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585章這塵世太無趣

      第2585章這塵世太無趣

      藍尾狐娘看著龍族仙君,微微一笑,道:“仙君,看來你要遺憾而歸了。”

      仙君心有不甘,這可是四十億砸下來的機會啊。

      仙君還是不想放棄,再次嘗試著去契約小fèng huáng,最終還是沒有契約到小fèng huáng。

      四十億,就這么打水漂了,仙君后知后覺般一陣肉疼。

      “仙君,請回雅房吧。”藍尾狐娘笑道。

      仙君又看了看小fèng huáng,不斷地吞咽著口水,眉頭緊皺。

      再是不甘,仙君還是一躍而起,回到了雅房之內。

      妖殿毫不留情的嘲諷笑道:“仙君,花四十億體驗一遍人生的大起大落,可算是值了。”

      仙君冷笑一聲,“妖殿若想契約小fèng huáng,只怕結局會與本君一般無二。”

      “嘖,本殿若是出手,這小fèng huáng還不是手到擒來?”妖殿冷哼。

      窗外,一輪契約資格結束后,繼續叫拍。

      “五個億起價,諸君請加價。”藍尾狐娘笑時,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魅惑韻味。

      “十億!”赤陽王開口道。

      “四十億!”妖殿笑了,直接加到最高價,“反正來來去去都是我們幾人,也救不要來那套花里胡哨了,倒不如誰先高價,誰過去,這第二次的契約機會,就是本殿的了。”

      赤陽王看著妖殿皺了皺眉,倒是沒有多說話。

      反而是精靈神女,不動聲色,說道:“四十五億的。”

      妖殿面色驟變,冷冷地看了精靈神女一眼。

      只不過,妖殿還真不敢對精靈神女不敬。

      精靈神女讓人忌憚的,永遠都不是精靈本族的實力,而是精靈族背后的長生界。

      有長生界罩著,精靈族,擁有著叫板千族的資格!

      故而,當精靈神女開口,諸君不得不給神女這個面子。

      “四十五億定價,還請神女大人,前來契約。”藍尾狐娘笑道。

      精靈神女離開雅房,去往方臺。

      雅房高樓,窗戶旁邊有一扇浮光門,打開浮光門,是一層又一層銀白如雪的圣光階梯。

      神女踩著層層階梯,走下階梯,來到了方臺上面。

      “神女,請——”面對神女,藍尾妖狐頷首低頭,腰部微彎,攤開柔軟的手臂,作出一個‘請’的姿勢。

      神女站在華麗囚牢面前,她和仙君一樣,把手放在了小fèng huáng的腦袋上。

      許久過去,小fèng huáng都沒有動靜,神女雙眸微閉,神態表情都很溫和。

      這樣的場景不由讓人懷疑,神女幾乎要與小fèng huáng契約了。

      主持拍賣的藍尾狐娘見此,眸光微閃間,一抹光火綻放,寒霧氤氳。

      雅房里,響起了諸位的詫異之聲。

      龍族仙君不悅道:“該不會真被她契約了吧?”

      “精靈神女萬年一出,至今為止神月都也才出了兩個,一個是輪回大師之妻云神,一個便是她,她自然是與眾不同的。”赤陽王道。

      夜歌站在窗前,目光炙熱的看著精靈神女。

      這個女人,與她不一樣。

      神女出身之高,讓人敬仰。

      生來便是萬千寵愛于一身。

      若她投胎于此,又何愁患得患失呢?

      說到底,怪她自己的父母太無能,怨上天不公!

      憑什么有人生來就是神女,萬年一見,而她的出身,像是臟污不堪的東西,一直都釘在她的身上。

      那根名為卑微的釘子,已經貫穿了她的骨駭。

      夜歌看著神女,呼吸愈發的急促,“神女一定能契約到小fèng huáng的!”

