿意娶我嗎?

      二宗師走后,藥宗的前輩老人們都非常的維護輕歌。

      夜輕歌算是有史以來第一個三宗弟子,即便沒有對外展現出馴獸、煉器的本事,依舊能夠得到段蕓與風青陽的喜歡。

      旁側,方獄、神王、王輕鴻等人坐在一桌。

      碧玉青一看見神王便覺得驚為天人,神王便坐在她的身旁,碧玉青低頭垂眸,兩頰緋紅,耳根子滾燙,一副女兒家的嬌羞姿態。

      即便莫九辭成了夜輕歌的兄長,她若能嫁給神王,便是一步登天,地位可在夜輕歌之。

      年少的姑娘總是愛做著癡心妄想的美夢。

      方獄給王輕鴻倒了一杯酒,“王公子,若是得空,來神域喝喝沉香茶?”

      王輕鴻接過酒杯一口飲盡,望向方獄,笑道:“方大人盛情邀卻,看來,這沉香茶我必須喝一喝了。”

      王府家主王運河看了看王輕鴻,又看了看方獄,只是覺得氛圍似是有些暗潮涌動,可謂是非常的怪了。

      神域方大人,對他的兒子如此客氣嗎?

      王運河再度轉頭看向輕歌,低聲嘆息。

      同樣的年紀,甚至夜輕歌更小更年輕,卻有如此出色的成。誰家出了這樣的后輩,真真是祖積德了。

      桌宴的氛圍詭異流動。

      王輕鴻喝完酒水,再提酒壺,斟酒入杯。

      王輕鴻臉戴著漆黑如墨的面具,沒人知道面具之下藏著怎樣陰冷xié è的神情。他端著酒杯起身,走到神王面前,敬酒:“神王大人,我可以成為你的弟子嗎?”

      那側,輕歌與劉蕓嫦喝得愈法激烈,而王輕鴻這一桌也惹人注意。

      輕歌一壇酒入腹,擦了擦紅唇邊的酒漬,看向站在神王前的王輕鴻,輕歌失望的搖搖頭。

      她的那一番話,終究是石沉大海,毫無作用,甚至連漣漪都不起呢。

      “小妮子,別偷懶耍賴,繼續喝,今晚不醉不歸,必須來個痛快,否則我可不把你放到藥宗了。”劉蕓嫦見輕歌停下喝酒的動作,瞪了眼輕歌。“好嘞,劉將軍,單純的拼酒算什么,不如這樣,何等烈酒容你選擇,只要你喝過了我,我跟著你去宗府當個學徒,以后沒什么東帝,跟著你混了。只要天天好酒好肉的伺候著。”輕歌揚起黛眉,勾唇一笑,因酒醉過后,面色微紅,眸光晶瑩,卻又有幾分惺忪迷離姿態,嫵媚得像是欲得魅惑的九尾妖狐;偏生一襲白袍,三千銀發,那叫

      個正義如虹。

      聽聞條件,劉蕓嫦甚是心動。

      當下時代,最炙手可熱的人物莫過于眼前的女子,若能成為自己的學徒,在自己身邊當個小士兵,那真是臉有光。

      劉蕓嫦咽了咽口水,卻也知夜輕歌是個狡猾的狐貍,絕不會當吃虧,便問:“若是本將喝不過你呢?”

      輕歌吐了吐舌,眨眨眼:“若喝不過我,將軍便來駐守我的dōng zhōu,與我日夜陪伴如何?”說至最后,輕歌朝劉蕓嫦拋了個媚眼。

      那一瞬間,劉蕓嫦的神情恍惚,眉眼間竟無身為鐵血將軍的英氣,竟然溫柔如水。

      好可愛……

      劉蕓嫦好想捏捏夜輕歌那粉撲撲的小臉蛋。

      “小夜夜真是太可愛了。”楚長歌穿著一條紅菊花褲衩如猴子般蹦了出來,張開雙臂,chì luǒ身露出孔武有力的身體。

      楚長歌的身體在長空劃出一道完美的拋物線,正要熱情地擁抱輕歌時,九辭驟然出現在長空,袍擺翻飛,身子一旋,一記鞭腿重重橫掃出去,把撲來的楚長歌踹飛。

      楚長歌摔在地,怒火沖沖看過去,“誰啊,敢壞爺爺的……”話尚未說完,看見黑著臉的九辭,楚長歌喉結滾動不停地吞咽口水,縮了縮脖子,往后挪去。

      楚長歌可勁兒的干笑:“對不起,打擾了。”惹不起,溜了溜了。他這不叫沒骨氣,叫識時務者為俊杰,

      九辭面色愈發難看,如同門神,如同護花使者站在輕歌身旁,輕蔑地看了眼楚長歌。

      他有個小本本,記載了諸神天域的諸多天才男兒,其亦有楚長歌這個名字。

      今日一見,九次表示深度嫌棄,打算回去之后默默把楚長歌這個名字給劃掉了。

      新妹夫怎么也不能舊的差,奈何姬月過于優秀,算新妹夫會有少許偏差,可楚長歌這也太偏了,當個備選妹夫都是給楚長歌臉了。

      楚長歌悻悻地回到盛筵,若是知道九辭暗暗把他編排了一遍,只怕會氣得跳腳。

      “將軍?如何?”輕歌笑著問。

      那樣的笑容,似讓冬雪融化,似叫秋月照曉,讓人不由自主的看過去,見者深深不忘。

      原來,世間當真能有這般的女子。

      一襲白袍,能讓她白璧無瑕。

      一頭銀發,能讓她不惹塵埃。“放肆!本將怎可去你那小小蠻夷之地駐守。”劉蕓嫦口是心非,嘴里說著放肆,手里拿起了一壇新酒:“本將在酒國之,從未遇到敵手,今日你若能喝趴了本將,本將愿

      去你那蠻夷地為你駐守三年!”

