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570章拍賣場,遇故人

      第2570章拍賣場,遇故人

      拍賣場與城主府分別在兩個極端的方向。

      今夜似是出了極好的寶貝,拍賣場人滿為患。

      個個戴著頭套,誰也不知,那頭套之下,是牛頭馬面,還是魑魅魍魎。

      九姑娘興奮的四處看看,阿嬌一直跟隨在風錦身旁。

      雄霸天即便出來,手里還是捧著一本醫書認真專注的讀著,看到不解處,還會詢問輕歌。

      “你就不能把書放下嗎?”九姑娘無法理解。

      雄霸天看了眼九姑娘,隨后把書收起來,但嘴里低聲念叨,還在背著各類藥草名。

      九姑娘:“……”

      九姑娘看了看雄霸天茂密的頭發,嘆了口氣,“等過幾年,這些頭發都會沒了的。”

      這個樣子的勤思苦讀,頭發是要涼涼的。

      幾人走到拍賣場門前,一道人影攔住了幾人。

      那是個半人馬的身影,馬的身軀,卻有著人的上半身和頭。

      是個非常妖美的女子,有著一頭湛藍的發,和一雙冰藍的眼眸。可惜,下半身是馬兒的四蹄,不過是個雪白的馬,背后還有一雙羽翼,倒也不顯得丑陋難看。

      “進入拍賣場,需要出示通行證。”半人馬說。

      輕歌將幽靈令牌取出。

      半人馬接過令牌,皺了皺眉:“令牌過于低級,無法進入拍賣場。”

      輕歌微微怔愣,她以為有令牌就能進入拍賣場,沒想到自己的令牌,是低級令牌。

      “不是說有令牌就可以了嗎?”九辭問。

      半人馬淡淡道:“今日人多,低級令牌沒資格。”

      “這是歧視。”九姑娘低聲喃喃。

      風錦:“既然如此,那我們不如去別處看看。”

      阿嬌道:“這樣也好。”

      雄霸天走向輕歌,陡然開口:“師父,株靈草與熏靈草兩味藥草煉制提神丹的話,哪一味更好。”

      眾人:“……”這個書呆子。

      “株靈草。”輕歌道。

      “為何呢?”

      “熏靈草的提神丹是短期提神,株靈草是長期提神,一個是立馬見效,但治標不治本,一個長期有效,治根之道。”

      輕歌如此一說,雄霸天恍然大悟:“師父高明。”

      九辭臉皮扯了扯,這一對師徒真是絕了,還真的是一個敢問,一個敢答。

      “既然低級令牌無法進入,我們改日再來吧。”輕歌淡淡的說道。

      今日進入拍賣場的人的確有些多,拍賣場已經夠大了,但是還遠遠不夠。

      光是街道上的那些異族人,就比上一次輕歌在街道上看到的人數多了三倍不止。

      “青蓮王,幽族妖殿下,血族赤陽王,龍族仙君,精靈神女到了……”一個牛頭馬面模樣的人,走至半人馬面前,低聲道。

      青蓮王……

      輕歌瞳眸緊縮。

      那一日龍鳳山雪下的很大。

      那一日,有個傻子在體內沒有一滴血的情況下,爬上了山頂。

      ……

      半人馬點頭,看了眼輕歌等人,“麻煩你們幾個,不要擋著我們的貴客了。”

