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578章一滴不漏

      第2578章一滴不漏

      平日里,妖殿一口半杯都有些吃不消,不知今日是否因為心情的緣故,妖殿一口半杯飲下,沒以往那般難以接受,但繼續喝仙魔酒,他必須緩沖一段時間。

      而在這段時間里,妖殿嘲諷地看向輕歌。

      “夜姑娘,到你了……”妖殿道。

      輕歌姿態優雅,挺直脊背,伸出那柔軟之臂,長指輕捻,端起酒杯。

      輕歌把酒杯放在鼻下,雙眸微閉,輕嗅烈酒醇香,馥郁在鼻。

      “夜姑娘,拖延時間是沒有用的。”幽族妖殿說。

      其他的人,紛紛看向輕歌。

      皆以為輕歌不過在逞強而已。

      世間美酒分為兩種,一種是仙魔酒,一種是其他酒。

      便是九辭這類人,都不敢碰仙魔酒。

      而幽族妖殿,也只敢說三杯。

      他們見輕歌遲遲不肯動作,以為輕歌在故意拖延時間。

      殊不知,輕歌是真正的愛酒之人。

      仙魔酒的醇香,她所喝過的酒之中,唯有斷腸酒能夠一提。

      光是聞味,就已這般讓人陶醉,三杯入腹,那真正快活似神仙。

      輕歌難得的興奮雀躍,能夠喝到仙魔酒,她倒是喜不自勝。

      “故作姿態。”夜歌冷嗤一聲。

      “還有更大的酒杯嗎?”輕歌問。

      “夜輕歌,本殿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幽族妖殿憤怒道。

      輕歌睜大澄澈清明的雙眸,在酒香之下,輕歌頗為陶醉,眼中有一絲迷離。

      幽族妖殿一愣,旋即移開視線:“美人計這一套,對本殿沒用。”

      幽族妖殿身后的侍從說道:“夜姑娘,你倒不如就此斷指,仙魔酒,沒人能喝過我們殿下的。”

      輕歌挑起眉頭,意味深長的看著那侍從。

      侍從與之對視,深深陷進那雙寒潭般的眸子里,感受到了無邊的蕭殺之氣。

      不知為何,侍從心生恐懼,情不自禁打了個抖。

      他有種感覺,他是個被餓狼盯上的獵物。

      這個人間女子,好生詭異!

      “來人,換更大的杯盞!”東陵鱈道。

      青蓮王發話,登時,拍賣場的人拿了一個較大的酒杯放在輕歌面前。

      諸人都不懂,這個時候輕歌為何要換個更大的杯盞呢……

      放在桌面上的酒杯,是個晶石酒杯,周邊還鑲嵌著上等深海藍寶石,底部以金絲雕花,看起來尤其的華麗,足以見得這座拍賣場的奢華和底蘊之渾厚。

      輕歌看著這酒杯,心生奇想,若是盜走拍賣場的酒杯,拿去賣了,豈不是發大財了?

      只不過,四海城拍賣場的東西,只怕沒人敢買,就算放在地上,過路的人也不敢撿吧。

      輕歌墨跡到了這個時候,四周的人愈發不耐煩了。

      你說你沒那能耐就別逞強好吧,還一直墨跡。

      若非顧及東陵鱈,只怕輕歌都要被轟了出去。

      這個時候,妖殿又半杯酒下了肚。

      一口半杯,時間緩沖,又一口半杯。

      直到最后半杯酒了……

      妖殿喝了兩杯半的仙魔酒,人已經開始有些承受不住,再來半杯,是他的極限。

      這會兒的緩沖時間,要更久一些。

      妖殿見輕歌面前的三杯酒還沒有動靜,冷冷一笑。

      再喝掉半杯酒,他就要教夜輕歌做人!

      “快了……”夜歌看著輕歌低聲喃喃,她巴不得妖殿早些喝完,如此就能夠看到夜輕歌吃癟斷指的血淋漓之景了。

      精靈神女則好奇輕歌為何這般的從容,這個女子,究竟是哪里來的自信呢?

      “夜輕歌,你這是在羞辱本殿是嗎?”妖殿見輕歌還不肯喝酒,勃然大怒。

      輕歌風輕云淡,望向了妖殿,“妖殿下,我已經給了你這么久的時間,屆時,可要愿賭服輸。”

      妖殿像是聽到了什么驚天大笑話般發出夸張的笑聲,笑過之后,妖殿瞪視輕歌:“好個狂妄的女子,這仙魔酒,你能喝半杯都算不錯,你敢喝三杯?”

      “三杯仙魔酒,不痛不癢罷,如何不敢?”

      輕歌說罷,端起兩杯仙魔酒,兩手一同動,將兩個杯子里面的仙魔酒全都倒進了那個華麗較大的杯盞之中。

      酒水嘩啦啦落下,兩條晶瑩透明的酒水之線一一落入杯盞,融為一體。

      輕歌放下空酒杯,再把第三杯仙魔酒水倒進了里面。

      這時,杯盞尚未滿,輕歌將桌上旁側仙魔酒壺里剩余的半壺酒,全都倒了進來。

      “歌兒,你要做什么?”九辭不解。

      其他人也都不懂。

      當輕歌端起這杯酒時,諸人才紛紛反應過來。

      她要一口三杯仙魔酒!

      不,除卻三杯之外,還有半壺仙魔酒!

      瘋了!真是瘋了!

