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580章閻碧瞳

      第2580章閻碧瞳

      夜歌捂著流血的額角,看著互動愈發頻繁,那么順其自然的東陵鱈和輕歌二人,夜歌再次陷入恐慌。

      她一直害怕青蓮王后的位置被奪,卻忘了,這個位置,輕歌并不想要。

      井底之蛙,永遠都怕旁人會與她來爭一井之天。

      斷腸酒的味道,尤其的香。

      滿室都是斷腸酒的醇香,竟是蓋過了仙魔酒香。

      這讓愛喝酒的妖殿咽了咽口水,他瞇起狹長的鳳眸,望向了輕歌手中的酒杯。

      “斷腸酒,倒是個別致的名字。”妖殿說。

      輕歌回頭,看向妖殿,一眼便看穿了妖殿的內心,但輕歌并不點破:“仙魔酒的名字也好。”

      妖殿皺了皺眉,“夜姑娘,好酒需要會品酒人來喝。”

      妖殿想喝,只不過以他的身份,無法低下身段說出想喝二字。

      輕歌見妖殿有些不耐煩了,倒也不吊人胃口,拿起桌上妖殿面前的酒杯,在虛無之境舀了半杯。

      酒杯頗小,半杯不算多。

      輕歌也舍不得,只不過妖殿已經欠了她一個人情,用斷腸酒來作錦上添花實在完美。

      妖殿眉頭蹙的愈發緊了,嫌棄地看著半杯酒:“此酒杯只裝仙魔酒,你這是什么意思?”

      “在下的美酒,不知有沒有那個榮幸,可以讓妖殿一嘗。”輕歌微微一笑,風輕云淡道。

      “既然如此,本殿看在青蓮王的份上,給你這個榮幸。”妖殿眉頭舒展開,好似很不情愿地端起酒杯,嫌棄地喝了一口。

      這一口下去,似有烈火穿腸而過,又有醇香馥郁留在齒間。

      妖殿微微怔住,世間,怎會有如此好喝的美酒。

      開心時喝,心曠神怡,心情舒暢。

      悲傷時喝,猶如斷腸,魂斷天涯。

      倒是對得起斷腸酒這個名字。

      只可惜,半杯一口就沒了。

      妖殿再看向輕歌,輕歌紅唇揚起,笑問:“妖殿,在下的美酒如何?”

      “口感一般,不如本殿的仙魔酒。”妖殿拿捏著高姿態,面上對斷腸酒不屑一顧,心中卻恨不得輕歌再給他塞一點。

      輕歌自然沒那么大方,而且她知斷腸酒有多么的好喝,若非是劉蕓嫦、妖殿這類愛酒之人,輕歌斷斷是不會拿出來的。

      輕歌望著妖殿那想喝又要保持淡定的模樣,不由笑了笑。

      “斷腸酒的確比不上仙魔酒……”輕歌說完,走回窗臺,在椅上坐下。

      妖殿皺眉,看著輕歌的背影,攥了攥拳。

      他正打算去輕歌的虛無之境盜斷腸酒時,東陵鱈回頭有意無意地看了眼妖殿。

      就那么一眼,足以叫妖殿心驚肉跳。

      該死!

      妖殿心中暗嗤。

      有這該死的青蓮王在,他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斷腸酒盜走?

      而今,拍賣場內的拍賣,已經進行到了如火如荼。

      幽族妖殿也把重心放在了拍賣之上,只不過心里癢癢,總是去回味方才那半杯斷腸酒的滋味。

      這不想還好,一想就不得了。

      精靈神女看了看妖殿,又看了看立在窗臺前的輕歌,眼中一抹深長的意味。

      這個夜輕歌,比她想象的還要琢磨不透。

      而且,她在夜輕歌身上感到了莫名的危機感。

      那種危機感,讓她幾近窒息。

      “聽說精靈族此次出的靈女,是赤炎火靈女,而且特別擁戴你,神女,可是如此?”龍族仙君問道。

      神女淡淡回:“赤靈大人算是我的長輩了,我與她就像是母女一樣,她對待族中人都很好。她此次本應與我一同來四海城,只可惜,臨來之前,赤炎大人遇見刺客,受了傷。”

      “那真是太可惜了,還以為此行能夠見到赤炎靈女。”龍族仙君道。

      二人的對話,輕歌并不在意,九辭一門心思也都在拍賣之上。

      只不過,接下來的對話,卻叫輕歌倆人,瞳眸緊縮,四肢緊繃!

      “這一代靈女大人,可入了精靈譜?叫什么名字呢?”赤陽王好奇。

      “閻碧瞳。”神女道:“這是赤炎大人自己取的名字。”

      龍族仙君說:“碧瞳二字的確符合你們精靈族的瞳色,只不過這閻姓不知是否大有來頭。”

      “若論來頭深究,倒也不知。”神女道。

      閻碧瞳三個字,像是一道重錘,砸在九辭與輕歌的心上。

      輕歌與九辭對視一眼,強壓下心內的震驚,看向神女,不動聲色問道:“赤炎靈女,是選出來的,還是誕生的?”

      一直在歇斯底里陷入仇恨而不可自拔的夜歌聽到輕歌的問話,猙獰扭曲的臉上終于浮現了得意驕傲的笑。

      愚蠢的夜輕歌,竟不知赤炎靈女是怎么回事。

      她就像是找到了輕歌的弱點一般,露出了甚是夸張的丑態表情。

      這一件事,就連九界都清楚。

      九辭鮮少回九界,并不知曉此事。

      輕歌執意要問出來個原因,那是因為,若是選出來,興許只是撞名了。

      畢竟碧瞳二字,乃精靈特有的瞳色。

      若是誕生……那可得深究。

      輕歌無奈的笑著,她定是瘋了,她竟以為母親還活著。

      東陵鱈回答了輕歌的這個問題:“精靈靈女,至少千年一個誕生,萬年前的水靈女,云水水,而今是長生界的云神。有時候,甚至隔了數千年才能誕生一個靈女。此次誕生的是火屬性靈女,故而叫做赤炎靈女。”

      “何時誕生的?”輕歌呼吸急促。

      “半年前。”精靈神女道。

      輕歌眸光暗閃,若是半年前,那么,一切的時間都對的上了。

      她多么希望,希望自己的猜想是真。

      只要閻碧瞳還活著就好,不論母親身處何地。

      “她遭遇了刺客?受傷了嗎?哪里受傷了?可嚴重?”輕歌問道。

      精靈神女說:“赤炎靈女的出現危害了族中一些精靈的利益,至于何人出手并不知曉。此次傷及了腿骨,需要靜養,所以赤炎靈女才沒有和我一同前來。”

      “你這神女,也是前幾日選出來的吧。”妖殿笑道。

      神女面色變了變。

      “傷到了腿……”輕歌連忙從空間袋里把自己煉制的上好療傷丹藥,全都遞給了精靈神女,“這些都可以治療腿傷和骨傷,勞煩你替我帶給赤炎靈女,跟她說,是一個叫做夜輕歌的女子給她的。若是她的身體、傷口有什么狀況,勞煩神女一定要來四海城找我,我是一名煉藥師,我能治好的。” 在線閱讀 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