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616章妖貓骨湯

      第2616章妖貓骨湯

      小白貓窩在輕歌懷里,用了腦袋蹭了蹭輕歌,立即發出了快樂的呼嚕呼嚕聲。

      小白貓見輕歌無動于衷,還特地舒適地瞇起眼睛,揚起脖頸。

      輕歌額上落下一滴冷汗,忍不住揉了揉小白貓的下巴。

      “姑娘與青歌有緣。”隋靈歸說。

      “原來這只貓叫做青歌。”輕歌又擼了把小白貓。

      不得不說,小白貓摸起來的舒適感,是火雀鳥比不得的。

      火雀鳥那羽毛,硬的很。

      妖殿似嫌不夠熱鬧般,添了把火,“隋族長,你可不知,在那四海城,我們遇到了四海城主夜輕歌。你說巧是不巧,與小白貓的名字幾乎一樣。而且小白貓遇見那夜輕歌時,也像現在這樣,直接撲了上去。”

      “姬姑娘,你若非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就把面紗取下吧。”妖殿目光如炬,直視輕歌。

      輕歌與神女相視一眼,隨即把面紗摘了下來。

      一張眉目清秀的臉,一雙清幽的眼眸。

      卻不再是美艷的四海城主。

      妖殿眼中逐漸匯起了失望之色,旋即,妖殿走向輕歌,一雙手想要撕輕歌的臉,“定是易容了。”

      妖殿不依不饒,乖巧的白貓忽然張開嘴,露出尖銳的牙,朝著妖殿一聲低吼,嚇得妖殿把手縮了回去。

      妖殿狐疑地看著白貓,僅僅是尋常貓兒,是嚇不走他的。

      夜歌看見輕歌的臉后,松了口氣。

      經過四海城一事,她真怕夜輕歌會出現在青蓮。

      也是。

      青蓮是什么地方,也是夜輕歌能來的。

      只要訂婚宴一過,她青蓮王未婚妻的身份,就沒人敢嘲笑了。

      不久后,就能成親,便是真正的青蓮王后!

      小白貓把頭埋在輕歌懷里。

      “姬姑娘,青歌就麻煩你了。”夜歌微笑著說,尚未訂婚宴,就已擺出了青蓮王后的架勢。

      “不麻煩。”輕歌道。

      小白貓看見夜歌,呲牙咧嘴一頓兇,撲向夜歌的臉,夜歌面色煞白后退了數步,眼見著就要摔倒,東陵鱈也沒有扶著的打算。

      隋靈歸一把扶起夜歌,一揮手,一道青色光刃打在了小白貓的身上。

      剎那,輕歌快步而去,一手抓住小白貓,另一側的手臂,實打實挨下了這一道攻擊。

      青光刃裂開墨色衣裳,割開皮肉,鮮血隱隱流出。

      小白貓低沉難受地喵嗚一聲,湛藍的眼愧疚地望著輕歌。

      妖殿搖開扇子,笑著說:“想不到姑娘對小畜生也這般心疼。”

      “啊……”

      夜歌尖叫一聲,若非隋靈歸及時扶住,只怕已經倒在了地上。

      夜歌滿額的冷汗,雙手捂著小腹,靠著隋靈歸而坐。

      “族長……好疼……好疼……”夜歌眼里蓄滿了淚。

      “快,請醫師來,快點!”隋靈歸急道,那著急的模樣,仿若夜歌肚子里的骨肉不是東陵鱈的,而是她的。

      反觀東陵鱈,面色冷峻,孤傲淡漠,像是一朵亂世中的雪蓮,生長在高山之巔,迎著風霜雪雨怒放。

      “我是醫師,讓我來看看。”輕歌道。

      隋靈歸皺眉,不愿相信輕歌。

      神女道:“隋族長,姬姑娘的確是醫師,我族赤炎大人的魘北寒氣,便是她驅散的。”

      魘北寒氣。

      聽到這四個字,殿前的諸人,全都詫異望向輕歌。

      能治好魘北寒氣的醫師,絕對有資格進入仁族藥神殿。

      說到這里,沒有人會懷疑輕歌的醫術。

      隋靈歸猶豫少頃,正想點頭,夜歌眼底深處是陰惻惻之意。

      夜歌急忙抱住隋靈歸的手,微拱起身子,嗓音沙啞道:“族長,去請竹醫師,請他來。我的身體,一直都是由他照料的,事關上古東陵血脈,不可馬虎。”

      聞言,隋靈歸點頭,旋即喝道:“竹醫師呢,快去請竹醫師來!”

      “竹醫師來了!”婢女道。

      而后便見一仙風道骨的中年男子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男子的頭發,白了一半,都白在兩鬢上方,像是染了霜雪。

      “快,快把準王后放在平穩暖和之地。”竹醫師連忙道。

      輕歌站在人群中,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悄然觀察竹醫師。

      隋靈歸抱著夜歌走進殿內,放在床榻。

      東陵鱈站在殿門前,沒有要走的打算。

      輕歌與之擦肩而過時,東陵鱈終于低聲開口:“長高了呢。”

      輕歌愣住,轉頭望向東陵鱈,卻見東陵鱈邁動雙腿,走進殿內。

      適才那一句話,就像是云煙般不存在。

      輕歌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才二十來天,真能長高嗎?

      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

      不過……

      東陵鱈好似,一點都不擔心夜歌肚子里的孩子。

      而且,她都已經易容了,這樣也能被看出來嗎?

      輕歌一度感嘆,自己的偽裝越來越糟糕了。

      想當年……

      “啊……”殿內,又傳來夜歌的慘叫聲。

      還有竹醫師的話:“族長,準王后的孩子,難以保住。”

      隋靈歸喝道:“必須保住。”

      “若要保住,只有一法。需要用靈妖貓的血來補氣,喝靈妖貓的骨湯安胎!”竹醫師道。

      終于,一直不茍言笑的東陵鱈,冷峻如寒霜的表情,龜裂開了一絲怒意。

      “靈妖貓?”輕歌不解。

      神女解釋道:“青蓮境內,只有一只靈妖貓。”

      說到這里,神女沒有再往下說,而是看向輕歌懷里的小白貓。

      不言而喻。

      輕歌脊背陡然衍生出一股寒氣,緊抱著小白貓,往后退了數步。

      隋靈歸一怒之下,想要走出大殿,夜歌驀地攥住了隋靈歸的手腕,“族長,不可,青歌是王上心愛之貓。”

      “沒有什么比你肚子里的孩子還重要!”

      隋靈歸安撫好夜歌的情緒,走向殿外。

      東陵鱈攔住了隋靈歸,“族長,你不能碰它。”

      “一只小畜生而已,她肚子里的,可是你的孩子啊。”隋靈歸道。

      東陵鱈固執的抿著唇。

      是啊,他的孩子。

      可他不想要這個孩子。

      夜歌跌跌撞撞而來,抱著東陵鱈,“族長,沒關系的,孩子沒了可以再有。”

      夜歌這話倒是提醒了隋靈歸。

      以東陵鱈的脾性,想再要一個孩子,是多么的艱難。

      隋靈歸走出殿內,直奔小白貓。

      東陵鱈準備過去,夜歌緊抱著東陵鱈,“王上,肚子好疼,好疼啊,我們的孩子,孩子怎么樣了。”

      東陵鱈的臉頰,像是抽干了所有的血色,慘白如紙。

      他神情恍惚,眼中是糾結徘徊的痛不欲生。 在 線閱DU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