      “仙魔酒不是這樣喝的,要是死在仙魔酒下,莫怪本殿沒有提醒你!”幽族妖殿冷嗤,不屑一顧。

      只不過是裝腔作勢的把戲而已。

      他喝過這么多年的仙魔酒,還從未見過哪個人敢這么喝仙魔酒。

      他只當夜輕歌是個無知者,不知仙魔酒的強悍罷了,以為仙魔酒只是尋常烈酒而已。

      無數雙目光,全都落在輕歌身上。

      準確來說,這些視線,都在看被輕歌端起的奢華杯盞。

      輕歌站了起來,一腳踩在桌面,手掌輕拍杯底,杯盞上懸,杯口傾斜,酒水緩緩淌落而出。

      “好強悍的精神力。”精靈神女詫異,低聲喃喃。

      雖然這個女子的精神力境地不算高,但是從中透露出的強悍之感,叫這精靈神女也要側目。

      輕歌仰頭,紅唇微張,酒水全都沒入了唇內。

      輕歌不停地吞咽酒水,許久,直到杯盞酒水見底,輕歌舔了舔唇邊的酒漬,把腳放下的時候,杯盞穩穩地落在了桌面。

      三杯和半壺的仙魔酒,她甚至不帶喘氣一口飲盡,一滴不漏。

      輕歌右手赫然伸出,端起杯盞,手腕微轉,杯口朝下。

      杯盞之內,空空如也。

      “如何?”輕歌似笑非笑的看著妖殿。

      仙魔酒?

      這等烈酒,能比得過血魔花?

      輕歌眼中寫滿了戲謔。

      這仙魔酒,能淬煉她的星辰之力,堪比神丹之藥。

      四下里緘默,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全都震驚的看著輕歌,看著這個紅衣張揚的女子。

      不,這不是個女子,是魔鬼吧。

      “怎么會……”這一刻,還有半杯仙魔酒的妖殿慌了神。

      輕歌拿出明王刀,放在了桌上,“妖殿?愿賭服輸?”

      “這個笨蛋!”旁側,九辭松了口氣,隨即苦笑,他真的是太低估這個妹妹了。

      “大師姐好棒!”九姑娘雙眼發光。

      “師父……”雄霸天愈發的崇拜夜輕歌。

      恐怕,也就只有夜輕歌在面對這些王侯時還能風采飛揚了。

      尤其是阿嬌,阿嬌自嘲的笑了笑,轉頭看向同樣激動的風錦,“我曾經真是太愚昧了,這樣的日月之輝,我怎能與之爭光?”

      風錦正激動,聽見阿嬌的話,看了看阿嬌,摟緊阿嬌,在阿嬌額頭輕輕一吻,“阿嬌師姐就是我的日月。”

      阿嬌笑了。

      好在世界無光,風錦給她一盞燈火。

      好在黑暗的盡頭,還有人來救贖她。

      她再度看向輕歌,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這個女人,真的是……

      阿嬌輕嘆。

      ……

      夜歌在邊緣處,見此場景,雙腿似軟,都要癱倒在地了。

      “怎么可能?那可是仙魔酒啊……”夜歌不愿相信眼前所見。

      另一側,精靈神女輕笑,“不愧是青蓮王看上的人呢,真是給人驚喜。”

      而到了此時,靜觀其變的東陵鱈,才邁步上前,走向輕歌。

      主持公正的赤陽王和仙君全都愣住了。

      這姑娘喝的真是仙魔酒嗎?

      是在喝水吧……

      “真的不是在喝水嗎?”仙君拿起杯盞,聞了聞。

      才只是嗅了兩下,仙君就搖搖欲晃頗有醉意了。

      赤陽王連忙把微醺的仙君扶住,仙君說道:“不是水,是仙魔酒。”

      赤陽王看了看幽族妖殿,干咳了幾聲。

      幽族妖殿不相信般,拿過杯盞,聞了聞。

      是仙魔酒,的確是仙魔酒。

      妖殿再看向輕歌,沒有人在喝了這么多仙魔酒后還淡然如初。

      仙魔酒的后勁不大,只是喝時濃烈。

      倒是醉花陰的后勁,讓輕歌都承受不住。

      正因血魔花和星辰之力的存在,使得輕歌喝仙魔酒如飲甘泉。

      妖殿雙腿開始發軟,呼吸急促……

      開什么玩笑,斷他三指。

      “妖殿,這三指,你自己斷,還是我來幫你斷?”輕歌問道。

      “你是什么東西,憑什么斷本殿的手指!”妖殿惱羞成怒。

      “本王讓她斷的呢?妖殿是賭不服輸了?”東陵鱈說話時,周身氣勢展開,叫人駭然!

      他一直都在靜觀其變。

      若失敗者是夜輕歌,他就來當護花使者。

      如若失敗者是妖殿,他就來當公正公義。

      輕歌看了眼東陵鱈,微微一笑。

      現在的東陵鱈,眼睛里沒有了讓人心疼的憂傷。

      所以啊,她高興啊!

      輕歌一高興,又端起一壺仙魔酒,一口喝干凈。

      眾人:“……”

      原來,這個世上,當真有人會把仙魔酒喝上癮的哦……

      妖殿是個脾氣烈的,事已至此,妖殿無法詭辯,憤怒地把手放在桌上,冷冷的看著夜輕歌:“斷!”

      輕歌笑了,“殿下氣概,在下佩服至極。”

      說罷,輕歌手執明王刀,高高舉起,重重落下。

      那落刀的氣勢,讓諸人一驚。

      女子行刀客,也能有這般風范嗎?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