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622章茶煙裊裊話不斷

      第2622章茶煙裊裊話不斷

      神女望向輕歌,見輕歌不以為然,淡淡笑了笑。

      “你早便料到族長會動手?”神女手執茶杯,輕呷了一口。

      輕歌雙腿交疊,雪白的手輕放在膝蓋,“是夜歌動的手。”

      神女一怔,“哦?何以見得?”

      “區區一個醫師,還不足以讓族長動手。經昨日之事,族長發現了是夜歌自演自導的設計。夜歌一則博取族長信任,將竹醫師殺之,二則她心中有鬼;殺了竹醫師,還能隱瞞一些見不得人的事。畢竟,竹醫師已經暴露,再用竹醫師,豈不是不打自招?惹族長不快。竹醫師知道她的秘密,而竹醫師是一枚廢棋,唯有殺之而后快,夜歌才能放心。”輕歌淺聲分析,款款而談,不疾不徐。

      神女抿進了雙唇,回想了一遍昨日之事的經過,問道:“那個孩子,是青蓮王的嗎?”

      “不是。”

      輕歌冷笑,“四海城一事,讓她心生惶恐,迫不及待了。而她清楚,她無權無勢,若非借著這個孩子,青蓮和千族都不會承認她。所以,她必須要個孩子。”

      “孩子是怎么來的?莫不成是與那竹醫師私通的?”神女連忙問。

      輕歌搖搖頭,“我敢肯定,二十天前在四海城,她絕對沒有懷孕。昨日我查看了下她的身體,那個胎兒,至多只有六個月的命數,說是死胎也成。”

      “死胎……”神女詫異,“是她不肯這個孩子活下來的!一旦生出了孩子,被發現不是上古東陵的血脈,她將生不如死!而眼前的榮華富貴皆是過眼云煙!她只不過想借助這一胎,成為青蓮王后。鞏固地位之后,再用某種方法,意外失去這個孩子!真是個陰毒的女人!”

      神女皺起眉頭,臉上寫滿了厭惡之色。

      “這個孩子,是離開四海城后二十天內有的。”

      輕歌淡淡地說道:“至于孩子的父親是誰,不好說。不一定是竹醫師,但竹醫師一定知情。夜歌身邊能有一個竹醫師,又怎會沒有其他男人?這個孩子若是正常安胎,十月一過,絕對能安穩生下來……”

      輕歌說至此,神女已經明白了一大半,卻是匪夷所思,難以置信:“她與竹醫師,用某種醫術秘法,將一個半月左右的胎兒,弄成三月之孕的假象?如此一來,障眼法能騙過青蓮御用醫師們,可這個胎兒,卻只有六個月的活頭了,還未出世,就要胎死腹中。”

      神女驀地站起,滿臉怒容,“居心叵測,這般陰毒,怎堪為青蓮王后?”

      “她是如何騙過青蓮王的?”神女問。

      “強行加了記憶給他。”

      “不會被青蓮王察覺嗎?”神女錯愕。

      說至此,輕歌動了動唇,卻是笑不出來。

      輕歌垂下雙眸,眼底一片荒蕪,像是無盡的冰雪。

      東陵鱈……

      昨夜宮殿屋檐之上,與東陵鱈交談時,輕歌悄然觀察了東陵鱈的身體狀況。

      東陵鱈的身體很好,只是精神……

      他的精神有著很大的創傷,神智在全與不全之間徘徊,哪怕他在努力成為一個正常人。

      正因為東陵鱈偶爾的精神渙散,神智不全,便被夜歌抓住了空隙,強塞進了一些惡心的記憶。

      那些記憶片段,是真實存在的,只不過是另外一個男人的,當強行加在東陵鱈身上,就會讓東陵鱈誤以為是自己的回憶。

      竹醫師,有這種本事嗎?

      夜歌毫不猶豫殺了竹醫師,難道不怕孤立無援?

