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564章相思梧桐

      第2564章相思梧桐

      輕歌:“……”

      幽靈令牌只有兩次資格?

      她已經浪費了一次。

      雖說她暫時不會去妖域,但妖域到底是姬月的。

      她任由妖后與冰翎天興風作浪,但未來有一天,若她們得寸進尺,她定會把妖域奪過來。

      她之所以無動于衷,是因為,妖后的確對姬月毫無感情,對妖域的感情卻是真真切切實實在在的。

      輕歌收起幽靈令牌,朝著守門人的方向抱拳:“晚輩告辭。”

      沒有了幽靈令牌獨有的暗光,即便輕歌站在通道的入口,卻是見不到守門人的。

      那老人,在漆黑的夜里,深深的看了眼輕歌。

      輕歌離開巷子,并未原路返回去往城主府。

      她想知道,歷任四海城主究竟被誰所殺。

      而且,這四海城里的奧妙究竟有什么。

      四海城像是人間地獄,世人知道四海城的存在和xié è,可若不親自前來四海城,是不明白里面的血腥。

      四海城算是諸神天域的一個秘密。

      輕歌行走在街道上,觀察路上的每一個行人。

      夜里的繁華,人世的空城。

      殘陽落下,月出之時,當黑夜覆蓋這座城,會有鐘聲響起。

      幽靈通道徹底開啟,來自各個種族界面的人,全部來此。

      輕歌很好奇,四海城里到底有什么,讓這些人匯聚于此。

      是那五年一落的寶物嗎?

      還是,另有其他?

      輕歌看著一個戴著黑色頭套的人,隨后悄然跟上,在無人之時,輕歌一把摘掉他的頭套。

      輕歌瞳眸一縮,微微嚇了一跳。

      便見摘掉頭套后,是個偌大的鳥頭,類似于貓頭鷹那種。

      那鳥頭轉來看向輕歌,一臉茫然,“大兄弟,你是什么意思?”

      “打擾了。”

      輕歌干咳一聲,把頭套給其戴上,隨即遁入黑夜,逃個無影無蹤。

      四海城的詭異,出乎她的想象。

      看來,林山所說不假。

      輕歌回到城主府,見到正在清掃大院的林山。

      林山放下掃帚,恭恭敬敬走至輕歌面前行了個禮:“城主貌美如花,正是妙齡,晚上還是不要出去外好,城內都是一些豺狼虎豹,會臟了城主的眼,嚇到城主也不大好。”

      輕歌冷冷地看著林山,“林總管,本城主前面的十幾任四海城主,都是在上任第十九天的戌時而死,此事可真?”

      林山點頭:“城主所言正是,此前歷任城主,上任時間,死亡時間都一樣,只不過死法千奇百怪。”

      “十九天……”輕歌一面走,一面自言自語。

      與林山擦肩而過時,輕歌停下了腳步,笑望著林山:“林總管,本城主是四海城第多少任城主呢?”

      林山把頭壓的很低,聽見輕歌的問話,林山脊背溢出絲絲冷汗。

      “回稟城主,城主大人正是四海城第十九任城主。”林山道。

      “林總管這是怎么了,林總管既然見過前面十八任城主的死亡之景,該不會如此膽小吧?”輕歌意有所指的道。

      林總管慌張異常,急忙地跪下來:“林山是信佛之人,看不得血腥之景。”

      “佛祖心中留,而非嘴上功夫。”輕歌走過城主府大院,去往房內。

      此時,zhèng jiàn城主府唯一的小書童,抱著梧桐樹的枯木枝走進甬道。

      輕歌頓住,看了眼小書童懷里的枯木枝,“這是什么?”輕歌問。

      小書童抱著枯木枝給輕歌行禮,而后回答道:“林總管說城主府破舊簡陋,用梧桐枯木插花擺在城主府內,會舔幾分景致。城主既是女子,都愛花,可惜四海城的土壤只生長樹,不長花呢,而且只有梧桐樹。但是不礙事,拍賣場那里每日都有丟掉的晶石花,掛在梧桐枯木上,會非常的好看。”

      只生長梧桐樹的土壤……

      輕歌沿著長廊走向房屋,仔細回憶著林山和小書童所說的話。

      她正是第十九任城主,是她多想了嗎?

      而且,為什么前面的十八個城主,都在戌時而死?

      陡然,輕歌在長廊上停住了腳步,指尖微涼。

      若把一天劃分為二十四個小時,十二個時辰,所謂的戌時,正是第十九小時之初。

      是巧合嗎?

      不……

      不會這樣巧合,反而像是被人操控。

      像是陷入迷霧中的局,而她究竟是誤入局中的迷路人,還是被人執在手中的關鍵一步棋?

      “大師姐!”九姑娘在門口朝著輕歌招了招手。

      九辭踏步出來,看見輕歌,兩眼一喜,迅步而來,“你去了何處,四海城這般詭異,可不要亂跑。”

      “我是四海城主,在自己的城內走走,不礙事。”輕歌頗為無奈,“而且我是個大人,不會走丟。”

      九辭捏了捏輕歌的臉,“什么大人,在哥哥眼里,你就是個小孩,小孩就是會走丟的。”

      聞言,輕歌聳聳肩,不再與九辭爭辯。

      雄霸天見自己氣質出塵威武霸氣的師父被九辭狠狠捏臉,不由笑了笑。

      “師父,我們打算前去拍賣場看看,聽說四海城的拍賣場,與其他地方不一樣,只不過,進入拍賣場需要幽靈令牌,我們沒有幽靈令牌……”雄霸天說。

      九姑娘眉眼間皆是失望,“大師姐,好想去拍賣場看看。”

      輕歌望了望外面的夜色……

      四海城雖在五洲內,又在天域外。

      她距離dōng zhōu很近,她想小包子了,但現在她不能隨意出城。

      她決不能與前面十八任城主一樣,死在此城內。

      而且,她有了野心,她要把此城占為己有。

      她要拿到更多的幽靈令牌!

      旁側,阿嬌與風錦拿著梧桐樹枝走進來。

      阿嬌道:“這四海城真是奇怪,無花無草只有樹,還只有梧桐樹。”

      “輕歌,這是我們剛折下的梧桐樹枝,梧桐樹枝,訴相思之情。在遙遠的古國,有一個風俗,年輕的男女若有心愛之人,在月圓之夜折下梧桐樹枝,放在心上人的枕下,便可喜結良緣。”風錦說。

      風錦把折來的梧桐樹枝,一人送一根。

      “愚昧,這種話也信。”九辭嫌棄地看著風錦遞來的梧桐樹枝。

      雄霸天和九姑娘倒是老老實實接過。

      九姑娘悄然看了幾眼九辭。

      梧桐……

      輕歌腦海里似有光芒一閃,一個稍縱即逝的念頭,很快就沒了,卻是捕捉不到。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