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654章-滌盡血污

      第2654章-滌盡血污

      轉眼之間,pú tuán幻化出的青蓮光火便將輕歌與神女帶去了九千道登天臺。

      此刻,pú tuán登天臺前,只有身影蕭瑟神情一言難盡的妖殿。

      妖殿收起仕女圖的扇子,回頭看了眼自己的臀部,雖然看起來毫發無傷,但是實實在在經歷了一場傷害。

      妖殿實在不懂,為何自己兩次坐去,都是遭受了無妄之災。

      反觀姬美麗二人,毫無阻攔進去了。

      難道,這是個公的?

      妖殿圍著登天臺走了一圈,研究了半天也沒研究個所以來。

      最后妖殿咬咬牙,一鼓作氣翻身躍起,坐在了pú tuán之。

      呵!倆美人靠此進去,他總不能無功而返吧?

      怎知,還不等妖殿思緒飄遠,一陣疼痛從臀部傳來,妖殿再次大叫,一蹦三尺高。

      那pú tuán竟然電了他的臀部。

      妖殿憤怒滔天,且不說匹夫一怒血濺五步,他妖殿一怒那可是要讓千族色變的。

      妖殿是個堅持不懈鍥而不舍的好孩子,一次次的坐pú tuán,一次次被丟出去。

      這里妖殿正在跟pú tuán作斗爭,那側,輕歌與神女都到了第一階的登天臺。

      九千階。

      抬眼望去,望不到頂。

      神女握住了輕歌的手,用力扣住,“不論以后,請……”

      輕歌大笑,“走!”

      輕歌豪邁,一步榻登天臺。

      這第一階登天臺,是一個空間。

      分明是個小型的空間,可是身處空間之內,能夠感到天地浩瀚。

      大雪紛紛,冰封千里。

      輕歌的眉睫皆被冰霜覆蓋,她微微一笑,忍著凍裂骨駭的寒氣,往前走一起。

      半步之距,似用了半生之力。

      寒冷加劇,同時加劇的還有膝蓋骨舊傷。

      痛……

      輕歌無力跪在了地,銀白的發,茶色的衣。

      隨著冰雪寒凍,她的身體里,一絲絲污濁之氣涌出。

      第一道登天臺,洗精伐髓,滌盡血污。

      冰肌玉膚,從某種意義來說,是這樣的概念。

      冰為骨,玉為膚,雪為發。這樣的女子,稱得傾國傾城,國色天香。

      輕歌跪了許久,在自己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一只手放在她的額,掃去冰雪。

      輕歌睜開眸,看見了神女。

      神女身沒有舊傷,她本是冰肌玉膚之人,故而在第一道登天臺沒有太大的痛苦。

      至少,沒有輕歌那樣痛苦。

      輕歌渾身下,有過許多舊傷,且不說那膝蓋骨,光是筋脈早在年少時已在擂臺斷裂過,更別說心臟還換了花……

      在第一道登天臺不可多留,時間越長,痛苦越深。

      漸漸地,神女感到不適,面色慘然,已經堅持不下去了。

      輕歌當機立斷,一把甩開了神女的手,“你先進去,我隨后到。”

      “與我一同去。”

      神女重新扶著輕歌往前走。

      輕歌眼眶濕潤,“何苦?”

      神女嫣然一笑:“我是重諾之人,我答應了赤炎大人,要把你安然無恙帶回精靈一族,所以你不能有事,否則我有何顏面回去拜見赤炎大人?”

      聞言,輕歌亦不拖拉,立馬站起,艱難而遲緩地往前走。

      “神女,這個情,我欠著你的了。”輕歌道。

      神女笑露了齒:“朋友之間,怎能說這些,走……”

      二人互相攙扶,踩著冰冷的積雪,一步一步。

      這條路,沒有盡頭。

      這個空間,沒有門。

      天和地都被白雪覆蓋,灰蒙蒙的天,像是陰影覆蓋下的亂世,腥風血雨還叫人壓抑。

      砰。輕歌昏了過去,神女眼眶微紅,手像是冰塊,已經無力抬起了。

      神女望了望四周,而后脫下外衫,丟了權杖,扯下王冠。

      神女用外衫包裹著輕歌,再用王冠的藤蔓將其綁在自己脊背,最后,神女顫巍巍伸出手把權杖撿起,當成拐杖拄地,遲緩前行。

      輕歌趴在神女肩,迷迷糊糊間,打開了雙眼。

      發現自己被神女背著,輕歌想要下來,神女說:“別動,我已經沒有力氣讓你掙扎了。”

      “你知我為何堅持不住嗎?”輕歌反問。

      神女愣住。

      “我殺過很多人。你是不是沒有殺過人,所以你干凈。第一道登天臺,是洗掉血污的。我洗不掉,放棄我吧……”輕歌嘆氣。

      “殺人……”神女抿了唇,頓在冰雪之間。

      天地茫茫,白雪紛紛,她孑然一身。

      不,她還有一人陪伴。

      神女淺然而笑:“日后,我多殺幾個人?”

      輕歌眼睛里逐漸興起驚訝之色,良久,輕歌趴在神女肩頭,呼出一口白氣:“精靈神女竟是個傻子。”

      “……”

      這樣,神女背著她,迎著逆風大雪往前走。

      “到了,到了……輕歌,你快看,我們到了!”

      輕歌昏昏沉沉間聽到了神女高興的大喊聲。

      輕歌打開雙眼,看見了一點火光。

      神女背著她,走進火光之。

      輕歌一個激靈,登時清醒。大火,無邊無際的大火。

      凄厲的哀嚎從四面八方響起。

      輕歌從神女肩跳下來,她低頭看見神女的鞋早已不見,一雙腳被凍得發紅腫大。

      神女瑟瑟發抖,即便在這炎熱大火里,也只感到了無邊的寒冷。

      神女坐在地蜷縮著身子,輕歌蹲坐下來,握住神女的雙足,放在自己的懷里。

      神女想要把玉足抽回,輕歌猛地按住,“別亂動。”

      “于禮不合。”神女漲紅了臉,憋了半天憋出這么一句話。

      “禮你個bái chī,我有丈夫的,還有個兒子,你可別對我圖謀不軌啊。”輕歌連忙道。

      神女干咳一聲,正色道:“想什么呢。”

      輕歌笑著,扶起神女朝火走去。

      冰雪,洗盡血污。

      這一場大火,鍛煉意志。

      雷電,鍛造皮肉。

      ……

      一道登天臺,是一重天,此言不假。

      輕歌與神女相依偎,走到了第十道登天臺。

      這里,是大漠。

      除了第一道冰雪,其他的輕歌都堅持了下去,而神女,卻是無法堅持。

      輕歌學著她的方法,將神女綁在自己身,拄著拐杖往前。

      只是當輕歌觸碰神女的權杖時,心里生出了一些異的感覺。

      好似,她與權杖早已合二為一。

      在精靈族,身份高貴的人都有權杖,權杖象征著不同的身份,同時,權杖內還有深不可測的力量。精靈族戰斗,得都是權杖之力。 在線讀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