      夜歌說完,還嘲諷不屑地看了眼夜輕歌。

      夜輕歌說到底也不過是出身低等大陸的低jiàn rén,在神女面前,連提鞋都不配。

      輕歌似是察覺到夜歌狠辣的目光注視,轉頭看了眼夜歌,只覺得莫名其妙。

      這廝怕是走火入魔了吧……

      上天給夜歌一張華麗的面具,她卻把這面具當成了自己的臉。

      “青蓮王,你說,神女真的能契約到小fèng huáng嗎?”妖殿問。

      “是與否,皆看機緣。”東陵鱈說的高深莫測。

      妖殿扯了扯唇角,冷笑一聲,“什么機緣,要我說,就是各憑本事。”

      妖殿忽然看向輕歌,譏誚的說:“青蓮王,你不是要為美人一擲千金嗎?你為何不拍下這契約資格,讓你的姑娘試試看?”

      “與其如此,本王把四十億送到我們家姑娘面前,豈不是更好?”東陵鱈一句話徹底把妖殿給堵死了。

      “你的意思,你今晚不跟拍?”妖殿問。

      “青蓮最近比較窮,要考慮考慮。”東陵鱈四兩撥千斤。

      妖殿氣結,翻了翻白眼,不屑的笑著,“青蓮窮?裝,你繼續裝。”

      東陵鱈又揉了揉輕歌的腦袋,“遇見一個挖空青蓮國庫都娶不到的姑娘,青蓮豈不是窮?”

      妖殿:“……”

      輕歌:“……”

      眾人:“……”青蓮王,你閉嘴!

      九辭手執那吾妹最美的雪色折扇,聞言,呆訥著,無語地看向東陵鱈,牙齒都要被膩掉了。

      可怕,會說情話的男人真可怕。

      九姑娘雙手托著臉看向九辭的背影,若樓主大人能有青蓮王一半的風情就好了。

      “青蓮王,你惡心死我了。”妖殿趕緊喝兩壺酒冷靜一下。

      輕歌嘆息,也不知東陵鱈是何時疏通了說情話的這一項技能。

      輕歌扶額,無奈。

      她何時要挖空青蓮國庫了。

      東陵鱈忽然再次湊在她的耳邊,以兩個人聽見的聲音說:“我心甘情愿為你挖空青蓮國庫。”

      輕歌額上一排黑線。

      這家伙會讀心術嗎?

      輕歌一直以為,自己善于隱藏偽裝,沒想到都抵不過東陵鱈的雙眼。

      這怕是個已經成精了的東陵鱈吧……

      輕歌愈發的無語。

      無語的不僅僅只有她,還有滿屋子的人。

      當然,還有一道狠辣的目光,在輕歌和東陵鱈之間來回。

      拍賣場內,方臺周圍的席位上,山海般聚集在一起的異族人,全都不約而同,屏住呼吸,緊盯著神女和小fèng huáng。

      許久過去,小fèng huáng還是沒有表現出任何不耐煩的跡象。

      異族人們竊竊私語,小聲的討論著……

      “不愧是精靈神女,氣質一絕,容貌出眾,簡直就像是天仙下凡了。”

      “萬年才有的神女,一定能契約到小fèng huáng!”

      “……”

      就連神女本人,都以為自己可以契約。

      若是能夠契約,在神君青帝面前,她能夠更有勇氣。

      她還記得,當她留心青蓮王的時候,回到精靈族,族人都讓她打消這個該死的念頭。

      她是精靈族的神女,是要嫁給神君青帝的。

      那個不舉的男人嗎?

      神女的唇角,蔓開了一絲苦澀的笑。

      不舉又如何呢,只要他身在高位,是神君青帝,始終有無數人把美人送到他的面前。

      她也是那其中之一,她從一開始的不愿到釋然。

      她絕不是隨波逐流的人,是了,她要成為神君青后……

      想至此,神女不起波瀾的雙眸里,出現了狂熱之色。

      她狂熱的望著華麗囚牢里的小fèng huáng,就在她以為即將水到渠成馬到成功可以契約到小fèng huáng時,火辣辣且撕裂的疼痛從手掌傳來,神女的臉頰一下子就全白了,像是被抽干了血色。

