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665章-痛失吾愛

      第2665章-痛失吾愛

      他的神智搖搖顫抖,已然崩潰到最后一層紙。

      一捅即破。

      隋靈歸望著現在的場面不知作何感想,心里是畏懼云神的,偏生又希望青后之人能是姬丫頭。

      畢竟,姬丫頭現在也算是青蓮人呢,她若能扶搖直上,青蓮全部雞犬升天啊。

      姬月解開了輕歌身上的披風,從虛空拿出乳白色的絨毯,把輕歌裹得嚴嚴實實。

      完成這一切,姬月把披風丟向東陵鱈,“青蓮王,謝過。”

      東陵鱈往前走了一步,接住披風時,面容從陰影中現了出來。一點淚痣,如星夜般的眸透著哀傷,像是站在徹骨之寒的雪地,看著一場無情的大火燒毀了自己的家。那種絕望感,猶如淹沒于深海的水,沒入了他的口鼻,同時湮滅了

      他的生機。

      嗷嗚!

      一道狼叫聲出現。

      當然,發出此等凄然喊聲的不是什么狼,而是擼著袖子擦眼淚的東方破。

      “美麗姑娘竟移情別戀啊,我生無可戀,我要去出家當個和尚,要不然當個道士,我再也不學醫了。”東方破凄聲哀嚎。

      姬月眸色微暗,諱莫如深,意味深長地看了眼輕歌。

      輕歌一臉無辜,她亦不知東方破是個啥玩意兒啊……

      東方破似想去與東陵鱈抱頭痛哭,東陵鱈看著傷心欲絕的東方破,不知怎的,竟也有一種想去出家當和尚的感覺。

      念頭一旦有了,便會迅速生根發芽,如何都止不住。

      東陵鱈與東方破都下意識看了看對方的腦袋,即便烏發濃密,卻都好似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光禿禿的自己。

      東方破抱著東陵鱈大哭“青蓮王,你我同病相憐,痛失吾愛啊。年少的我,承受了太多太多。”

      一聲痛失吾愛,叫東陵鱈愈發之悲傷,出家的想法更是濃烈了。

      他要出家當個和尚。

      他覺得他有佛緣。

      青蓮臺上之事的變化,讓人措手不及。

      “族長,族長,有魔族的人拜訪!”一個侍者匆匆而至。

      魔族?

      隋靈歸瞇起雙眸,今兒個倒是奇了怪了,先來了妖族,又來了魔族。

      魔族的消息倒是靈通,知道妖域派人前來青蓮,便也立馬差人趕往。

      “去把人帶來吧。”隋靈歸道。

      青蓮臺上只響起東方破大喊大叫的聲音,嚎啕大哭時還把流出的鼻血使勁兒擦在了東陵鱈的身上。

      七族老實在是看不過去了,一腳踹在東方破的屁股上,叫東方破摔得人仰馬翻。

      東方破怒吼回頭,見是七族老立馬縮頭烏龜似得做人,一看就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兒。

      那兩把彎刀可是能教他做人的。

      七族老鄙視道“胡鬧,成何體統,堂堂青蓮王莫不成要與你一同去當和尚?此等犯大忌的罪名,你怎能擔當得起?若非族之大殤,身為王者怎能隨意斷發?”

      東方破摔得屁滾尿流,眼睛發紅地望著輕歌,鼻子下方還有血跡,仰頭凄慘的喊“痛失吾愛。”

      在東方破鬧著要當和尚時,侍者已經把魔族人帶來了。

      來的魔族人有兩個,一大一小,一女一男。

      女者穿著粉衫,頭上梳著兩個牛角包。男者是個小孩,看起來五六歲大,黑眸炯炯有神。

      “魔族夜蔚拜見諸神。”夜蔚單膝跪地。在來的路上,她已經無數次與魔君說了,見到青蓮族長,不必行跪拜之禮,但也要文質彬彬知書達理。更別談而今坐在面前的是長生云神和神君青帝,跪拜之禮是免不了

      的。

      夜蔚沒有注意看,故而忽略了輕歌,一直給小包子使眼色。

      小包子左看看右看看,而后雙手有模有樣的作揖,款款躬身行禮“魔君姬曄,見過諸君,初次見面,諸君不要給我一點東西嗎?”

      噗!

      一見面就討要東西的小孩。

      夜蔚目瞪口呆,宛若石化,已是生無可戀臉呢。

      夜蔚不知,小包子這是要給娘親存嫁妝錢呢,小包子聽說,人族嫁女,需要嫁妝,嫁妝越好,婚后的生活地位就越高。

      而且經過他努力的篩選,已看中了幾個美男子,各方面都很不錯的。

      突地,小包子眼睛直直地看著前方,那是什么?

      天!

      小包子一雙小手把眼睛捂住,隨后小手瞧瞧打開指縫,黑溜溜的雙眼透過細長的指縫朝前看去。

      嗷!他沒有看錯,是娘親誒。

      那個男人,是哪家的叔叔?

      娘親這樣做,爹爹知道嗎?

      小包子便站在原地與姬月大眼瞪小眼,不止如此,周遭的人全都看了看小包子,又看了看姬月。

      且慢……這兩貨,怎么生得一模一樣?鼻子眼睛嘴巴,幾乎如出一轍,只是瞳仁的顏色不大相像。

      小包子氣勢洶洶往前走,走至桌前,指著姬月,問“你想當我爹?你有錢嗎?”

      氣氛一度陷入尷尬之中。

      怎么說呢,神君青帝是很有錢的。

      但是,魔君的娘親是誰呢?

      心情壓抑的神女突地看了看輕歌,仔細瞧去,魔君與輕歌還是有幾分相像的。

      “魔君,你的娘親是誰?”神女問道。

      小包子似沒聽見,看見自家娘親坐在一個臭男人的腿上,那等憤怒幾乎能把妖域給摧毀了。

      小包子越過鎏金桌子繞到了輕歌面前,小手猛地展開,軟軟糯糯委屈道“娘親,曄兒要抱抱。”

      神女只覺得神魂顛倒,呼吸急促,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她一直都知道,輕歌有個五歲的孩子,還有個丈夫在長生界。

      只是她們都錯了,那個男人,是神君青帝!誰也沒有想到。

      神女苦澀笑。

      她愛慕東陵鱈,東陵鱈對輕歌情有獨鐘。

      她打算放棄東陵鱈,卻發現被指定的未婚夫,竟是輕歌孩子她爹。

      只得嘆一句造化弄人啊。

      娘親?

      一時之間,姬月并沒有反應過來姬曄與自己很是相像。

      那一句娘親,叫得姬月風中凌亂。

      他才離開多久,她連孩子都有了……尤其是姬月腦海里那個千年老妖,再度出現,發出刺耳嘲諷的聲音“看吧,她連兒子都有了,她根本就不愛你,又是青蓮王,又是東方破,如今連孩子的父親是誰都不知

      道,嘖嘖,青帝,你死心吧,這就是個放蕩不堪水性楊花的女人啊!”姬月盯著小包子看了許久,發現這廝與自己還挺像的。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