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519章-親孫子

      第2519章-親孫子

      若映月樓的殺手們看見如此乖巧洗菜的九辭,只怕眼睛都要掉出來了。

      九辭天生有潔癖,討厭廚房油煙之地,而今在夜青天面前竟如此的乖巧。

      夜青天看九辭,更是越看越喜歡,不由感嘆“讓小歌兒納了你好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呢。”

      九辭停下洗菜的動作,驀地看向夜青天,與之大眼瞪小眼,良久,九辭打了個寒顫,以免尷尬朝著夜青天傻兮兮的干笑。

      開什么玩笑。

      他真要是跟歌兒有一腿,只怕夜青天是第一個揍他的。

      夜青天熱鍋下油“我這糟老頭子,也不知道有多久活頭,能活一天是一天,下了黃泉也不虧。你喜歡我家小歌兒吧,小歌兒貌美如花,比起閨秀女子更多了些傲骨,可惜,老夫跟你說,你沒機會了,我這孫女太倔了,非要在一棵樹上吊死,因此放棄整片森林,你說可氣不可氣?”

      九辭“……”

      夜青天往鍋里加入作料“年輕真好,想當年老夫年輕時,也是俊俏的美男,無數閨閣少女的夢中情郎,可惜歲月是把殺豬刀,誒……”說至最后,夜青天發出長吁一聲的感嘆。

      “你叫什么名字?”夜青天問。

      “九辭。”

      “九辭?姓呢?姓什么?”

      “夜,夜九辭。”九辭不假思索的道。

      救他一命撿他回家之人姓莫,便賜予他姓,如今找到親人,自是要認祖歸宗。

      夜青天詫異的看了一眼九辭,“哪個夜?口十葉還是?”

      “白天黑夜的夜。”九辭回答道。

      “與老夫同一個姓氏,也算是我們有緣。”

      兩人一直在進行著枯燥的聊天,九辭倒也不煩,有一搭沒一搭的與夜青天交談。

      后來,夜青天摸了把淚,“老夫一生育有一個孩子,喚作夜驚風,可惜天妒英才,二十年前老夫白發人送黑發人”

      九辭頗為動容,見老人傴僂著背,頭發花白,心中一陣酸楚,隨后快步過去,擁抱住夜青天。

      夜青天愣住,奇跡般瞬間收回眼淚,推開九辭,看似矯健地退去數步“使不得使不得,沒想到你這小伙子還有這樣的愛好,竟饑不擇食到連老夫都不放過,老夫一世英名可不能到了晚年之時毀在了你的身上。”小歌兒帶的什么狐朋狗友回來?

      九辭僵在原地,眼睛猛然眨了幾下,似是沒有反應過來夜青天什么意思,等九辭想明白的時候,臉龐一瞬就黑如鍋底,額上落下數排黑線,無語地看著瞪著眼睛的夜青天。

      這尤其壞的糟老頭子真是他外公嗎?

      九辭開始懷疑人生了。

      夜青天隨手抄起一把掃帚就要打向九辭,“連我這老頭子的臀部都敢動,看老夫不把你打趴下。”

      九辭被打的四處亂跳,怕傷到了夜青天不敢使力,只得抱頭鼠竄好是狼狽。

      驚慌之余,九辭大聲喊“老頭,我是你孫子啊。”

      夜青天冷笑一聲,略微停頓喘了口氣后,再度抄起掃帚打向九辭,“看老夫不打死你個龜孫,還敢冒充老夫孫子。”

      九辭那叫個冤枉,想從廚房敞開的雙門空隙躥出去逃出生天,回頭卻見夜青天動作兇猛導致上氣不接下氣,氣喘吁吁,劇烈咳嗽,煞白的臉都被漲紅了。

      九辭無奈地停下腳步,任由夜青天幾掃帚打下去,“你這個小兔崽子,還敢覬覦小歌兒是不是,老夫告訴你,只要老夫還活著一日,你就休想進夜家的門。”

      九辭“……”九辭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這叫個什么事?現在夜青天對他偏見如此之大,要他如何認親?

      九辭硬生生抗下了葉青天幾掃帚的猛烈毆打,見夜青天用力過猛險些摔跤立馬扶住夜青天,夜青天高舉起掃帚就要打向九辭的面門,廚房內可謂是一派的雞飛狗跳。

      眼見掃帚就要打在九辭面門,一道乳白色的雪靈珠之力以溫柔春風的狀態阻止并且化解了夜青天的掃帚攻擊。

      輕歌望著滿地雞毛,黛眉微蹙“怎么回事?”

      夜青天看見輕歌,變戲法似得丟掉了手中的掃帚,乖乖地站著,老淚縱橫,指著九辭說“歌兒,你這個朋友不是什么好人,覬覦你,騷擾老夫,甚至還說是老夫孫子。這年頭的江湖騙子,出門都不帶腦子的嗎?”

      九辭看著夜青天,嘴角抽了抽。

      夜青天面對他和看見輕歌時完全是兩個模樣性格。

      輕歌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本想倆人先接觸一下再說出真相,如此夜青天也有個接受心里過程,但是她好像有些低估這倆火爆了。

      輕歌轉頭望著九辭,九辭一身掃帚上的雞毛,梳得整整齊齊高高束起的青絲已非常的紊亂,哪里還有平時高大威猛號令殺手的樓主風采了?

      祖爺隨后亦走進了廚房內,進來后祖爺第一件事就是看了看四周把門關上,“臭老頭子,你在發什么神經,什么冒充你家孫子,這孩子本就是你孫子,我的外孫。”

      夜青天有些懵。

      祖爺繼而解釋道“當年碧瞳懷輕歌那一胎,是龍鳳胎,只不過被北月皇算計了,你孫子一出生就被北月皇險些害死,要不是九辭命大,只怕你再也見不到你孫子了。”

      夜青天聽著祖爺的解釋,仿佛恍如隔世,想起當年閻碧瞳懷孕時,閻碧瞳的孕肚,的確比尋常孕婦要大許多,說是龍鳳胎也說的過去。

      夜青天再看向九辭時,愣了許久。

      原來,他還有個親孫子?

      夜青天一時之間沒了方寸,只看著九辭,不知雙手該如何擺放,也不知要說些什么。

      九辭則走至祖爺與夜青天二人面前,單膝跪下,低頭抱拳“爺爺,外婆,九辭不孝,現在才能喚你們一聲,盡一些笑道。”

      祖爺立馬把九辭扶起來,“在外面那些年你受苦了,但是以后不要擔心,你是有家的人,你有外婆和爺爺,還有你的妹妹。”

      九辭深深復雜地仰頭看著祖爺,張了張嘴,終是緘默。

      原來,這就是有家的感覺。

      很微妙。

      像是一瞬之間,心被填滿,有了溫暖,就算在外漂泊,亦有歸屬。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