      神女倒吸一口涼氣,隨即把手從小fèng huáng的頭頂抽回來,咬了咬牙,顫抖著手掌。

      神女低頭看去,眼眸微微一縮。

      右手整個手掌都已被燒的血肉模糊,還能隱約看見皮肉里面的骨頭。

      一陣涼風吹來,手掌面的傷口愈發疼痛,像被千萬針尖狠扎一般。

      眾人見此,呆若木雞。

      就連神女,都失敗了嗎……

      藍尾狐娘扶了把神女,笑道:“神女殿下,抱歉,你沒有機會帶走小fèng huáng。”

      神女呼吸加重了幾分,隨即又是一副淡然的模樣。

      “是我與它無緣了。”神女很聰明。

      她是說與小fèng huáng之間沒有機緣,而非她的實力不夠。

      與生俱來的高傲,永遠都不允許她妄自菲薄。

      神女忍著手掌心傷口帶來的疼痛,邁動著優雅的步子,沿著銀白如雪的浮光階梯,走上高樓的浮光門。

      浮光門打開,神女進入雅房之中,落落大方道:“我無緣鳳獸,接下來,就看諸位的了。”

      輕歌看了眼神女手上的傷,從空間袋中取出止血藥粉和高等藥劑,為神女止血療傷。

      夜歌瞇起眼睛,雙目噴火,怒視著輕歌。

      她以為,輕歌與她一樣的想法,特地來巴結討好神女。

      與神女拉近了關系,再借此成為青蓮王后,豈不是易如反掌。

      夜歌忘了,在此之前,輕歌已經拒絕過東陵鱈的示好了。

      而且,那并不是欲擒故縱,是干脆果斷的拒絕!

      只可惜夜歌陷入了權利的魔障之中,再也逃不出這片自私自利的天。

      唯有九辭清楚,輕歌是何等傲氣之人,此舉是希望通過精靈神女,把那些丹藥和話全部帶給了閻碧瞳。

      九辭心疼的看著自家妹妹,世人都說他家姑娘狂妄猖獗,心狠手辣,唯有他清楚,自家姑娘心里有一桿衡量世俗標準的尺子,進退有度,知曉分寸,卻也能頂天立地,橫刀立馬……

      九辭微笑了。

      家中有人的感覺,真好。

      她在哪,家就在哪。

      遇見輕歌后,九辭再也不會覺得塵世無聊。

      九辭悄然走至雅房的最邊角,撩開左手的衣袖,手腕處,有著猙獰密布的傷疤。

      在曾經無數個漆黑的夜里,他孤獨的像一條狗。

      他說,這人間不值得,這塵世太無趣。

      他無數次想要去尋找九幽地府的十殿閻王,偏生都被救了回來。

      他用殺戮和鮮血來為這黑白灰的單色調坡上濃重的顏彩。

      可在知道自己有妹妹后,他所有的殺伐戾氣孤獨,全然消失。

      有妹妹的感覺,太好了。

      時至今日,九辭還沉浸在那喜悅之中。

      輕歌包扎完了精靈神女的手掌傷口,神女抬眸看了看輕歌,微微一笑,淡淡然的說:“到底是青蓮王的心上人,的確很出色。”

      “若論出色,不及神女。”輕歌道。

      神女笑了,“出色,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呢。”

      聞言,輕歌若有所思。

      “夜姑娘放心,丹藥與話,我一定會幫你帶到。”神女道。

      輕歌一陣心驚肉跳。

      旁人都以為她在巴結神女,而神女,知道了她的目的。

      這神女,的確是個人物。

      能夠成為神女,只怕靠的不僅僅是出身,還有頭腦。

      “若是可以,我希望我們會成為朋友。”神女笑著說。

      “我亦希望。”

      若神女當真把丹藥和話帶給赤炎靈女,這個人情,她記著了。

      此時此刻,她不論神女是好是壞,是看神女幫不幫她。

      而輕歌,一向是愛憎分明之人!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