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574章不知是愁是喜

      第2574章不知是愁是喜

      東陵鱈似是察覺到輕歌不喜他再提及嫁娶之事,便轉了話題:“你和你的朋友想來拍賣場嗎?”

      輕歌本欲開口拒絕,怎知九辭興奮地點頭:“不愧是青蓮王,這都能被你看出來。”

      眾人:“……”這很難看出來嗎?

      輕歌淡淡的看著東陵鱈,心臟裂開了無數縫。

      她的心隱隱作疼。

      那朵紫月花,灌溉了他所有的鮮血。

      她的心臟,是他贈送的。

      昔日朋友,而今形同陌路,輕歌不知作何感想。

      她只愿快刀斬亂麻,她以為,東陵鱈丟失了記憶是好事,再也記不起她這個掃把星了,多好。

      可她漸漸發覺,記憶,于東陵鱈來說,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夜歌與她那般相像,他卻不以為然,置之不理。

      小白貓的名字,他隨口取一個青歌。

      三次相見,他都在靠近她。

      永遠都斬不斷的。

      輕歌垂下眸,嘆了口氣:“走吧,該回了……”

      “你很討厭我嗎?”東陵鱈似是受傷的孩子,突然問道。

      輕歌驀地看向東陵鱈,東陵鱈那雙淡漠溫柔,干干凈凈的雙眼,直直的望著她。

      眼眸深處,似有悲傷的觸動。

      “不討厭。”輕歌說。

      “那你便是喜歡我了。”此刻的東陵鱈,儼然沒有一個青蓮王的模樣,言語之間,反而有一絲明顯的竊喜。

      輕歌蹙眉,東陵鱈怎么學起了墨邪的那一套?

      喵嗚——

      在東陵鱈肩上趴著的小白貓青歌,忽然撲進了輕歌的懷里。

      夜歌雙眼一亮,咧嘴而笑。她之所以無法靠近東陵鱈,很多時候都是因為這只畜生。

      若非這畜生和東陵鱈形影不離,她早便將小畜生給剝皮碎骨了。

      夜歌以為,小白貓似是撕咬輕歌,心中暗喜。

      怎知輕歌下意識接過小白貓,小白貓趴在輕歌的懷里,慵懶的抬起下巴,似是極為舒適般瞇起雙眼。

      輕歌看著小白貓抬起的下巴,小手摸了摸小白貓的下巴,小白貓登時發出極為舒服的咕嚕咕嚕聲。

      輕歌:“……”

      夜歌見此,大跌眼鏡,驚詫過后便是極端的憤怒。

      而其他人,全都目瞪口呆。

      “都說青蓮一族的小仙貓青歌,只會在青蓮王面前收起爪子,今日一看,傳言不攻自破。”幽族妖殿,眼中一抹興味望向輕歌:“姑娘芳名?”

      “夜輕歌。”輕歌道。

      聞言,眾人更是驚詫。

      是機緣巧合嗎?

      這姑娘的名字,與小仙貓如此像。

      “青青子衿的青?”幽族妖殿問。

      “輕歌曼舞的輕。”輕歌回答道。

      幽族妖殿雙手猛地一拍:“絕了,你與青蓮,真是有緣啊。”

      “不,是與青蓮王有緣。”龍族仙君看了眼東陵鱈,道:“據說,小仙貓的青歌之名,由青蓮王所取。”

      “你既碰了青歌,可要對它負責。”東陵鱈道。

      輕歌嘴角抽搐。

      東陵鱈變狡猾了。

      誰教的這是?

