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542章-不要欺我師姐背后無人

      第2542章-不要欺我師姐背后無人

      輕歌倒不是什么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或是心慈手軟之人。

      實在是阿嬌已然痛改前非,而她是風錦的心中所愛。

      且不論其他,在天地院,風錦待她實數不錯。

      再者,阿嬌到底是林院長看著長大的,天地院數萬弟子一夜血洗,阿嬌是僅剩不多的天地院弟子。

      于情于理,輕歌都該站出來。

      再說三宗弟子方云,看見輕歌的時候,所有的怒焰全都消失不見。

      須知,他雖為宗師弟子,但永遠低輕歌一頭。而且,他方家在北洲頂多算個百年豪門,而北洲之尊的王府少主王輕鴻都在輕歌面前討不得好,他自然沒有那個自信。

      只是方云不懂,他們這邊距離煉藥臺很遠,更別說夜輕歌所在的欄桿了,夜輕歌怎能聞訊趕來?

      若非如此,方云斷然不敢這般囂張。

      如今見是輕歌,那才叫個夾緊尾巴做人,兩股戰戰,瑟瑟發抖,活像是亂入群狼的待宰的小綿羊,惴惴不安,驚懼惶恐。

      “大……大師姐……”方云說話時的聲線都在顫抖。

      “跪下,磕頭認錯。”輕歌道。

      方云驀地抬頭,茫然地望著輕歌,“師……師姐……我何錯之有?”

      輕歌勾唇冷冽地笑著,“我說你錯了,你便錯了。”

      方云與之對視的剎那,靈魂像是沉浸的深海里漂浮無根,方云不斷的吞咽口水,最終抵不過強者的威壓,跪在了地上。

      “以權欺人者,終被權欺。”

      輕歌說完,揚長而去。

      走了數步,輕歌停下來,回頭看了眼阿嬌,道“阿嬌曾是我天地院同門師姐,我并不在藥宗徇私,不過,也不要欺我師姐背后無人呢。”后面的一番話,一改此前凜冽態度,說的甚是溫柔,卻叫在座的所有人脊椎骨衍生出無盡的寒涼之氣。

      一句不要欺我師姐背后無人,叫阿嬌熱淚落下。

      她是需要贖罪的惡徒,她曾鬼迷心竅做錯了太多的事。

      阿嬌望著輕歌漸行漸遠的背影,忽然朝著輕歌深深鞠躬。

      因為輕歌的到來,這一件事,引起了九姑娘和大宗師的注意力。

      九姑娘挑眉,詫異,她曾因為大宗師之病去過天地院,知道輕歌與阿嬌之間的恩怨。

      倒沒想到今日輕歌會親手解圍,倒是讓她刮目相看。

      片刻,九姑娘揚起下巴驕傲的笑,自言自語說“這才是我們藥宗大師姐的風范嘛。”

      大宗師腳邊,雄霸天還匍匐在地,不厭其煩虔誠重復一遍此前的話“弟子雄霸天,愿擇大師姐為師。”

      “胡鬧,你大師姐現在還在潛心煉藥,是個孩子,怎能收你為徒?”大宗師無奈地道。

      輕歌走向大宗師,大宗師看了眼輕歌,解釋道“歌兒啊,這弟子太胡鬧了。”

      輕歌低頭看了眼雄霸天,微微一笑,“拜師禮便免了,從今往后,跟著我好好修習煉藥之道吧。”

      說罷,輕歌不顧旁人的震驚,彎腰伸出雙手,把雄霸天扶起。

      “師姐!”雄霸天望著輕歌,兩眼欣喜。

      “嗯?”輕歌挑眉。

      雄霸天那榆木腦袋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喜極而泣“師父在上,受徒兒一拜!”

      輕歌冷不丁一個激靈,倒是有種微妙的錯覺,她似是那唐玄奘,遇到了個孫猴子。

      大宗師愣住,“輕歌?”

      “師父不必擔心,我自有分寸。”輕歌道。

      良久,大宗師無奈嘆氣,這丫頭總是不走尋常路,每一步棋都出人意料,難以琢磨。

      “此事還得問過宗主。”大宗師說。

      “是。”

      “……”

      輕歌帶著雄霸天走出煉石臺,一面走一面說“海棠樓旁邊有個空著的章華殿,你挑了幾個侍者藥童便住進章華殿吧。”

      聞言,四周弟子紛紛朝著雄霸天投去無比羨慕的眼神。

      在藥宗,唯有大宗弟子夜輕歌能夠享受單獨住一殿一樓的待遇,也不知這雄霸天踩了什么狗屎運。

      輕歌把事情交代完了,先去一步海棠樓。

      雄霸天正打算去章華殿,不曾想輕歌一走后雄霸天就被其他弟子圍聚起來。

      “好家伙,快告訴我們,這數月里你是得了什么機遇,煉藥實力才能這般突飛猛漲!”

      “是不是得了什么上古藥王的醫書?還是得了遠古道醫的傳承?”

      “雄霸天,你都要飛上枝頭變fèng huáng了,茍富貴,勿相忘啊……”

      “……”

      雄霸天被無數人圍個水泄不通,面紅耳赤。

      邊沿,三宗弟子方云仇恨地瞪視著雄霸天。

      雄霸天咳嗽了好幾聲,才急忙道“莫要擠莫要擠,我這就告訴你們……”

      眾人眼前一亮,稍稍松開了幾許。

      雄霸天抓了抓后腦勺,才說“哪是什么遠古高人的傳承,只是十日前煉藥時幸運地碰見了大師姐,得到了大師姐的指點罷了。”

      “此話可真?”眾人只覺得云里霧里不那么的真切。

      夜輕歌不過二十出頭的年紀,她的指點有什么用?