      輕歌激動萬分,砸壇為喜:“一言為定?”“嘖,夜輕歌,你這妮子未免太小看本將了?本將今日要喝醉花陰,此等烈酒縱是百個魔靈酒釀都不的,更是本將最愛喝的酒;普通成年xiū liàn者一滴便倒,本將千杯不

      醉,你確定要賭?你現在認輸了,我們繼續喝酒;你若不認輸,今夜過后,我可要把你這妮子帶回宗府當本將的小士兵了……”劉蕓嫦說。

      醉花陰,堪酒國之王。

      如劉蕓嫦所言,毫不夸張的說,成年壯漢一滴便醉,但劉蕓嫦能千杯不倒,乃酒國之仙。

      在醉花陰一烈酒,劉蕓嫦敢說是酒國王,喝遍天下無敵手。

      輕歌看著劉蕓嫦,臉的笑容絲毫不改。她宛如看到了自己的獵物,眼神愈發的有光澤。

      她曾說過,她要讓dōng zhōu成為天域第一洲!

      她要世人提及dōng zhōu,不再是莽夫蠻夷,而是一個叫無數xiū liàn者向往的新世界!

      劉蕓嫦,是她的第一步。

      從那日晶石礦見到劉蕓嫦開始,輕歌便打定了主意。

      若有宗府的大將軍駐守dōng zhōu,勢必是dōng zhōu改天換地的第一步。

      哪怕只有短短的三年,便也夠了。

      “劉將軍,痛快人不說廢話,喝便是!”輕歌玉手拍桌,“來,醉花陰,越多越好,把所有的醉花陰全部取來!”

      劉蕓嫦亦看向了楚長歌,“去,把本將珍藏的醉花陰取來。”

      楚長歌一直被九辭的目光毒殺,只盼早點離開這是非之地。

      這映月樓主也太小心眼了吧,他那不是沒抱到夜輕歌嗎?若是抱到了,只怕他現在已經人頭落地了

      “是!”

      楚長歌打了個寒顫,腳底抹油飛也似得溜走了。

      頓時,無數的賓客來到了劉蕓嫦和夜輕歌的身旁,這一次倆人的賭注可大了。

      藥宗宗主與大宗師聽到,都覺得有些胡鬧了。

      劉蕓嫦乃是諸神天域五洲境內酒國第一人,輕歌算酒量再好,也不能這般魯莽。

      好好的藥宗首席大弟子,跑去宗府當小士兵。此前出言諷刺過的獸宗長老悶哼一聲,吹胡子瞪眼睛的,輕蔑道:“嘖,這是我們的三宗弟子,還要跑到宗府去當小士兵,這傳出去,豈非我們三宗的笑話?女孩子家家

      的,這般魯莽不知輕重,日后有何資格成為藥宗宗主?簡直是胡鬧!”

      段云瞪向獸宗長老:“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小姑娘算成了士兵,也你這整日嘴不能停的糟老頭子好。”

      大宗師亦惡狠狠瞪了眼獸宗長老。

      雖然大宗師不善言辭,沉默寡言,但對夜輕歌的愛護不假。

      涉及夜輕歌,大宗師勢必護短,偶爾也能妙語連珠。

      也許,是在段蕓的耳濡目染下悄咪咪達到了這一成。

      段云給獸宗長老夾了一道菜,“可勁兒吃吧你,跟個糟老娘們似得,吃都堵不住你的嘴是嗎?”

      這位獸宗二長老,在獸宗也是一大人物,馴獸方面年少時有才,但是讓他名震四方的不是馴獸天賦,反而是那一張喋喋不休的嘴!

      在段蕓的訓斥下,獸宗長老服服帖帖的不敢再說話,只是眼神時不時看向輕歌,滿臉失望,搖頭嘆息,看得段蕓酒都不想喝了,只想揍人。

      另一桌,王輕鴻手捧酒杯,還在等待神王的回答。

      神王定定地望著王輕鴻,久久不語,“我沒有收弟子的打算。”

      突地,王輕鴻失心瘋般將杯酒灑在神王的頭頂,這一舉動讓所有人目瞪口呆,似要窒息。

      “輕鴻,你在做什么,那可是神王殿下!”王運河震驚,驀地站起來,怒喝:“還不快跪下給神王殿下道歉。”

      王輕鴻轉頭看向王運河,面具下的眸子陰鷙似魔,像厲鬼的凝望一般叫王運河喘不過氣來。

      “你算個什么東西?讓我跪下?”王輕鴻冷笑。

      神王坐著不動,三千披散的黑發染酒水,三分狼狽,三分寧靜,四分貴氣。

      王輕鴻看向神王,問:“神王哥哥,你愿意娶我嗎?”

      此時,連劉蕓嫦都看了過來。

      無數人,瞪大眼睛,萬分的震驚。

      一個男人,向另一個男人,求娶。

      這真是千古難一遇的事。

      哪怕世間有斷袖之人,大眾卻不是那么容易的接受,更別說大庭廣眾之下了。王運河瞪著王輕鴻,怒指王輕鴻,雙手顫巍巍,身體站不住,止不住地發抖,險些昏倒了過去。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