      遠處,某黑暗里,閉關xiū liàn的墨邪冷不丁打了個噴嚏。

      墨邪茫茫然的看向四周,突然勾唇一笑:“定是小歌兒想我了。”

      墨邪又打了個噴嚏,旁側hù fǎ侍女林紫藤澆了盆冷水:“尊主這是生病了,要吃藥的。”

      墨邪笑了:“小歌兒是煉藥師,找她拿藥去。正好,我這把劍有些臟了,再讓小歌兒去鍛造一下。”

      林紫藤:“……”

      小歌兒小歌兒,整天三句不理小歌兒,害得她夜夜做夢都是小歌兒三個字,簡直揮之不去。

      林紫藤頂著一雙烏青的眼,表示怨念頗深。

      “尊主,人家有未婚夫了。”林紫藤說。

      “有未婚夫才好啊,我就喜歡挖有未婚夫之人的墻角。”墨邪美滋滋道。

      林紫藤:“你這樣不道德。”

      “本尊什么時候道德過?”墨邪茫然。

      林紫藤扶額長嘆:“尊主,你該出關了,你封存的斷腸酒都已散香了。”

      “小紫藤,你認我為爹爹吧,為父會好好疼愛你的。”墨邪說。

      林紫藤:“……”她拒絕。

      跟著一個不正經的尊主,人生體驗什么的真是太差了。

      林紫藤蹲墻角畫圈圈。

      ……

      四海城,拍賣場。

      輕歌抵不過東陵鱈偶然的狡猾,抱著小白貓,帶著九辭、雄霸天等一眾人,與東陵鱈等人一同進入拍賣場。

      輕歌雖然持有低級令牌不可進入,但青蓮王發話,她便是沒有令牌,都能坐進拍賣場最好的雅房。

      拍賣場內有一條很長的通道,走過這條通道,才能進入到拍賣場內部。

      通道之上,幽火森森,長風詭異而動。

      “怕嗎?”東陵鱈問。

      “不怕。”輕歌道。

      “好女孩。”

      “……”

      夜歌被擠到了人群之后,雙目如蛇蝎般瞪視著輕歌的背影。

      那個小畜生!

      夜歌咬牙切齒,恨之入骨。

      她一定要找機會,扒了那只貓的皮。

      不長眼的小畜生,就是該死!

      輕歌如芒在背,便是不用回頭,也知是誰這般嫉恨她。

      輕歌不愿東陵鱈日后的妻子,是她的影子。

      這于她于東陵鱈來說,都是不尊重的,甚至可以說是在褻瀆這份感情。

      即便夜歌與她相像,東陵鱈也不曾青睞于夜歌。

      若當初的北凰能有這份覺悟,與夜傾城之間,便不會有那種悲劇了。

      既進拍賣場,輕歌自不會矯揉造作,她落落大方,懷里抱著的小白貓,給人的觸感極好。

      小白貓喜歡用小腦袋在輕歌身上蹭了蹭,還會伸出兩個手爪子伸個懶腰。

      小白貓仰頭看了看輕歌,似是特別喜歡,便粘著輕歌。

      “青歌,回來。”東陵鱈道。

      小白貓往輕歌衣襟里鉆。

      “哎喲,撞到腦袋了。”衣襟里,正在休息的火雀鳥突然憤怒。

      火雀鳥的話,只有輕歌才聽得懂。

      輕歌輕拍火雀鳥的腦袋,將其按回了衣襟。

      火雀鳥乃尊獸天赤,在場的人物有龍族、血族,輕歌不敢保證,他們會不會察覺到火雀鳥的本源。

      小白貓似是不想回到東陵鱈懷里,這還是兩年來的頭一次。

      東陵鱈不惱反笑,望向輕歌,溫柔地說:“看來青歌特別喜歡姑娘,便勞煩姑娘了。”

      “不勞煩,我也很喜歡它。”輕歌說。

      “既然喜歡,就來青蓮一族,把它送給你了。”東陵鱈道。

      青歌:“……”要美人不要貓可不行。

      不過,小白貓抬起頭,湛藍的雙眸,眼巴巴地看著輕歌,似是在期待。

      “若有機會,我定會去青蓮一族看看它。”輕歌道。

      她現在可算是發現了,東陵鱈的話里,到處都藏著陷阱。

      昔日的小白羊,而今已經蛻變為大灰狼了。

      輕歌不知是喜還是愁。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