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699章-情愿死在他的懷抱

      第2699章-情愿死在他的懷抱

      南熏萬萬沒想到,有沐清和十八殿的士兵在旁,有人敢祭出刀光劍影,要她血濺。

      奈何,即便有沐清這樣的高手保下了南熏一條腿,那側輕歌明王刀猛然砸地,固若金湯甚是堅硬的牛花地石,竟是被鋒銳的明王刀砍出了一條深深的溝壑,滾滾塵煙從中漾出,南熏只覺得與死神擦肩而過,靈魂震悚,宛如晴天霹靂,杏花般的眸子里堆滿了恐懼之色。

      難以想象,那樣石破驚天鋒芒全綻的一刀,若是砍在了南熏的腿上,只要一瞬,便能讓她腿部一分為二。

      南熏一陣后怕,脊背上有冷汗潸潸而流。

      正在南熏驚恐地望向輕歌時,輕歌并未將明王刀從劈砍出的溝壑中拽起,而是攥緊刀柄,以刀尖抵著溝壑深地,整具身軀飛掠而起,修長雙腿劃過長空,一記鞭腿狠狠砸在南熏的側腦。

      南熏吐出一口鮮血,身體猛然震顫,朝旁側倒飛,在半空勾勒出一個弧度后砸在了地上。

      輕歌身似飛燕,流星追月般掠了出去,好似離弦之箭,氣勢駭然驚人。

      輕歌拽起南熏的頭發,將其的面頰砸在傳動陣法臺的石避。

      南熏發出驚恐的尖叫聲,早已沒了精靈族公主的儀態。

      滿面痛苦,鮮血糊了眼睛和睫翼。

      忽而,輕歌手下再一個用力,拽其青絲往后,迫使南熏仰起頭來,露出一張滿是鮮血的面頰。

      輕歌一腳踩在南熏的肩膀上,身子微微前傾,邪惡笑道“既已跪下,叫聲爺爺,饒你一命。”

      比羞辱人?她還從未輸過。

      神女是她放在心尖尖兒上的人,怎能由南熏欺了去。

      神女有自己的固執,即便一道口諭將神女貶為下三等精靈,神女依舊無怨無悔。

      這樣好的神女,豈由他人踐踏?

      輕歌血紅了一雙眼,滔天的怒氣殺機似化作颶風席卷這片天地,就連穩固的傳送陣法臺在狂風之中好似也在以極小的幅度顫動著。

      “放肆!住手!”沐清一怒,三千士兵蜂擁而去,刀刃劍口全都指向輕歌。

      神女波瀾不起的神色里,終于有了一絲焦急之色。

      “輕歌……”解碧瀾眼眶濕潤,薄唇緊抿。

      輕歌張揚而笑,銀發在風中飛舞,回眸一笑,邪肆殘酷“沐清大人,把你的人帶下去,否則,下一刻,這公主便是人頭落地了。”

      說話時,輕歌手中的明王刀,橫在了南熏的脖頸上,與南熏細膩的肌膚緊緊相貼。

      只要她使上力道,眼前的美人便會身首異處。

      南熏恐懼到了極致,脖頸上傳來的刀刃冰涼之感,叫南熏的身體宛如篩糠一般抖動。

      輕歌一手握刀,一手擒住南熏的下頜,望著南熏滿是傷口的臉,肆虐笑道“公主殿下,你怕死嗎?”

      “你想做什么……我可是神月都的公主!”南熏尖聲道,又因恐懼,聲音顯得有些發顫。

      輕歌仰頭清寒而笑,旋即低頭冷冽地望著南熏,一腳踹在南熏傷口連連的臉頰。

      “公主如何?我要你三更死,你有命活到五更?”

      正在輕歌踹一腳過去時,沐清打了一個手勢,三千十八殿神月護都士兵齊齊往前,刀槍劍戟,寒光清冽,刺目閃爍!

      便在他們齊齊朝輕歌出手時,輕歌手中的明王刀,再次貼合在了南熏的脖頸上。

      “誰敢往前?”

      一聲冷喝,驚住三千士兵。

      輕歌驀地看向沐清“公主的命若有損失,只怕是沐清大人的罪過了。”

      沐清鐵青著一張臉,難以想象,一個星辰境的修煉者,竟有如此爆發力,敢在神月都興風作浪!

