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679章-會咬人的狗

      第2679章-會咬人的狗

      小包子甚是軟萌,真真宛如一個軟糯的水晶包,雖然狡黠腹黑,但更多時候是乖巧懂事,故而叫人喜愛。

      譬如此時,在神女面前,小包子異常的乖,天真水汪的小眼睛一眨一眨,宛如嵌了滿夜的星辰。

      神女怕小包子從椅摔下來,輕抱小包子。

      神女的脊椎骨因受了云水水一權杖的痛打,還有天靈蓋的傷,這一抱非常吃力,神女面色愈發的蒼白,眼神恍惚,精神渙散,即便渾身是傷且萬分之艱難,神女還是抱著小包子放在了原地。

      神女抬起染著血的手,手背拭去眼尾的淚,神女吸了吸鼻子,情不自禁望向輕歌。

      淡綠如煙的眼眸,更像是寒星下的寶石,璀璨,生輝,美麗,神圣。在這一刻,那雙綠眸里,更多的是無望,向生而死的幽暗。

      淡如水,深似火。

      羈絆與情,皆在無言。

      神女忍著脊椎骨破裂的疼,挺直了脊背,宛如青松傲立雪。她揚起高傲的頭顱,清風吹過青蓮臺時,神女與輕歌相視一笑。

      后會……無期……

      她這一生,太過悲哀。

      精靈族有諸多權勢派別,她不過是權力之間的衍生物。

      未成為神女的過去十幾年里,她生活在陰暗里,像她這樣的精靈有千千萬萬。

      唯獨,她成了神女,她能熬出來,她可以像初升的朝陽一樣散發光彩,似那絢爛的晚霞,清明的皎月……

      初見東陵鱈,她的心微微一動。

      她知,她不能心動,身為神女,對旁的男子心動,將會跌落深淵至萬劫不復。

      若是心動,便要碎了這顆心,斷了來生的情和路。

      無數個夜晚,她告訴自己,唯有嫁給青帝,成為長生界尊貴的女人,才能擺脫眼前的桎梏枷鎖。

      關于青帝的種種傳聞,讓她極其厭惡青帝,興許,歸根究底還是她不愿。

      青蓮臺,見到青帝時,她的雙眼散發著光亮,倒映出矜貴清雋的青帝身影。

      神女是高興的,因為,與她相伴余生的男人,不是頭油膩的豬。

      她坐在青帝的身旁,朝青帝敬酒,青帝不搭理她,分明是個邪佞入骨的人,偏生寒冷的像是一陣冬日之風。

      她不在乎,畢竟,一場聯姻,怎有愛情?

      那時,云水水得知護心陣法由輕歌所獻,便打算賞賜輕歌。

      輕歌猶豫許久,提著裙走向她,她以為是走向她,她從未想過,輕歌曾說過的那個男人會是青帝。

      輕歌提起黑鳳裙,轉了一圈,問她好看嗎。

      神女喜不自勝,忙不迭點頭,那時,她還在想,等她成為青后,第一件事是想盡辦法讓輕歌來長生,找到輕歌的丈夫。

      我要他。

      她說。

      那簡簡單單的三個字,以及那慵懶隨意的一指,卻叫全場震驚而沉默。

      神女愣住了,腦子里分明一片空白,卻不知為何,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流。

      云水水要她為妃,可她怎會去搶自己朋友的男人?

      怎能?

      她跪地磕頭,語氣堅決:永不為妃。

      三次拒絕,激怒云神。

      她知,此去精靈一族,再無回頭生路可走。

      夜輕歌,我手里的屠刀,永遠不會砍向你,永遠……

      神女站在青蓮臺,身著碧衣,外攏翠煙紗,手握精致奢華的權杖。

      寒夜徹骨,已是后半夜,夜色不再那么濃郁,隱約可見淡淡的光自天邊的盡頭亮起。

      神女咧開嘴笑,露出了雪白的牙,淡綠的眸,流出一行清淚。

      人生啊,真是無望。

      神女拄著權杖,走向云水水。

      輕歌緊皺著眉頭,看著神女的背影,袖下的雙手緊緊攥起。

      神女是精靈族人,她無權插手。

      一旦神女離開,便是死路一條。

      云水水忍耐多時的怒氣,最終會宣泄在神女身。

      如此,神女有死無生。

      妖蓮是姬月的母親,她不愿妖蓮再度出手,然而……

      她又怎能眼睜睜望著神女踏步死路?

      云水水笑望著神女緩步走向自己,這個女孩,分明遍體鱗傷,滿面鮮血,頭淡綠的發,頂部的血跡已經干成了深褐色,脊椎骨也破了,還能保持這份綽約風華,實在是叫人吃驚。

      云水水暗暗點了點頭,頗為欣賞,到底是她選出的人,果然甚好。

      然——

      下一刻,云水水的雙眸迸射出兇光,那一雙水藍的眼睛,像是毒蛇的凝望,死神的注視,充斥著兇戾之色,狠狠瞪向神女。

      她費心挑選出來的狗,竟會反咬主人一口?

      會咬人的狗,該死!

      永不為妃?該死!!

      云水水深惡痛絕,失望透頂。

      若非神女執意如此,她又怎會得罪了妖蓮。

      她的初心不過是想讓精靈族人嫁給青帝,哪怕當個榻玩.伴都是極好的。

      準確來說,追溯精靈族的歷史,從萬年前開始,精靈族的確愛美,但病態的愛美之所以根深蒂固,還是云水水起的頭。

      神女欲踏出青蓮臺,一只雪白細膩的手搭在了神女的肩頭。

      神女漸漸回眸,兩行淚流出,那一刻,清晨的第一縷曙光灑在輕歌的臉,黎明破曉,東方出現了一輪象征著希望的朝陽。

      輕歌將神女橫抱在懷,轉身便走。

      “輕歌?”神女驚詫。

      “混賬,放肆,你在做什么?!”云水水怒。

      輕歌腳步止住,背對著云水水,仰頭看了眼天頂,笑道:“云神,你還不如一個孩子嗎?你沒聽見我兒子說嗎,神女有傷,需要治療。”

      說至此,輕歌頓了頓,腳步微轉,一寸寸地回過身去,臉浮現xié è戲謔的笑,雙眸似帶挑釁直直望向了云水水:“晚輩聽說,云神深愛族人,即便踏步長生,卻也從不忘記精靈族人。怎么,難道傳言皆虛,云神是個不愛惜族人,百倍虛偽的女子?云神既貴為長生云神,又怎會不知再不治療,神女便是活了下來,此生都要落下病根,影響這一生,還是說,只因神女一句永不為妃,云神便恨不得自己的族人生不如死?若是如此,云神,您可真是個……讓人感到惡心的人呢。”

      既已撕破臉,輕歌不介意再在云水水的傷口撒鹽。

      若說妖蓮的彪悍大罵讓云水水惱羞成怒罷,那么,輕歌這一針見血妙語連珠的話,卻叫云水水險些失去了理智,對眼前這個放肆言語的晚輩恨之入骨,恨不得將其烈火烹油,碎尸萬段!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