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666章-我可以繼承你的家產嗎

      第2666章-我可以繼承你的家產嗎

      “這位叔叔是誰?”小包子指著姬月問道。

      輕歌愣了,無奈“你爹……”

      “我爹?”小包子雙眼發亮,接受能力很快,躬身行禮,小手掌小拳頭有模有樣的拱起“爹爹你好,初次見面,請給個紅包。”娘親說,紅包是重禮。

      姬月“……”

      他到底是孤獨了萬年的人,突然之間多出個五歲大的兒子,他有點彷徨有點懵。

      懵了過后,姬月卻是滿心喜悅,再便是心疼。

      他的姑娘啊,在他去往長生的這些日子里,究竟吃了多少苦難,受了多少煎熬呢。

      姬月顫抖著手,一股腦把空間寶物里的寶貝,堆積如山擺在桌上。

      “任由我挑選嗎?”哇,這個爹爹好大方,比云叔叔還大方。

      “全部給你。”姬月笑著說。

      小包子倒是不客氣,把姬月拿出的寶貝,全部收下。

      “這位爹爹很棒,出手很大方,我準許你做我的大爹爹。”小包子道。

      大爹爹?姬月蹙起眉頭,怎的說來,還有二爹爹三爹爹?

      姬月只覺得脊椎骨發涼,有一股莫名的恐懼感衍生而出。

      姬月只敢看著小包子,欣賞那與自己如出一轍的盛世美顏,卻不敢上手觸碰。

      好小的奶娃娃,好像個瓷娃娃,一用力便會碎了的那種。

      “好了,現在你可以把娘親還給我了嗎?”小包子收起了所有的禮,這才說道。

      姬月干咳一聲,沒由來老臉一紅,輕歌也實在不好意思了,索性站了起來。

      小包子仰著頭張開雙手,輕歌寵溺地笑著,蹲下身子將姬曄抱了起來。

      “娘親,曄兒近來修習了魔族秘法,還讀了書。”小包子依偎在娘親懷里。

      輕歌揉了揉小包子的腦殼,“曄兒真乖。”

      這其樂融融和諧溫馨的畫面,竟叫青蓮臺的諸多人瞠目結舌,驚的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東方破看著這一幕,收起了大哭的表情,突然哀嚎“原來美麗姑娘兒子都這么大了,英俊兄,你坑人啊……”殊不知,九辭從未說過招攬妹夫之話,便是招攬,也不會招攬

      到東方破身上,奈何東方破會錯意了,人是嫌棄,他還以為是邀請,便手舞足蹈興高采烈的來了,還在想著聘禮的事,怎么著也要八抬大轎才能不辜負人美麗姑娘。

      七族老雙眼發光,他怎么也沒想到,這人族之女,有這般通天本事。

      與青帝,生了兒子?

      這……

      怪不得青帝許下十年不娶之約,原來是早有心上人。

      而隋靈歸也終于明白輕歌為何拒絕做青蓮王后了,畢竟,孩子都這么大了,要如何做青蓮王后呢?

      而且,與青后相比,青蓮王后顯然弱了一大截呢。

      隋靈歸雖然可惜輕歌成不了青蓮王后,卻欣喜輕歌能得青帝愛慕,到時青蓮豈不是跟著雞犬升天了?

      隋靈歸正做著美夢呢。

      青蓮臺邊沿的冰翎天睜大眼睛看著如膠似漆的輕歌和姬月,她看了看小魔君,突地,眼眸睜大。

      是那個賤種?!

      若是如此的話,那這個帝姬大人,究竟是何許人也?

      姬……姬美麗……這是姬王的姓。

      原來……原來所謂帝姬大人,根本就是那個女人。

      冰翎天忽然想到自己給夜輕歌下跪過,一股子火焰噴射而出,怒不可遏!

      而她也懂了云神那一句‘不以真面目示人’的話是何意思了。

      只是——

      夜輕歌為何要易容來青蓮?這其中,必有緣由。

      一定是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

      她一定要扒了夜輕歌的美人皮,看看里面的臟污惡心。

      ……

      一側,東陵鱈則是目不轉睛望著小包子。

      那個孩子,軟軟糯糯的……好像好可愛……好想……抱抱……

      東陵鱈情不自禁走過去,揉揉小包子的腦袋,“你還缺爹爹嗎?”

      可謂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登時,諸多人看向東陵鱈,尤其是輕歌,嘴角瘋狂抽搐。

      姬月瞇起雙眸,眼底一片凜冽的殺伐。

      姬月以為,自己兒子起碼跟自己一條心,怎知小包子仰頭看了看東陵鱈,又看了看姬月,才道“你有天材地寶嗎?”

      “有。”

      “你能下得廚房上得廳堂嗎?”

      “能。”

      “你會對我娘親好嗎?”

      “會。”

      “我可以繼承你的家產嗎?”

      “可以。”

      “……”

      眾人無語,汗顏,這都是什么鬼問題啊?

      偏生倆人對話俱都一本正經,話說回來,小娃娃怎能覬覦別人的家產呢,而且青蓮王怎能回答的這么干脆。

      隋靈歸甚至可以預見,青蓮王……會把青蓮給敗了。

      小包子摸著下巴宛如一個沉思者陷入思索中。

      “那好吧,二爹爹的位置給你,等我繼承了你的家產,我再叫你一聲大爹爹。”小包子極為認真,說得一本正經,姬月只覺得這娃娃坑爹啊……

      東陵鱈抱起了小包子,眉目含笑,軟軟的小娃娃,天真無邪。

      小包子皺眉“你還沒把天材地寶給我呢。”

      “等等全部給你。”東陵鱈毫不猶豫道。

      聞言,一眾青蓮骨干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隋靈歸和七族老瘋狂地咳嗽,那個……王上……你真的不要考慮一下嗎?

      喜當爹啊?

      ……

      姬月幽怨地望著東陵鱈,這廝跟自己搶媳婦搶了幾年還樂此不疲就算了,如今連兒子都搶。

      姬月再看著在東陵鱈懷中的兒子,有著淡淡的憂傷。

      敗家子坑爹啊,胳膊肘怎能往外拐?

      姬月痛心疾首,只好像自家姑娘投去求救的目光。

      輕歌咳了一聲,沉下眼眸,瞪著姬曄,略帶威嚴道“曄兒,不許無禮。”

      聽到娘親的話,小包子立馬乖乖可愛,從東陵鱈身上跳了下來。

      朝輕歌走去時,小包子還朝著東陵鱈勾了勾小手指,東陵鱈倒是個聰明的,立馬蹲了下來。

      如此,身高差不多了,大家都站在同一水平面,小包子亦不必仰著頭說話。小包子貼在東陵鱈的耳邊,輕聲說“我娘親不是尋常庸俗的女子,想要成為我爹爹,你可得好好努力,你還是有機會的,我很欣賞你的,至少你的長相不差,若是生個妹

      妹,那定是貌美如花。”

      小包子鄭重其事地拍了拍東陵鱈肩膀,好似是在為東陵鱈打氣。

      東陵鱈“……”這小孩,是成精了嗎?

      小包子雖然說得很小聲,但姬月聽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好好努力?

      還有機會?

      生個妹妹?

      宛如三道晴天霹靂,直擊姬月。姬月的面色黑如鍋底,適才出現的慈父情懷登時消失不見,只想著熊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 在線讀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