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508章-今天,你殺人了嗎?

      第2508章-今天,你殺人了嗎?

      南雪落跌坐在地,手里依舊死死地攥著那一截已然斷開的衣袖。

      嫁他,是她的萬年苦等。

      娶她,是他此生的后悔?

      ……

      這一刻,南雪落心如死灰。

      不,早已心如死灰,只是她苦苦守著兒時的戲言,一聲戲言,一候萬年。

      最終茶涼了,人散了。

      南雪落閉上了眼,淚水已經枯竭,再也無法流出。

      神王的這一句話,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擊垮南雪落的最后一劍。

      兒時的話,就是戲言了嗎?

      若是戲言,又何苦娶她?

      娶她,又為何不愛。

      南雪落掌中的一截衣料被bīng huǒ燃燒至灰燼,她雙掌捂面,發出癲狂叫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她把自己活成了一個笑話啊!

      煉藥場上的無數人,錯愕的看著這一幕。

      突如其來的變化,是所有人的始料未及。

      王輕鴻與神王,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啊。

      他們沒想到,王輕鴻竟是個斷袖公子,還對神王一見鐘情了。

      嘖,世間之事,往往如此的離奇古怪。

      神王看著掩面而泣的南雪落,不知為何,心中一疼。

      那只是心疼昔日捧在手心的妹妹罷了。

      他決不能重蹈覆轍。

      神王掩去適才一瞬的恍惚,走至桌前,背對著南雪落,緩身坐了下來。

      他已經和方獄打定了主意,如若鳳棲執迷不悟,那么,今晚掠走夜輕歌,再剝離掉寄宿在夜輕歌精神世界里的鳳棲。

      只要鳳棲用丹石重塑肉身,他們就能回到過去,就能相濡以沫。

      方獄面無表情,戴著漆皮手套的手,輕輕摩挲著酒杯。他細細打量著南雪落,斗笠之下的雙眉狠狠蹙起。

      南雪落在煉藥場的表現,出乎他的意料。他沒想到,南雪落會破釜沉舟般來這么一出。

      本來,他想借神王之手收服南雪落,左有神王,右有南雪落,背后尋無淚撐腰,如得天助。

      南雪落躺在了地上,不顧四周人的視線。

      她的身下,漂浮著一層層的冰霧,以至于整座煉藥場以雷霆之勢迅速結冰了。

      南雪落閉著眼,情愿就此死去,再不入人間。

      人間,太苦了啊。

      輕微的腳步聲出現,一道身影站在南雪落的面前。

      輕歌端著一杯酒在南雪落身旁蹲下,把酒杯遞給了南雪落,“王公子,有價無市的斷腸酒,舊友所釀,斷腸時飲入喉,最是過癮。”人暖不了的心,讓烈酒來暖。

      南雪落睜開眼,恍惚空洞地望著輕歌。

      斷腸酒。

      真是個好名字。

      輕歌給她喂下一杯斷腸酒,烈火燒胃,陡然,南雪落閉上眼,整座煉藥場都已結冰。

      輕歌低頭看著酒杯,杯盞上蓋著一層厚厚的冰霜。

      再看向南雪落時,南雪落抓著輕歌臂膀爬起來,“夜輕歌,我嫉妒你。”

      南雪落跌跌撞撞地離開盛宴,落荒而逃般。

      夜輕歌說,她曾遇到過一個負心男子。

      可后來,她等來了她的丈夫。

      她嫉妒眼紅,她再也等不來神王了。

      南雪落已消失在煉藥場,但整個盛宴之地,依舊回蕩著南雪落那凄涼苦澀的笑聲。

      當笑聲完全止住,煉藥場下起了一場秋日大雪。

      輕歌站在原地,觀察雪花,斂起雙眉。

      雪——

      難道?

      輕歌心中有個大膽的想法,可,有點兒不切實際。

      輕歌如芒在背,驟然轉頭,與方獄對視。

      方獄目光陰冷如毒蛇望著輕歌,今日所見,讓他領悟到了夜輕歌收買人心的本事。

      不過,鳳棲是夜輕歌的寄宿者,就算夜輕歌想要一笑泯恩仇,南雪落也絕對不會同意的!

      南雪落恨了鳳棲一萬年,又怎會在萬年后的今天化敵為友。

      夜輕歌到底是年紀太小了,這一步,失策。

      唯有利益,才能牽扯住彼此,僅僅靠一杯酒?

      呵,那是小孩子的把戲。

      天真愚昧。

      “姐姐,醉花陰到了。”扶希走來,站在輕歌面前,不易差距地擋住了方獄的視線。

      輕歌點頭,牽著扶希的手,走到劉蕓嫦面前。

      劉蕓嫦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打量著輕歌,“那王輕鴻都已經瘋了,以往對你也是百般羞辱阻攔,你竟舍得給一杯斷腸酒,這不是你做事的風格。”

      “斷腸酒,不宜拼酒,斷腸時飲才算是喝出了斷腸酒的味道。”

      斷腸酒,斷頭臺。

      那一杯斷腸酒,何止是酒,更是羈絆,是超越生死的感情。

      “矯情。”劉蕓嫦翻翻白眼,不以為然。

      轟!隨著天穹一聲巨大的聲響,漫天黑夜的火樹銀花旋即炸開,如散花點綴黑夜,比那群星還要美麗璀璨。

      煙火絢麗,點綴墨藍黑天。

      光火閃耀中,一個身著花褲衩chì luǒ著上身的男子御劍而來,手里還撐著一把類似于江南古樓下的油紙傘。

      這真是……辣眼睛。

      眾人,卒。

      其余五十一門門主掩面轉頭,不忍直視,只覺得與楚長歌同在兵門都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恥辱。