      但看雄霸天態度誠懇,目光狂人,倒不像是說假。

      雄霸天嘿嘿一笑,低聲說“自然是真,指點過后,在下對大師姐佩服得五體投地,就為了在這一次比試之中成為宗師弟子,能夠拜大師姐為師。否則你們以為我為何要執意如此?”

      雄霸天這一番話說下,眾人才有了個七分相信。

      此時,輕歌并未走遠,無數藥宗弟子看向那一道背影。

      白袍翩翩,銀發輕舞,不似凡間俗,倒像天上仙。

      阿嬌與眾人一樣,崇拜炙熱地望著輕歌。

      阿嬌痛苦地是曾經作惡,幸福的是她曾是夜輕歌的敵人。

      “這孩子……”人群之后,大宗師笑了笑。

      唯獨那方云,恨得牙癢癢,目光陰郁森寒。

      方云回到居住的地方,趴在床榻,藥童正在為他背后的鞭傷上藥。

      嘶……

      方云吸了一口涼氣,回手一拳打在藥童臉上,“輕點不知道?你是要痛死本公子?”

      年紀不過十三的藥童被打的人仰馬翻摔在地上,嘴角蔓延出一絲血跡,眼底深處滿滿的恐懼。

      藥童似乎已經習慣了,撿起地上的膏藥繼續為方云上藥。

      方云越想越氣,幾乎咬碎一口牙。

      “去,書信一封,送往北洲方府,讓父親去北洲王府找王府大公子王輕鴻!父親不是在一直想著如何討好王府嗎,這可是個好機會!”方云低聲道“什么藥宗大師姐,也不知宗主那幾個老頭是不是都老糊涂了,讓一個低等人成為大宗弟子!我就不信,我與王公子里應外合,弄不死一個低等位面而來的小jiàn rén!”

      一旁靜候的侍者聞言,立即修書一封,送往北洲方府。

      方府在北洲,不在五大世家之內。

      方家主收到來信后,思忖一番,絕對上門拜訪。

      王輕鴻坐在正堂的椅上,一身血紅長袍,手里端著一壺酒。

      王輕鴻飲了口酒,“助我殺死夜輕歌?三宗弟子方云?”

      方家主甩甩衣袖,單膝跪下“若公子愿意,犬子方云愿為公子效犬馬之勞。”

      砰!

      王輕鴻手中酒壺赫然砸在了方家主的額頭,酒壺裂開的無數鋒銳碎片劃破了方家主略顯蒼老的臉。

      方家主疼痛萬分,驚魂未定,“公子?”

      王輕鴻把玩著垂落在肩前的一縷青絲,緩緩抬起一雙狹長邪佞的眸,望向方家主“誰告訴你,我要殺夜輕歌了?去,告訴方云,他敢動夜輕歌分毫,本公子把他削chéng rén彘曬干了喂狗。”

      “滾吧——”

      王輕鴻起身,朝內屋走去。

      他現在還得留在王府,王府似有驚天大秘密。

      方家主嚇得落荒而逃,回到府中把自己關在房內寫著信把兒子方云痛罵一頓。

      這個逆子險些把他害死。

      方云收到回信,興高采烈,“若此事可成,夜輕歌必死無疑,還有那什么雄霸天,阿嬌,統統都給我去死!”

      方云笑的異常猙獰夸張,當他把信拆開讀了一遍信中內容后,笑容逐漸地凝固僵硬。

      “怎么可能……”方云手微微顫,信從手中飛出落在地上。

      “王公子不是與夜輕歌水火不容嗎?怎么會袒護夜輕歌?不……不可能的……”

      方云癱倒在地。

      是夜,海棠樓熱鬧萬分。

      輕歌倒是不知悄然間南雪落已經為了她解決了一個小麻煩。

      今夜,劉蕓嫦帶著醉花陰從宗府趕來了藥宗。

      劉蕓嫦說“妮子,那日沒喝個盡興,今日必須繼續,喝完這些酒,本將這就帶著軍隊前往dōng zhōu,駐守dōng zhōu!”

      “劉大將軍要喝,我怎能不盡興相陪?”輕歌嫣然一笑。

      她的dōng zhōu,蒸蒸日上。

      有劉將軍駐守,她敢保證,不要多久,五洲之中,必以dōng zhōu為首。

      若她一統五洲,后臺底蘊便可更高一層樓,在這莽莽天域,也可站得住腳了。

      因為解圍之事,阿嬌來海棠樓倒也勤了些。

      這夜,輕歌與劉蕓嫦喝個痛快,九姑娘笑著吶喊,“大師姐好好喝,多喝些,喝過劉將軍!”

      劉蕓嫦兇神惡煞看向九姑娘,“小丫頭,小心本將斷了你的腦袋。”

      九姑娘吐了吐舌頭,“好怕怕。”旋即,立馬躲到了輕歌的身后。

      阿嬌與風錦在旁邊幫忙運酒,見此一幕,不由笑了。

      雄霸天則在旁邊念個不停“師父,劉將軍,醉花陰下料過猛,于身體不好,喝多了,傷及元氣,那可是大大的不好,與其喝酒傷身,倒不如一同研究煉藥之道,解救這天底下困于病痛的可憐人。”

      輕歌“……”

      劉蕓嫦“……”

      陡然,兩人默契出手,把雄霸天轟了出去。

      輕歌揉了揉眉心,這雄霸天才是唐玄奘吧,給她帶了個緊箍咒,日日念經念叨個不停。

      啰嗦!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