      輕歌愣在原地,回頭看去,但見十來個人朝此處走。

      最為矚目的莫過于那一襲青衫的男子,男子生得特別干凈,是那種纖塵不染白璧無瑕的干凈。

      他的懷里抱著一直白毛藍眼的貓兒,貓是長毛貓,眼睛特別的美,三分慵懶,七分魅惑。

      在他的身旁,有個紅衣白發的女子,那女子雖然身著紅衣,但是衣裳上鑲嵌了許多的寶石,甚至還鍍了金,看起來尤其的炫目,三千銀發看似隨意的披散,卻滿頭珠釵。

      輕歌從未想過,在這個四海城,能夠見到東陵鱈。

      這兩年里,唯一一次見到,是在dōng zhōu盛宴。

      兩年過去,他始終沒有變化,唯獨那雙眼,不再是憂國憂民悲憐天下,而是寫滿了荒蕪和冷漠。

      彼時的東陵鱈,是干凈的,是悲傷的,是有一點點呆的。

      現在的東陵鱈,有了青蓮王的氣概。

      那一年青石鎮,九子奪嫡,他一路狂奔來找她,躺在草地上掩著臉哭。

      ……

      輕歌輕聲嘆息。

      守在拍賣場前的半人馬,已經派人來催趕輕歌幾人了。

      輕歌抿緊雙唇,與九姑娘等人退至一邊。

      “那個女人……”九辭暗暗的咬牙切齒。

      四星大陸一戰,夜歌身為青蓮族的未來王后,竟然親自下戰。

      夜歌看見輕歌時,眸中亦有一絲訝異,還有一些慌張。

      “青蓮王,那姑娘與你未婚妻,好是相像。”幽族妖殿下說道。

      青蓮王抬眸淡漠地看向輕歌……

      見是輕歌,青蓮王的心有一瞬悸動。

      他與這個女子,有過三面之緣。

      第一面,尋找青歌時,問過這個女子,有沒有見到一只雪白的貓兒。

      第二面,他與青蓮戰將出現在天域dōng zhōu,看見她鏗鏘而戰,寧死不屈。

      第三面,便是現在……

      夜歌見東陵鱈看著輕歌久久不能回神,心臟一痛,隨后道:“王上,該進拍賣場了。”

      “還真是相像,越看越像啊,只不過一個清水出芙蓉,一個滿頭銅臭味罷了。”龍族仙君看了看夜歌,又看了看輕歌,幾經對比,出此之言。

      幽族妖殿笑了,“仙君這個形容還真是對了,夜歌姑娘,你這滿頭銅臭,到底比不過人家清水芙蓉啊。”

      夜歌的臉,愈發的黑。

      她聽聞此次拍賣,龍族仙君、血族赤陽、精靈神女以及一系列各族骨干人物都會到場,想著自己是青蓮王未婚妻,特地盛裝打扮。

      她怎么也沒想到,會遇到夜輕歌,數月前在四星大陸,跪地磕頭的她,那樣的恥辱,像是永遠翻不過去的篇章。

      而今被幽族妖殿、龍族仙君這般嘲笑羞辱,夜歌滿心怨恨卻還得保持著她的雍容氣度。

      在心里,夜歌歇斯底里的喊。

      為什么,為什么會有夜輕歌的存在。

      既生她夜輕歌,又何須生她夜歌。

      現在的她,忘了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若無輕歌,便無夜歌,只有她李翠花。

      精靈神女看了眼輕歌,只覺得似曾相識。

      這個容貌,好似在哪里見過。

      可她卻想不起來了。

      此時,守在拍賣場門前的半人馬,一頭湛藍的頭發在飛揚。

      她邁動四個蹄子,走向東陵鱈等人迎接:“諸君到來,拍賣場蓬蓽生輝,還請諸君移駕拍賣場內。青蓮王,這拍賣場里,還放著你最喜歡的梨花酥,是九界里最好的廚娘所做。”

      梨花酥……

      三個字,勾起了輕歌往日的回憶。

      記憶可以失去,有些東西,卻是深入骨髓。

      那一年,輕歌為東陵鱈做的梨花酥,東陵鱈一直舍不得吃,放在東陵國封存。

      可惜后面還是發霉了。

      東陵鱈喜歡的從來都不是梨花酥,而是她曾為他做過梨花酥。

      哪怕記憶不復存在,可他依舊喜愛梨花酥,就像當年喜歡她一樣。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