      為什么世上會有楚長歌這么騷包的人啊……

      還真以為風流倜儻,英俊瀟灑。

      事實證明,一個人便是再英俊,只要審美有問題,都會大打折扣。

      楚長歌收起腳下長劍,手握油紙傘在夜空里翩翩起舞,一副沉醉的面容,閉上雙眼,感受秋風的撫摸,還有雪霧的紛揚。

      九辭的臉愈發黑,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他竟然會把這種人寫到自己的小本本上,簡直是豬腦子。

      楚長歌一番驚艷亮相后,扭動了幾下身子,空翻幾個,隨后穩穩落在地面,把空間袋丟給劉蕓嫦,“劉將軍,宗府內你收藏的醉花陰,全在里面了。”

      “妮子,來喝?”劉蕓嫦一把接過空間袋,看向輕歌,勾唇而笑。

      “將軍可是言而有信之人?”輕歌再三強調。

      她給劉蕓嫦挖了一個套,就等著劉蕓嫦往套里鉆。

      “本將自然言而有信,只要輸給了你,三年駐守dōng zhōu雷打不動。不過,你這妮子可別忘了自己的話,輸了,就跟本將回宗府去,當本將的小士兵。”

      “一言為定。”

      “……”

      劉蕓嫦痛快地大笑,從空間袋內拿出酒壺,上等的醉花陰,皆用精致的白玉酒壺密封儲存。

      劉蕓嫦試過,自己最多可喝三十壺。

      須知,成年壯漢一滴就醉的醉花陰,普天之下,就只有劉蕓嫦怒喝過三十壺。

      后來,劉蕓嫦鮮少開封。

      醉花陰要有人一同喝才痛快,一個人喝悶酒算什么?

      除了偶爾的郁結于心外,劉蕓嫦其他時間都在收集醉花陰儲存在宗府酒窖。

      “小丫頭,你要是能喝十壺,本將都佩服你。”劉蕓嫦說的是實話,只要夜輕歌能夠喝上十壺,在諸神天域酒國之中也能是一號人物。

      “將軍小看我了,今日醉花陰,我可是要喝倒將軍的。”輕歌嘗了一口醉花陰,咂了咂舌,雙眼一亮,“果真是極品好酒,看來今日我還得感謝將軍讓我有這個口福了。”

      劉蕓嫦悶哼一聲;。

      在旁側悶悶不樂的九辭豎起耳朵,聞言,立即退出煉藥場,召來映月殺手,傳令下去,釀造醉花陰。

      眾殺手:“……”他們的樓主是不是忘了,他們是殺手啊?

      又是燒菜做飯,又是救苦救難,現在還要釀酒?

      好在眾殺手里有個是釀酒世家出身的解了燃眉之急,好家伙,數百殺手一同研究釀酒之道,那叫個震撼滑稽。

      殺手群中,有個殺手摸著自己的劍,發出長長一聲嘆息:“這劍都要落上灰塵,已經有許久不曾殺人了,手癢癢。”

      “愚昧,樓主說過,殺之大道乃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今天,你們救人了嗎?我今兒個救了三個人,還扶了老婆婆過瓊漿橋。”

      “我才救了一個,還是個小姑娘,生得倒是眉清目秀的,可惜是個不帶腦子的。救她一命,竟要以身相許,太可怕了,現在還陰魂不散的纏著我。”

      “我救了兩個,一個是為母之人,一個是她懷中的胎兒。”

      “哇,你這也太作弊了吧,你那分明就是一個人好不咧?”

      “我救了九個。”人群中,冷不丁傳來一道聲音。

      登時,眾殺手望過去,只覺得那人周身浮著金光,如佛祖降臨般,無數殺手崇拜。

      “我跟你們說,他不只救了九個,還殺了三十個人,簡直是神啊。”有人說。

      “何以殺人?”有人問。

      “你傻呀?救人同時,可以把作惡多端之人殺了。”

      聞言,眾人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雖然從一個殺手,成為一個佛系殺手,眾殺手心有怨言。

      可當他們救人之后,那種感覺,是殺人時體會不到的。

      那個扶著老婆婆過瓊漿橋的女殺手,硬是被老婆婆帶到一個大世家。

      原來,老婆婆是四部中某個大世家的主母,老婆婆非要把自己的孫兒推薦給她。

      女殺手連忙拒絕,直說自己是映月樓的殺手。

      殺手,是可怕的存在,眾人心生畏懼,尤其是女殺手,幾乎沒有哪個權貴人家會要女殺手過門。

      傳出去,貽笑大方,沒人丟得起這個臉。

      老婆婆慈眉善目,笑著說:“能夠娶到映月樓的女殺手,實乃老身孫兒之福氣。”

      ……

      再譬如,那個救了小姑娘的男子。

      走到哪,跟到哪,男子雖然非常討厭,但笑容總是比以往多了許多,反而心甘情愿跟著大部隊學燒飯煮菜。

      殺手不能動情。

      但,他喜歡那樣的感覺。

      就好像,好像不再是孤獨一人了,不再是以殺戮為念的行尸走肉了。……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