      一定還有一個人,站在夜歌的身后。

      興許,就是這個胎兒的父親。

      準確來說,就是強塞進東陵鱈里那段記憶的真正主人。

      究竟是誰,會懂得這種秘術,提取記憶,塞入記憶。

      而且,這樣塞入記憶,讓東陵鱈本就受創的神魂、精神,更加重創了。

      輕歌雙手握拳,隱忍下滿腔怒意。

      東陵鱈如今的精神狀況,在崩潰的邊緣。

      一旦崩潰,就無法拯救了。

      通俗點講,就是個沒有神智的傻子。

      可就是這樣的傻子,哪怕在神智受創時,見到她,還會愛上她。

      哪怕易容,換了一副容貌,他也能一眼看到她。

      輕歌不懂這是怎樣的情深義重,可她何德何能,何至于受此情誼?

      “夜歌與一個男人有染,那個男人,在青蓮必有地位,還有野心!”輕歌道。

      她對青蓮不太了解,竹醫師死后,她幾乎毫無線索,不知從何查起。

      如今,迫在眉睫的,是訂婚宴。

      訂婚宴一旦成功舉行對,夜歌乃東陵鱈未婚妻的身份便坐實了,不久后就能成為真正的青蓮王后。

      “現在必須阻止訂婚宴!”神女咬牙。

      “嗯。”輕歌沉下雙眸,斂起情緒,修長如玉的雙指在桌面輕敲,發出珠玉般的節奏聲響。

      “你去當青蓮王后吧。”神女說道,“只要你點頭,就沒有她李翠花什么事了。”

      “我有丈夫。”輕歌說,“我很愛他。”

      神女微怔,低聲道:“這不是暫解燃眉之急嗎?權當轉圜之余。”

      “不行。”輕歌斬釘截鐵,果斷搖頭。

      有些是原則,比之生死還重要。

      譬如有朝一日,姬月這般做了,哪怕只是暫解燃眉之急,也會成為她心中的膈應。

      她還沒嫁給他,他就娶了旁的女子?

      縱然有千萬個理由,都比不得那一刻的痛苦。

      良久,殿內沉默。

      終于,神女輕笑一聲,凝望著輕歌的眼眸,說:“我好像明白,青蓮王為何執著于你了。”

      “你有別的辦法嗎?”輕歌問。

      “有。”輕歌挑起眉,意味深長一笑,“山人自有妙計。”

      “你想從那個孩子下手?的確可以下手,那不是一個正常的生命。”神女道。

      輕歌并沒有回答神女的話,而是陷入了沉思。

      睫翼微顫輕垂下,遮去眼底陰郁森寒,沒人知道,此時此刻,她在想著什么。

      “輕歌,放手去博,出了事,有我擔著。不要害怕,我是神君青帝的女人,隋靈歸也不敢動我。”神女低聲說。

      輕歌抬眸,對視良久,輕笑出聲,“人還沒娶你呢,有傷風化,女孩子要矜持。”

      頓了頓,輕歌繼而道:“你當真不再試試青蓮王?那才是你心中所愛。”

      神女笑道:“心中所愛不假,可世間有多少女子,最后嫁給了她的心中所愛呢?青蓮王是個很好的人,但我不想浪費時間在打動他冰山之心上。倒不如覓得良婿,快活瀟灑。而且,比之有"qing ren"終成眷屬,我倒想看看,坐在青后的位置上,看這世間的風景是否會大有不同呢。”

      神女是個城府極深的人,但輕歌明白,單純不一定是個好人,城府深興許不是惡人。

      神女活得通透,看得明白。

      “這一杯茶,祝你來日榮登青后寶座,莫忘今日點頭情。”輕歌笑道。

      “你我相識雖短,但已不是點頭之交,今夜乾坤宴,這條命交給你,能做什么,你就去做。還是那句話,項上人頭保你一命。”

      神女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答應過赤炎大人,既帶你來青蓮,就要你安然無恙回去。我的確不是什么好人,但說過的話,絕不會食言!”

      二人對視,一切盡在無言中,皆是情不自禁笑出了聲。

      這一日,輕歌與神女聊了許多世間之事,竟發現在許多地方,有相同的見解。

      茶煙裊裊話不斷。

      輕歌是張揚囂張的人,有一顆七竅玲瓏心。

      神女乃內斂的狂,骨子里有著不敗的硝煙。

      時值正午,神女笑著說:“我很慶幸,我們是朋友,而非敵人。”

      “一樣。”

      茶杯相碰,煙霧盡散,茶水起漣漪。

      陣陣清風自窗欞而來,山河的畫在宮殿之外。

      清幽的靜,淡淡的點頭情。 在線讀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