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643章-給你看個大寶貝

      第2643章-給你看個大寶貝

      七族老在寒氣涼風里抱著冰冷的墓碑,許久過后,才梳洗一番,走出府邸。

      卻說武道場,東陵鱈站在玉臺宣布武道試的前十人。

      切磋試結束后,是訂婚宴,等訂婚宴完成,才頒布獎賞。

      隋靈歸與諸位青蓮人物,合力打開武道登天烽。

      一層一層的金色臺階從玉臺開始往延伸,九十九曾金階之,是武道登天烽的入口。

      訂婚一宴,東陵鱈與夜歌需要披著喜袍,牽著紅繩,一同踏步九十九道金階,在武道登天烽,接受千族的賀喜,觀望靈蝶飛舞。

      隋靈歸勸說東陵鱈穿喜袍,東陵鱈固執的很,不肯換掉。

      “訂婚之宴,你身為喜宴之主,應著喜qìng hóng袍。”隋靈歸道。

      東陵鱈:“喜宴不喜,何得喜慶?”

      簡簡單單四個字,聽得隋靈歸微微怔愣,聽在輕歌耳,心臟卻是不由自主微微下沉。

      喜宴不喜……

      他不高興。

      那側,夜歌鳳冠霞帔而來,聽見東陵鱈無情冷酷的回答,才揚起的唇角,剎那間又垮了下去。

      “我沒見過你穿紅袍,你去試試。”輕歌說。

      “好。”

      東陵鱈一抬手,轉而望向隋靈歸,“紅袍在何處。”

      隋靈歸:“……”她把嘴皮子都磨破了東陵鱈也不為所動,這姑娘輕輕松松一句話能解決嗎?

      夜歌見東陵鱈去換紅袍,心內高興,可知道是輕歌所勸,夜歌的心再次扭曲。

      若她所言東陵鱈都會聽,隋靈歸亦會是她的依靠,她又何必出賣**虛與委蛇?

      夜歌眼眸紅了一大圈,垂在身體兩側的雙手緊緊攥著。

      今是大喜之日,她怎能悲哀?

      她不能讓千族看了笑話,她要高高興興,儀態風光。

      這是她踏步巔峰的開端,她一定要博得滿堂喝彩,叫以往所有看不起她的rén dà跌眼鏡。

      一側,輕歌與神女坐在一起。

      “如何了?”輕歌問。

      神女點頭,“很快好,你打算公布了?”

      輕歌雙腿優雅交疊,端起一杯酒,輕呷了一口。

      輕歌砸了咂嘴,道:“不急,好戲,這才剛剛開始。”

      聽到輕歌的聲音,神女情不自禁打了個抖兒。她有種預感,夜歌要遭殃了。

      到現在,她都沒有摸透夜輕歌到底打算在這一場訂婚宴做什么事。

      “萬幸,我們不是敵人。”神女輕聲打趣兒。

      “若有朝一日,我們為敵呢?”輕歌問道。

      神女蹙眉,睜大淡綠翠玉般的眼眸望著輕歌,放在權杖的手加重了力道。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請你,殺了我,不要猶豫。”神女苦笑。

      “為何?”輕歌挑起眉尾。

      “因為,我也會殺了你的。請你在我下手之前,摧毀我的生命。”

      “……”

      靜默。

      死一般的寂靜。

      倆人相視,彼此無言。

      輕歌握著酒杯的手頓住,凝滯在半空。

      片刻,輕歌英姿颯爽,和煦的笑,把剩下的酒水一飲而盡,“不要有那么一天。如果有,我不會留情的。”

      “我也不會,留情,是對對手的侮辱。”神女說道。

      不知為何,輕歌只覺得這話題格外沉重,超乎了想象的沉重。

      二人談話時,換一襲紅袍的東陵鱈從武道場wài wéi走來。

      “青蓮王!”有人高呼。

      輕歌與神女同時間看過去,便見俊美妖孽的男子,徐徐而來。

      血紅的袍子,襯得他明艷妖冶,五官精致,眉目如畫。

      那一雙眸,像是盛滿了寒冬的雪,只剩下無盡的冷。

      他跨步而來,踏碎一夜的星光,成了無數少女的夢情郎。

      他站在武道場的央,一眼看向了人群的女子。

      東陵鱈咧開嘴笑,山河日月,半壁天下,皆在他的身后。

      數千人,他猶如晨星夜月,是最矚目的那一個。

      這一刻,他驚艷了千族人。

      連隋靈歸呼吸都是一窒。

      輕歌放下了酒杯……

      東陵鱈身著紅袍,與姬月、墨邪全然不同。

      墨邪瀟灑恣意,姬月邪佞乖戾,東陵鱈則穿出了一種‘清水出芙蓉’的感覺。

      夜歌看見東陵鱈,滿眼都是驚艷之色,激動到呼吸急促,一動不動目不轉睛地盯著東陵鱈看。

      她還記得,初見之時,這個男人神志不清,坐在無人的宮殿,懷里抱著一只貓,神情溫柔得仿佛能滴出水來。

      她一見鐘情,奈何他冷漠無情,故而讓她走錯路。

      夜歌想起了那張臉,睡在她身邊的男人,一臉的油膩,滿下巴的胡渣,在她身翻來覆去……

      夜歌忽而想干嘔。

      夜歌沉住氣。

      她看見東陵鱈正朝她走來。

      近在咫尺的那一刻,夜歌心臟好似都忘記了跳動,她笑得開心,朝著東陵鱈伸出了手。

      然而,東陵鱈徹徹底底的無視了她,快步徑直走向輕歌。

      站在輕歌的面前,東陵鱈展開了雙手,湛清的眸望向了輕歌,“好看嗎?”

      “好看。”輕歌點頭,由衷稱贊。

      旁側,神女這一眼,再也挪不開了目光。

      才沉寂的心,又開始躁動。

      這樣美好干凈,如一塊翡玉的男子,誰人不喜?誰人又不想嫁?

      神女失魂落魄,眼神黯淡,在心里輕輕回了一聲:好看。

      她知道,東陵鱈只在意夜輕歌的目光,并不愿知道她如何想。

      “王,該踏步登天烽了。”隋靈歸笑道,感激地看了眼輕歌。

      東陵鱈的臉瞬間垮了下來,可憐巴巴地看著輕歌,“我腿疼,走不動了。”

      輕歌扶額,愈發無奈,都多大人了,還找這么蹩腳的理由。

      “王……”隋靈歸臉都變了,又看了看輕歌,希望輕歌繼續勸說東陵鱈。

      “等你下來,我給你看個大寶貝,好不好?”輕歌靈機一動,說。

      東陵鱈眸光微亮,“好。”

      說罷,東陵鱈朝金階走去,走了數步,發現有人在喊他。

      東陵鱈停下來活頭望向隋靈歸,又怎么了?

      隋靈歸干咳一聲,指了指被遺落的夜歌,“王,你該與準王后一同去。”

      東陵鱈冷冷地看著夜歌,“翠花姑娘自己沒有腳?”

      眾人:“……”

      這……是咋個回事呢?

      輕歌揉了揉眉心,真是無可奈何。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