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602章夜宴

      第2602章夜宴

      只怕映月樓的殺手們,看見九辭這個鬼樣子,怕是驚得牙齒都要掉了。

      九辭一番墨跡后,與輕歌出了赤炎府。

      府門前,停放著古鹿馬車。

      精靈族在衣食住行方面,也十分講究美感。

      且不說滿漢全席要擺盤精致,哪怕是再窮的精靈,都要打扮自己。

      而用來出行的馬車,與人類的馬車很不相同。

      赤炎府門前的一輛馬車,四面掛著輕紗,背部用夸張的顏彩畫出了常人不懂的圖騰,圖騰兩側,不規則地鑲嵌著寶石。

      至于拉車的動物,不是常見的馬兒,而是鹿、靈鳥之類的……

      常見的是靈鳥,古鹿唯有地位崇高的精靈才有資格坐。

      除此之外,還有更為特殊的馬車,總而言之,拉車的動物必須長相好看。

      輕歌甚至覺得,精靈族對于美的追求,已經到了一種病態的程度。

      在精靈族時,神女與她講解了許多關于精靈族的消息。

      精靈族的作風,興許根源是長生界。

      對于很多精靈族女子來說,與其吃苦耐勞的xiū liàn,倒不如把時間花在珠釵衣飾上,若是被長生界的人看中,便能一飛登天。

      精靈族的整體實力,在千族之中,尤其的弱,但精靈一族非常傲慢,這個種族,以相貌看人。

      當然,若有實力超群者,也能打破這種不成文的規定,但消除不了精靈思想里的根深蒂固。

      古鹿馬車走在長街之上,長街兩旁的房屋,不似人間的木屋石屋,都是些藤蔓交織出的房子。

      街道上的精靈們,都有著漂亮的眼眸,柔順的長發,和一張美艷的臉。

      終于,古鹿馬車停在帝師府。

      在古鹿馬車后面,還有一輛靈蝶馬車,馬車之內,盛裝出席的南熏,掀起了珠玉簾子,目光冰冷地注視著前側的古鹿馬車。

      “人類……神女,你真是膽大包天,敢窩cáng rén類!”南熏手握一根銀絲,陰冷一笑。

      她思來想去,終于找到了蛛絲馬跡。

      那個女醫師,是人族女子。

      于精靈族來說,人族,是卑賤的存在。

      但是,帝師程鳯是個例外,在一年前,帝師程鳯救了精靈族的子民,而且他又得到了精靈王的認可。

      所以說,他是精靈族唯一的人族。

      精靈族有著與生俱來的高傲,這也是老祖宗淵源流傳下來的規矩。

      精靈族只能與身份高貴,儀表堂堂者成為伴侶,若被發現哪個精靈族嫁娶相貌丑陋者,是要進入精靈族的十八地牢受罰的。

      在精靈族的一本古書中,又著重講了人族的卑劣和丑陋。

      神月都流傳著一句話。

      不嫁凡間人,不取無顏女。

      這里說的,都是人族,類似于諸神天域各洲嘲笑dōng zhōu莽夫一般。

      而且,在十幾年前,精靈族發生了一件重大的事,導致精靈族更加的厭惡人族。

      還有一句話。

      ——寧嫁千族豬,不進人族門。

      這一句話,可謂是把人族貶低到了極點。

      南熏也是意外發現輕歌是人族,據理來說,輕歌的衣裳,氣息,都做了改變,不應該被發現才對。

      不過這南熏也不是個省事的,她在輕歌去尋找九辭時,在赤炎府內,發現了一根銀白的發。

      你發絲之上,有著人族的氣息,若非南熏一時心疑,只怕也不會找到這一層。

      當然,神女與輕歌都是何等聰明人,卻是都忽略了一根小小的頭發。

      若沒有掉落的頭發,絕對不會有人族氣息。

      已經脫離輕歌的頭發,沒了衣裳和避氣珠的掩蓋,就不一樣了。

      只不過,那一縷人族氣息很淡很淡……

      帝師府內,亭臺樓閣,藤蔓叢叢,像是人間仙境。

      帝師夜宴,轟動神月都。

      四周的精靈,紛紛打量著輕歌。

      這個來路不明的女醫師,竟是帝師的妹妹?

      沒有血緣關系的妹妹。

      九辭氣勢斐然,跟在輕歌身旁,一進帝師府,就游目四顧。

      “你在看什么?”輕歌問。

      神女偏頭看過來。

      “找帝師。”九辭扭了扭脖頸,似在熱身。

      “然后呢?”

      “決一死戰。”

      “……”

      神女腳步一軟,他這是惹到了個什么祖宗。

      “歌兒……”在無數人的簇擁下,帝師程鳯眉宇颯爽,和煦的笑著走來。

      九辭警惕地瞪著閻獄,那架勢,還真有點兒決一死戰的意思。

      “九哥。”輕歌微微一笑。

      九哥……

      九辭思索著這番話,怒氣消了,露出了笑容。

      這帝師叫程鳯,他是九辭,歌兒叫帝師九哥,豈非是在偷偷告訴他,他才是唯一的哥哥。

      想至此,九辭變得有風度了。

      閻獄笑著伸出手想要揉揉輕歌的發,登時,九辭如臨大敵,拉著輕歌后退,滿臉嚴肅,一本正經:“男女有別,大庭廣眾之下,有傷風化。”

      輕歌:“……”

      閻獄倒是不惱,好笑的說:“我是她哥。”

      “到底不是親哥。”九辭越說越是驕傲。

      閻獄的目光微微一暗,“不是親哥,勝似親哥……”

      九辭才收拾好的心情,再度被閻獄輕飄飄一句話給激怒了。

      九辭咬咬牙,惡狠狠瞪著閻獄,打算用眼神殺教其做人。

      倆人之間,勢如水火,草木皆兵。

      輕歌扶額,“我餓了。”其言下之意,是想結束戰爭,加入飯局。

      誰知道九辭又會鬧出什么幺蛾子。

      但她不會去阻攔。

      九辭……

      真是個傻子。

      除卻父母長輩外,九辭就只有她一個親人了。

      她是他唯一的光和希望。

      若非如此,九辭又怎會一天到晚黏著她呢。

      因為除此之外,只有殺人才有樂趣。

      而輕歌還有許多的朋友……

      九辭與閻獄二人一聽到輕歌餓了,都緊張起來。

      閻獄:“來,入座。”

      “帝師大人,還沒到入座的時間。”侍者說。

      閻獄眼神漸冷,“妹妹何時餓了,何時就是入座的時間。”

      侍者嚇了個激靈。

      “油嘴滑舌,一看就不是正人君子。”九辭悶悶的說。

      閻獄微笑有禮,“正人君子不敢說,能當好歌兒的哥哥就好。”

      九辭:“我才是親哥。”

      閻獄:“勝似親哥。”

      九辭:“……”

      九辭氣得跳腳,瞪了眼沾花惹草的妹妹。

      哪來的這么多哥哥。

      輕歌一臉茫然,關她什么事?

      沉默也遭殃?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