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645章-翠花,哪里跑!

      第2645章-翠花,哪里跑!

      青蓮武道場一片寧靜,風過而無聲,一雙雙眼睛震驚地看著金階之的夜歌,以及那小女孩人形的死骨傀。

      除卻輕歌與神女的一唱一和外,幾乎沒有人敢說話,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隋靈歸鐵青著一張臉,周身衍生出一股蕭殺之氣。

      青蓮準王后眾目睽睽之下拿出死骨傀,這樣的臉,青蓮丟不起?!

      隋靈歸眼神愈加的冰冷,她緊抿著唇,極為不悅地望向了隋靈歸。

      死骨傀之事關系重大,死一般的靜默過后,妖殿發出了夸張的笑聲,“不曾想準王后還有這癖好,竟然圈養死骨傀,嘖嘖,佩服,本殿真是對準王后佩服的五體投地。”

      妖殿的話里充斥著諷刺和嘲諷,自從萬年前三鼎一戰后,青蓮與幽族勢如水火。

      青蓮萬年無王,而幽族經過萬年的沉淀,底蘊之渾厚,實力之強大,哪怕沒有血族的背后支撐,也足以與青蓮一較高下。

      只要有機會,妖殿會見縫插針的挖苦。

      而妖殿的話叫夜歌的面色唰的一下全白了。

      身在青蓮多時的她自然明白死骨傀意味著什么,又當著千族人的面,她勢必要受到可怕的懲罰。

      不……

      夜歌眼睛直勾勾看著第九十九道金階,踏步最后一道,她是人人,沒人可以嘲笑她,她再也不必生活在泥濘里。

      她用盡所有力道,再也抬不起這條腿,發紅的眼里淚水滔滔涌出,夜歌緊咬著下嘴唇,直到咬破,鮮紅粘稠的血液渲在唇齒,血腥的味道于咽喉久久不散。

      夜歌一腳落空,整個人從高空落地,武道場那么大,數千人的圍觀,竟沒有人有出手相救的打算,還是隋靈歸終是擔心了小王子,腳掌踏地,身輕飛掠,一把抱住了夜歌,將其放在了地。

      “你可有話說?”隋靈歸嗓音如悶雷敲響,聲震瓦礫,夜歌嚇得身子連抖三下。

      “族長,我沒有……”夜歌身體軟而無力跪了下來,哭得梨花帶雨,柔軟雙臂緊抱著隋靈歸,仰頭望著隋靈歸,淚水汩汩而流。

      “世人親眼所見,你竟說你沒有?”隋靈歸痛心疾首,怒其不爭,手掌高高舉起要落下,到底是顧及了夜歌腹的小王子,還是收回了掌勢。

      青蓮人,三族老皺起眉頭看著夜歌……

      夜歌慌張失措,突地指向輕歌:“族長,是她,是她陷害了我。她想要奪走王后之位,她嫉妒我,所以故意設此一局。族長,我乃鄉野之人,得族長青睞才有今日,怎敢玩火zì fén?又怎敢碰死骨傀?族長,請你相信我,是姬美麗,是她,全都是她!”

      夜歌慌不擇言,語速卻是飛快,千鈞一發,萬難面前,夜歌只想推卸掉所有的責任。

      夜歌感到小腹有些不適,并沒有很在意。

      她仰頭看了眼金階,怎么會這樣呢,分明只差最后一步。

      第九十九道金階之,身著紅袍的男子居高臨下,像是凌駕于天地的王,跳出世俗外的癡"qing ren"。

      他的雙眉像古劍一般,斜插入鬢,卻沒給人凌厲鋒銳之感。眼尾的一點淚痣,增添了溫潤清雅,還有一抹與生俱來的憂傷。

      他忽而笑望著夜輕歌,眉眼彎起的那一瞬間,像極了一個吃到糖的孩子。

      這一刻,他如負釋重。

      是了,若娶不到她,娶這世間的任何女子有何關系呢?

      然——

      他這一生,不愿娶妻,不要陪伴。

      輕歌坐在席位里,與東陵鱈遙遙相望,彼此皆笑。

      在夜歌指向她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人望向了輕歌。

      輕歌幽幽起身,緩步走至夜歌面前,淡漠的站著,眸光涼薄如冰絲:“準王后,我若有操控死骨傀的本事,何必大費周章,不如叫死骨傀吃了你,豈不是更加完美?”

      輕歌的一番話堵的夜歌啞口無言,輕歌精心設局,又怎是夜歌三言兩語能跳出去的呢。

      隋靈歸痛苦憤怒地閉了眼,夜歌是她選出的女子,出了此事,她亦是面無光。

      而且,夜歌不能死,算要死,只要她生下了小王子,千刀萬剮都死不足惜。

      但現在,不行!

      隋靈歸頭腦飛速運轉,冷漠地看著夜歌,正思考如何解決此番場面。

      她更為在意忌憚的是,夜歌區區鄉野人,在青蓮無權無勢,何來的死骨傀?

      隋靈歸眼神以往犀利,甚至還多出了絲絲殺氣,像是噴火灼燒。

      “族長……我沒有……族長……”夜歌聲嘶力竭,惶惶不安。

      榮華富貴平步青云在眼前,難道尚未得到要煙消云散了嗎?

      輕歌悄然觀察著隋靈歸的情緒,看來,隋靈歸對夜歌肚子里孩子的在乎,已經超過了對死骨傀出現的憤怒。

      她之所以設此一局,重點自不是隋靈歸……

      輕歌盈盈而立,站在武道場的央,金階一旁,黎明破曉,曙光照耀在她的清麗的面頰,銀白的發,絲絲輕舞。

      紅唇微勾,妖冶邪笑。

      ……

      “畜生!jiàn rén!”

      兩聲暴喝,響徹武道場。

      這座古老的武道場好似隨之怒喝而震動顫抖。

      輕歌抬眸望去,映入眼簾的是個老人。

      老人健步如飛,一身灰衫,周身旋飛著兩把彎刀。

      在看見七族老的瞬間夜歌終于明白過來,她刺向姬美麗的刀,最后成了姬美麗的兵器!

      怪不得,怪不得……

      靈夜狼死時,七族老盛怒,她以夜歌道出死骨傀是為了消除七族老的憤怒,原來是為了這一刻!

      一步一步,環環相扣,嚴絲密合,她是甕的鱉,在天羅地內現行的妖怪!

      七族老手執彎刀沖向夜歌,兩把彎刀直撲夜歌天靈蓋,感受到冰冷的風和幾近凝為實質般的殺氣,夜歌瑟瑟發抖,直跌坐在了地。

      “族長……族長……救我……”夜歌大喊。

      另一側,三族老驟然出手,攔截七族老,“七族老,你要做什么,那可是準王后!”

      “去你娘的準王后,今日老夫要把這個不要臉的狗東西宰了,誰敢阻之?!”七族老盛怒之下,殺氣滔天。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