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601章一縷陰郁殺

      第2601章一縷陰郁殺

      帝師府!

      閻獄說完,赤炎府內的諸人,瞠目結舌,尤為的驚詫。

      帝師程鳯背景神秘,來歷神秘,自從程鳯進入帝師府后,神月都的其他精靈再無人進入帝師府過。

      一連數年,皆是如此。

      而且,帝師程鳯是精靈族唯一的人類。

      在千族之中,人類算是最渺小且不出眾的一個種族。

      尤其在相貌方面,參差不齊,不如精靈族的百花齊放。

      閻獄把話說完,坐上轎輦離開了赤炎府。

      南熏回頭看著帝師轎輦漸行漸遠,一雙柳月彎眉輕輕蹙起。

      “神女大人真是好大的本事。”南熏斜睨神女,陰陽怪氣說:“為了鞏固自己的位置,真是不擇手段。”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神女冷然。

      自從她被赤炎大人定為神女之外,南熏氣不順,便隔三差五的來找她麻煩。

      南熏到底是精靈族的公主,在她面前的確有幾分底氣。

      神女沿著長廊離去,暗暗思索適才所發生的一切,皆讓她措不及防。

      夜輕歌,給了她太多的驚喜。

      像是夜里覆著輕紗的影,美艷之下,是解不開的謎團。

      -

      九辭滿腔的憤怒和委屈無人訴說,離時速度很快,似是想到了什么,九辭又放慢了些速度,擺出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和高姿態,偶爾漫不經心卻又小心謹慎的回頭看去。

      見走過的長道上唯有落花輕飄,再無別的身影,九辭抿了抿削薄的唇,沒由來又是一陣憤怒。

      有了新歡,忘了舊愛!

      女人沒一個好東西!

      九辭越想越氣,險些把自己氣死。

      能多一個人疼妹妹,他很高興。

      但他不情愿,這種不情愿,像是一萬只蟲蟻啃噬臟腑,最后攪動心內最為陰暗幽深的地方。

      九辭越走越快,走了一會兒,又停下來,悄然回頭看,見無人跟上,九辭越想越氣,就越走越快。

      走到了一處湖邊,九辭躺在了樹上,枝椏交錯,遮住了他的身影。

      他隔著那斑駁交錯的影,看向天穹越來越紅的陽。

      九辭慵懶的瞇起眼,努力消去那莫名的煩躁之氣。

      可任憑他怎么努力,卻是愈發的煩躁,還有一股子委屈。

      九辭氣得折下一根樹枝,開始摘樹葉,一面摘一面說:“殺了他,不能殺,殺了他,不能殺……”

      最后一片葉子,是‘殺了他’。

      九辭咬咬牙,把樹枝丟了出去,靠在樹上,低聲嘟囔:“歌兒會難過的。”

      他已經不做殺手很多年了。

      不能殺人。

      殺人會上癮的。

      而且……妹妹會不高興的。

      九辭垂下眼眸,掩去一縷妖冶的光。

      搖曳的風,掀飛他的衣擺,廣袖輕揚,微顫的睫翼之下,透著黯然無盡的落寞。

      九辭深深吐出一口氣。

      他在搞什么……

      九辭再看了眼長道的方向,始終沒有人。

      斑駁的光灑在他身上,垂下的影,愈發落寞。

      嘭,一個小石子砸在了九辭的身上,九辭愈發之怒。

      沒見小爺心情不好嗎?

      哪個不長眼的在找死?

      九辭一轉頭,便見小山坡上,一襲淺色裙的女子,朝他挑了挑眉,“還鬧情緒呢?回家吃晚飯了。”

      “誰鬧情緒了。”九辭迅速否決鬧情緒這個說法,男子漢大丈夫,怎能有小情緒這種東西?

      “回不回去?”輕歌問。

      “不回。”九辭的臉上就差沒寫著鬧情緒三個字了。

      “那我去叫帝師哥哥來。”輕歌轉身就走。

      她一直跟在九辭身旁,只是九辭鬧著情緒,而她又刻意隱蔽,故而沒有被九辭發現。

      她一直有注意到,九辭身上偶爾出現的陰郁之氣。

      輕歌沿著小山坡離開,九辭立即追上去,“帝師哥哥?真是胳膊肘往外拐,你記住你就只有一個親哥,你九辭哥哥。”

      輕歌額上落下一排黑線,有些無語,這么大個人了,還玩吃醋?

      “你看你名字,輕歌,親哥,都在提醒你做人不能忘本,飲水思源,不能喜新厭舊……”九辭一張嘴噼里啪啦個沒完,越說越沒邊,輕歌臉頰明顯黑了,看來,從此往后不能直視自己的名字了。

      輕歌走在前邊,顯然不想繼續搭理九辭了。

      九辭說的起勁兒,“來,叫個九辭哥哥聽聽。

      比起方才賭氣的離開,現在九辭明顯心情愉悅了。

      回到赤炎府,輕歌xiū liàn了會兒,想到閻獄在帝師府設下的夜宴,便停下xiū liàn,開了房門走上長廊。

      站在長廊,路過九辭房間時,輕歌停下腳步,望著緊閉的門若有所思,她似是聽見了什么較為奇怪的聲音。

      輕歌果斷地打開了房門,一抬眸,入眼便是九辭坐在狀態磨著黑鴉的畫面。

      是了,類似于磨刀的那種磨法。

      黑鴉在九辭手中被磨的奄奄一息,輕歌一度懷疑,黑鴉會就此嗝屁了。

      不過事實證明,黑鴉的生命力之旺盛,遠遠超出她的想象,被這么摧殘都還活著。

      輕歌肅然起敬,連一只小小的鴉都能堅強的活著,她一定要更加的堅持不懈才行。

      若有人知曉輕歌此刻的心理活動,也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輕歌走至窗臺旁,看了看口吐白沫的黑鴉,心里為其默哀三秒,問:“你這是在做什么?”

      “磨鴉,磨銳了,殺了那個狗屁帝師。奪妹之仇,搶妹之恨,不共戴天?!能忍嗎?”絕對不能忍,是個男人就忍不了。

      九辭義憤填膺,怒氣沖沖,殺意滔滔,拿出了幾十年來最駭然的一次氣勢。

      輸人不輸陣!

      “二位閣下,該走了,古鹿馬車已經停在了外面。”屋外,響起了赤炎府侍女的聲音。

      九辭沒有要走的打算,還在磨鴉,輕歌都不忍繼續看下去了。

      這世間,怎會有她哥哥這么幼稚的人?

      “走不走?”輕歌沉聲問。

      “走,怎么不走。走!殺到帝師府去!”九辭收起已經半生不死的黑鴉,將磨石放至一旁,瀟灑地躍下窗臺,撩了撂額前碎發。

      出門前,九辭還在鏡前稍作打扮。

      輕歌的臉,已經不能再黑了。

      真墨跡……

      “鏡子鏡子,九辭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哥哥,還是帝師?”

      “當然是九辭,那破帝師給你提鞋都不配。”

      九辭自問自答。

      輕歌:“……”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