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608章十八殿

      第2608章十八殿

      東方破甚是郁悶。

      他人之師,都是道德模范,仁義之表率。

      而他的師父,一日到晚,不是神出鬼沒蹤影難尋,便是翻遍古醫典籍研究壯陽泉的升華版本。

      東方破的心很累。

      奈何,他的話尚未說完,便被那手執杯盞盈盈淡淡的女子打斷:“不必了,我能治好赤炎大人,東方閣下若是不介意,可以前來幫個忙。”所謂幫忙,自是打個下手。

      南熏的面色愈發難看,她請來的東方閣下,給姬美麗打下手?

      南熏還想說些什么,還不等她開口,東方破好似小雞啄米般,點頭如搗蒜:“姬姑娘盛情邀卻,是在下之榮幸。”

      南熏:“……”一口氣上不去,咽不下,最終只能堪堪往肚里憋。

      便是對付神女,南熏一向囂張跋扈,還從未如此吃癟過。

      偏生這姬姑娘有帝師保駕護航,還有神女相助,如今連東方破都去打下手了,南熏還只能吃了這個虧。

      南熏眼神愈發的暗。

      像是濃墨在水面逐漸暈染開。

      一層層,一圈圈,憤意陡然蔓延。

      片刻,南熏淺笑。

      神女和姬姑娘得意不了多久。

      一個人族,能在神月都掀起怎樣的風浪?

      這世間只有一個程鳯。

      東方破不請自來,到了輕歌這一桌。

      閻獄輕擺手,叫人添了一副碗筷。

      東方破想要坐在輕歌身旁,九辭一副小爺不好惹的模樣,東方破只好朝神女下手,訕訕笑道:“神女大人,在下想與姬姑娘討論醫道。”

      神女點頭,換了個位置。

      九辭狐疑地瞪著東方破,這怕是個不懷好意的登徒浪子吧。

      討論醫道用得著坐這么近?

      在九辭的注視之下,東方破如芒在背,不由縮了縮脖頸。

      東方破拿著被輕歌用白紙標注過的醫書,翻看一頁,“姬姑娘,這個問題一直困惑許久,不知姑娘可知曉……”

      東方破問完,輕歌隨口一答,竟還真的為其解惑了。

      如此這般,東方破對輕歌的崇拜,簡直猶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

      ……

      夜宴進行到即將結束時,清貴優雅的琴師,身姿妖嬈的wǔ nǚ紛紛退下。

      一道道光火,撕碎夜的漆黑。

      帝師府門前,一列騎著靈鹿,高舉水晶光杖的精靈們,氣勢磅礴,洶洶而至。

      為首的女子年紀難辮,一頭紅發,一雙綠眸,手中奢華的權杖宣示著她的身份地位。

      “帝師沐清。”神女說。

      此前神女與輕歌講解過,神月都有十八殿,類似于刑罰堂、宗人府的存在。

      十八殿掌管秩序、生命、道德、公正。

      十八殿下十八牢,十八牢內有一百八十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刑罰。

      剝皮斷筋,割骨去肉,五馬分尸,千刀萬剮,大卸八塊……

      血腥嗎?

      不,并不血腥。

      精靈族對于美的追求很病態。

      哪怕是五馬分尸,千刀萬剮,十八殿內有刑罰,必須將囚徒做成漂亮的工藝品。

      這是一件很病態的事,卻被無數精靈贊揚。

      死也要死的美麗,千刀萬剮,成為了美麗的工藝品,那是一個囚徒的榮幸。

      在十八牢,還有個刑罰。

      行刑者,若沒有把囚徒這件工藝品做得達標,就要代替囚徒,成為一件工藝品。

      輕歌起初聽到這些的時候,感嘆精靈族美麗的皮囊下,有著可怕的心思。

      追求美不是很可怕的事,甚至她也喜歡一切美好的事物,但物極必反,美到病態,也是丑陋的表現。

      輕歌沒有那宏偉壯志要改變精靈族的現狀,她只關系沐清深夜前來帝師府的目的。

      輕歌轉頭的剎那,恰好望見南熏唇角的那一抹笑意。

      閻獄起身,相迎沐清,“沐大人。”

      “帝師大人,打擾了,適才有一名精靈前去十八殿,說是神月都混跡了狡詐的人類。”沐清說完,閻獄和東方破全都看向沐清,嚴格意義上來說,二位都是人類。沐清爽朗笑道:“你們二位是貴客。”

      精靈族對人族的定義很模糊,說白了,是捧高踩低。

      輕歌垂下雙眸,把玩著一縷銀絲。

      該來的,始終是要來的。

      “沐清大人是認為,那人族會在帝師府?沐清大人莫非是在說我?”閻獄不動聲色道。

      東方破亦說道:“在下亦是人族,沐大人,神月都若不歡迎在下,在下走了便是。”

      九辭收起了吊兒郎當的姿態,逐而靠近輕歌。

      他絕不允許任何人欺負自己的妹妹!

      沐清大人微笑:“二位錯了,帝師大人輔佐精靈王,又是神月都的恩人,東方閣下是藥神殿醫師,濟世救人。這件事,與二位沒有關系。”

      沐清取出一個透明的水晶瓶,瓶內有兩根銀發。

      “這發絲之上,有著人族的氣息,據來十八殿的精靈所說,是在赤炎府撿到。赤炎府內,銀發之人,只有一個……”沐清意有所指地說,意味深長地望向了輕歌。

      她率領一眾精靈走向輕歌,與此同時,閻獄往前伸出手攔住沐清,九辭、神女就連東方破全部起身,護著輕歌。

      南熏憤怒地瞪視著東方破,她實在想不通,東方破為何這般袒護這個女人。

      “沐清大人,神月都銀發之人何其多,那人說在赤炎府,便是赤炎府的嗎?”閻獄道。

      沐清笑了,“是與不是,看上一看便知。帝師,我敬你三分,你也給十八殿一個面子。人族之事,關系重大!”

      “帝師大人,你不該攔著沐大人,如此一來,也能證明姬姑娘的清白。”南熏無辜地道。

      “閉嘴!”閻獄低聲怒喝:“清白與否,需要你來說道?”

      南熏面色一變。

      “看來帝師大人是不給我這個面子了!”沐清陰冷一笑。

      “來人,把她拿下!”沐清手中的權杖,指向夜宴中的輕歌。

      輕歌在微風之中,抬起寒星般的眸子,與之對視。

      沐清一怔。

      好美的女子。

      比精靈族內大多數美麗的皮囊,似是多了靈魂之氣。

      沐清斂起眼底驚艷,“拿下!”

      無數十八殿精靈,涌向輕歌。

      “且慢……”一道聲音響起,那聲音很淡很虛弱。

      諸精靈循聲望去,帝師府門內長道,被侍女扶著的女人,弱不禁風,住著拐杖走來。

      輕歌目光劇烈地閃爍。

      母親…… 在線讀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