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534章-一顧傾人城,再顧此生誤

      第2534章-一顧傾人城,再顧此生誤

      輕歌越過人群,走至床榻坐下,緊握住夜青天的手。

      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態,但……她不愿。

      很多年前,最開始護她的那個人便是夜青天。

      她不知人生有多長的路漫漫,但她只愿眼前人如愿。

      看著夜青天愈發健碩的身體,輕歌咧開嘴笑了。

      旁人都道不值,唯有她知,當她打算做這件事的時候就沒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興許,在得知壽元只剩下一年的那一瞬,輕歌有些彷徨,但看見夜青天安然無恙,那一絲的彷徨也全然的消失不見。

      輕歌緊握著夜青天的手,咧開嘴笑個沒停。

      接下來的日子,九辭與輕歌都在陪著夜青天,夜青天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

      有一日,是夜時分,輕歌單膝跪在夜青天身邊:“爺爺,孫女有一事相告。”

      夜青天詫然,急忙把輕歌扶起,“你這孩子……”

      “父親沒死,父親還活著,他就在諸神天域。”輕歌道。

      驚喜亦是一種驚嚇,若非夜青天身體徹底健碩,輕歌不敢貿然告知。

      “活著……還活著……”夜青天徹徹底底的震驚,老眼里蓄滿了淚。

      “那個小兔崽子,死了二十年,今兒個告訴老夫他還活著?他在哪里?為何不與你們一同來見我?”夜青天問。

      “我與哥哥前來四星之時,恰逢父親閉關xiū liàn,但爺爺放心,日后只要有機會,孫女一定把他帶到爺爺面前磕頭認錯。”輕歌說。

      “好啊,好啊,我的好兒子啊,等他過來,我一定要把他抽的屁滾尿流。”

      夜青天是一種很復雜的心情,激動大過于憤怒。

      良久,夜青天心情安撫下來,輕歌扶著夜青天坐在了旁側的石椅上。夜青天老淚縱橫,熱淚盈眶,他握著輕歌的手,枯老的手輕拍輕歌的手背,“小歌兒,這些日子,爺爺不愿點明,你不該救爺爺的,爺爺是將死之人。都說王雄侯爵者,個

      個心狠手辣六親不認,怎么就出了你這么個傻孩子,你偶爾……也可以自私點,人活著,一定要自私。”

      他知道,為了救他,傻孩子一定做了什么。

      他這條命,是輕歌撿回來的,他自不能意志消沉,否則就對不起這個孫女了。輕歌蹲在夜青天身旁,趴在夜青天的腿上,三千銀發落下,白月光灑在面頰,輕歌勾唇嫣然一笑:“歌兒就只有你一個爺爺……”哪怕只有一線希望,哪怕消耗七十九年,哪

      怕六親不饒我喪命一年后。

      世間群雄薈萃,臥龍藏虎,鳳狼爭霸。

      有山間隱世者,出山百萬師。

      有道觀小道士,離觀兼天下。

      有佛堂虔心人,袈裟紫金渡。

      有三公筆墨圖,四部鐘林王!

      ……

      每個時代,都有象征著時代的侯爵王霸。

      如夜青天所說,能夠成為王侯將相者,哪個腳下不是白骨累累伏尸百萬,從來沒有誰,會為了一絲所謂情誼,幾乎耗費全部的真元。

      輕歌是厄難體,是王侯命,但她與其他王侯者有很大的不同。

      大多數王侯者,前期熱血,中期蟄伏,后期帝王術。

      而她有一顆從不動搖的心。

      在不知不覺間,輕歌虛無之境內的舍利子,閃過一道明亮的光,稍縱即逝,瞬間湮滅。

      大道三千,佛渡眾生!

      除此之外,佛渡厄難。

      夜青天身體完全恢復后,眾人啟程去往北月帝國。

      而現在輕歌要做的事情有很多,譬如收納了瓦羅大陸,現在為追夜大陸。

      凌天王朝的帝都,要搬至北月帝國的帝都。

      從此,北月帝國有兩王,一是北月國王北凰,二是凌天國王。

      后面不出幾日,瓦羅王也帶著后宮三千佳麗來到了北月都城湊熱鬧。這日,清涼殿議事時,瓦羅王想到北凰的后宮空空如也,便揮揮手毫不在乎慷慨大方的說:“日后大家都是手足,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都是真男人,就不必藏著掖著。本王

      那三千佳麗,個個貌美如花,才情過人,送你一半了……”

      北凰皮笑肉不笑:“瓦羅王,北月后宮,不納一妃,不娶一后。”

      他一直在等,等心上人的回心轉意。

      “北凰王,你該不是……”瓦羅王欲言又止,意味深長。

      其言下之意,以為北凰是斷袖。

      北凰微微一笑,說:“數年前,朕遇到一女子,一見鐘情,眼里再也容不下旁人了。”

      “那女子人在何方?本王這就把她綁了來。”瓦羅王拍桌而起,氣勢洶洶。

      凌天王干咳一聲。

      北凰道:“她……死了……”

      “啊……”瓦羅王頓時蔫了,訕訕笑道:“那個……抱歉哈……本王不知……”

      “無事。”北凰優雅飲下一杯酒。

      死的不是那個人,而是她對他的情。

      他無數次的在想,若他早一些遇到,早一些出手相助,讓她死心塌地的那個人就不是輕歌,而是他了。

      罷了罷了,世間最假的話就是如若。

      他現在唯獨能做的,就是愛屋及烏,護佑北月,護佑四星,窮盡一生,拼掉這一條命。

      傾城……

      傾城……

      好個名字,一顧傾人城,再顧此生誤。

      北月,夜府。

      風月閣,九辭在屋檐上躺著,腦子里不知想著什么。

      大皇子在院內的亭子里,熟讀醫書,一有不解的地方就去問輕歌。此次,大皇子還要敲輕歌房間的門,九辭驀地下來,攔住大皇子,充滿敵意的看向他:“你煩不煩,自己沒有腦子嗎,什么事都來問歌兒,你現在搖一搖你的腦子,聽一聽

      有沒有水的聲音,我真怕你腦子放著許久不用生銹了。”

      大皇子:“……”

      大皇子縮了縮脖子,退回亭內,打算積累問題,到時候一次性問個清楚。

      他只是怕,回到諸神天域后,再也不能親近大師姐了。

      想至此,大皇子眼神一暗。

      “biàn tài!”九辭冷冷地看著大皇子,暗罵。

      大皇子茫然的看過去。

      九辭冷笑:“連一個五歲孩子的娘都不放過,還想借機勾引歌兒?你這樣的,歌兒看不上,死了這條心吧。”

      大皇子:“……”不,他只是個求知若渴的小師弟。師姐有兄如此,一般人還真不敢貿然就上。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