      輕歌再一腳踹向南熏,南熏bèi pò跪在了神女面前,輕歌的腳掌踩在南熏的脊背,逼迫南熏跪地磕頭。

      “夠了,休得侮辱!”沐清大喝。

      “侮辱?”輕歌挑眉,眸光妖冶“沐清大人,公主殿下不懂事,我這是在教她品德。”

      沐清的面色愈發之黑,宛如鍋底,正瞇起一雙寒眸,鋒利似刀劍。

      輕歌把明王刀插在地上,蹲下身子,動作溫柔小心,橫抱起解碧瀾。

      解碧瀾望著女子的側臉,一行清淚流出。

      這世上,恐怕也就只有這么一個人,會不要命的維持她那不值錢的尊嚴。

      “哭什么。”輕歌蹙眉,臉頰蹭了蹭神女的面龐,擦去才滑下的淚水。

      沐清抓到了破綻,正欲出手而來,便見插在牛花地石上的明王刀稍稍一動,竟是拔出了地面,一刀抵在南熏的天靈蓋上。

      這一舉動,再度讓沐清和三千護都士兵止步。

      輕歌懷抱著解碧瀾,笑望沐清“沐大人,告辭。”

      正欲走上傳送陣法,便見一道身影飛掠而來。

      那人身著青色蟒袍,身子飛掠之時,衣袍之上似有蟒蛇出洞。

      是神月十殿王之一,五殿王雷神殿王。

      雷神五殿王斷了一臂,斷鼻處的袖子沒有實物,隨著陣陣狂風而來回擺動。

      輕歌記得此人,云水水出現時,神月都派去青蓮的一列族人之中,便有這個雷神殿王。

      當時氛圍劍拔弩張,妖蓮與云水水勢如水火,雷神殿王只因替云水水說了一句話,便被妖蓮削斷了一條臂膀。

      雷神殿王看見輕歌,怒不可遏。

      有妖蓮在,雷神殿王自不敢動手,而今妖蓮不在,雷神便將那斷臂之仇算在了輕歌的頭上。

      “傷吾神月公主,如此猖獗,如此放肆,不知所謂,混賬丫頭,本王今日要教你如何做人!”

      雷神殿王并非徒有虛名,之所以在妖蓮面前不敢呼吸,那也是因為長生妖神過于強大。

      雷神殿王腳踏黑云而來,云中電閃雷鳴,似風雨來臨前。

      雙臂展開,有著青蟒交纏,蟒蛇張開血盆大嘴,竟有惡狼一般的獠牙,而那蛇信子,竟不是褐紅色的,而是一道閃電光火。

      雷神殿王,五千歲壽元,七歲壽元時得到雷電天術之力,從而修習雷電。

      五千年的雷電領悟,以至雷神王在精靈族叱咤風云。

      天術,并非妖域獨有。

      九界以上,千族之中,只要是不屬于人族的種族,皆可領悟四大天術。

      雪、雷、電、風……

      雷電并非一種,而是兩種天術。

      這雷神殿王便是掌控兩種天術。

      當雷電殿王攜殺伐冷意而來時,臂上兩條青色巨蟒沖了出去,直奔輕歌。

      巨蟒身上纏繞著嗤嗤作響的青電,亦有轟隆隆的雷聲震耳發聵。

      仔細聽去,雷聲傳自于雷神殿王的腹部。

      輕歌警覺起來,頭上黑云壓天摧城,雷電如龍,青蟒獠牙,她卻立在牛華地石,橫抱著解碧瀾。

      解碧瀾雙手環著輕歌的脖頸,抬起一張臉,淡綠如瑪瑙寶石般的眼眸,倒映出一片末世之景。

      閃電,驚雷,風云,黑夜。

      “輕歌,不必管我,快走……”解碧瀾急道,欲要推開輕歌,輕歌卻是緊抱著她,猶如一座巍峨的高山,任由雨打風吹,卻是絲毫不動。

      許久過去,神女紅著眼望向輕歌。

      輕歌仰起頭,笑了,眼中逐漸浮現狂熱之色!

      “好雷,好電,我倒想試試我的雷電之力,可否與之一較高下!”

      輕歌說到便做,雷厲風行,旋即腳踏浮云步伐,掠至東陵鱈面前,動作快速而溫柔的把解碧瀾放在東陵鱈懷中。

      “青蓮王,照顧好我的姑娘。”

      東陵鱈本欲抗拒,聽見輕歌風風火火且張揚的話,動作止住,低頭與解碧瀾大眼瞪小眼。

      神女的眼睛很好看,大多數的精靈族女子,都有著寶石般的眼眸,可給人的感覺像是虛有其表。

      神女的瞳眸,則是演繹了何為孤傲高貴的精靈,即便深陷泥濘,哪怕跪在地上,依舊掩不去那一身絕代華貴的風華。

      神女快速地眨眼睛,即便心里擔心輕歌,可還是止不住的心臟跳動。

      第一次……

      第一次靠得這么近。

      心臟快要飛出去了。

      情愿……

      情愿就這樣死在他的懷里。

      東陵鱈懷抱是一座墳墓,還未死,就已葬在此處。 在線讀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