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02章-乘轎而過

      第2702章-乘轎而過

      神月都的街道是用繁華都形容不出的美。

      精靈一族,在乎美感,從自身容貌,到行為舉止的優雅。

      他們居住的房子,大多是用藤蔓與晶石打造而成。

      街道兩側,有美麗的精靈販賣著稀奇之物,有俊美的男子騎著小鹿穿越而過。

      是的,精靈族們不屑騎馬,于他們來說,高頭大馬,過于丑陋。

      便是出行用的‘馬車’,都是用雪鹿或靈蝶拉行。閻碧瞳牽著靈鹿走在街道上,靈鹿之上,輕歌面容美艷,清冷張揚,神女的發與眼眸都是一個顏色,與大多數精靈的深綠不同,那是一種淡淡的綠,給人孤傲超俗的感覺



      對于輕歌所說的驚喜,閻碧瞳心中沒有太大的波瀾。

      閻碧瞳這一生,經歷了太多。

      年少時意氣風發,鮮衣怒馬,勢必要做一個俠女。

      那時,她一支驚鴻舞,不知跳進了多少人的心里。

      面對當年的洶洶四國,她劍挽狂花,諸國皆跪!

      懷孕時,她也曾想過,如果是個男孩,定要仗劍天涯,頂天立地。若是個姑娘,便養在閨閣,平安如意。

      后來,二十年的囚禁生涯,磨滅了她的意志,打斷了一身鐵骨。

      縱身烈火窟,浴火涅槃后,她自鳳唳九天。

      此時于她而言,看透了許多,沒有什么比自家孩子還重要的了。

      靈鹿停在赤炎府前,輕歌躍下靈鹿,隨即朝神女伸出手。

      神女眉頭輕蹙,猶豫不決,那一道口諭,似還響在耳邊,記憶猶新。

      ——即日起,神女解碧瀾,貶為下三等賤靈。

      精靈一族,下三等賤靈堪比牲口的存在。

      輕歌見神女一動不動,神情恍惚,嘆一口氣,旋即握住神女的手,稍稍一個用力,神女朝她撲來。輕歌一把摟住神女柔軟的腰部,又護住了神女受傷的脊椎骨,見神女睜著淡綠眼眸無辜地望著她,輕歌不由一笑,捏了捏神女的鼻子,說道“從今往后,為自己而活,何

      必在乎他人眼光,理會那世俗的枷鎖?下三等賤靈有什么,便是一頭牲口若是成精也有威力,生命的價值不在于無限貶低,而是在于不斷突破自身。”

      輕歌放穩了神女。

      神女依舊恍惚。

      這世間,難得有神女這般通透的人,通透到,可以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承認自己是個賤靈。

      神女一向隨遇而安,即便城府之深,卻不肯心藏陰毒。

      輕歌望著神女的側臉,抿緊了雙唇。

      在赤炎府的門前,有來來去去的精靈,或是獨立行走,或是成群結隊,偶有歡聲笑語傳來。

      突地,所有精靈在此刻都震驚住了。

      輕歌單膝跪地,面朝閻碧瞳,揚起了清風春露般的笑臉,雙手拱起。

      即便跪地姿態,卻始終桀驁不馴,張揚如火。

      “嗯?”閻碧瞳有一瞬的錯愕,不知此意。

      “赤炎大人,我雖為人族,但與神月都有不解之緣,懇請赤炎大人,賜我加入精靈一族。”輕歌道。

      聞言,四周的精靈們,輕蔑冷笑,不屑一顧。

      又是一個想要高攀精靈族的。

      遠處,有一座靈蝶載行的奢華轎輦停下,轎輦內,坐著倆人。

      男子雙鬢發白,卻是面如冠玉,俊美無儔,旁側的女子雍容自貴,氣質出塵。

      這二人,男子乃殿王之一,女子則是王妃。

      王妃掀起轎輦上翠煙色的輕紗,一雙幽綠的眸望向了赤炎府的門口,眼里皆是好奇之色。

      “王,你看……”

      七殿王透過翠煙輕紗的縫隙朝赤炎府門口看去,眼底不起波瀾。

      王妃輕笑“這個人族女子,倒是有趣,聽說與青帝誕下一子,卻與神女關系甚好。如今,她竟要成為精靈。”七殿王鼻孔出氣,噴出一聲冷哼“為精靈一族,方能名正言順嫁給青帝,這樣好的捷徑,人人都想走。她明知神女乃云神青睞之人,又是青后之選,卻還如此,可見陰險

      狡詐,城府之深。可惜神女不中用,被這樣的人欺了去了。”

      于七殿王來說,這人族女子,是個極為心機的。

      不過……

      若祖爺看見了馬車內的男女,只怕會勾起那些早已塵封的往事。

      “該走了,聽說雷神那家伙,竟被這人族女子欺了,真是丟臉。”七殿王不愿再看。

      正在此時,便見赤炎府門前,傳來了輕歌高昂的聲音“懇請赤炎大人,貶我為下三等精靈。”

      七殿王目光漸變,微微暗沉,四周靈蝶揚起的翅膀紛紛垂下,轎輦并未前行。

      王妃怔愣許久,詫異“這……?”

      赤炎府,藤蔓樹,靈鹿旁,清風揚柔軟的銀絲。

      閻碧瞳不解地望著輕歌,下三等精靈……

      神女睜大眼,驀地轉頭看向輕歌,淡綠翡玉似寶石的眼眸里,淌出兩行清淚。

      輕歌面頰揚起了笑,字字擲地有聲,重復道“懇請赤炎大人,貶我為下三等精靈。”

      “不要。”神女驀地跪下,快速搖頭,抓住了閻碧瞳的手“赤炎大人,不要,她是胡鬧的。”

      “好。”閻碧瞳道。

      神女眼眸睜得極大。閻碧瞳一手一個將倆姑娘扶起,滿目慈和欣慰地看著她們“我會親自去一趟十八殿,便是貶為下等賤靈,只需要烙花即刻,而且我允許你們來神月都,誰若不肯,頭給他

      打爆。”

      聽到最后一句,輕歌嘴角隱隱抽搐,仿佛能夠感受到閻碧瞳年輕時的張揚。

      想至此,輕歌眼里燃燒著幾縷怒火和恨意。

      此怒滔天而起,此恨入骨而生!

      那二十年的非人折磨,他日定要數倍奉還!

      輕歌輕撫去衣裙上的塵灰, “便如赤炎大人所說。”

      “不行。”神女美眸噙淚,緊攥住輕歌的手“不必如此,不需要這樣,我不允許。我已入渾水,已是下等賤靈,怎能害苦了你?”“渾水有何懼?我又怎能讓你一個人去走?你記住,你若心高,這天也奈何不了你。若你自己先一步低頭,你眼里只能看到地上的渾水,而看不到遠方的青山如黛,和天上

      的白云似錦。”輕歌把手放在神女肩膀上。

      神女有心劫,若非如此,神女此生大概就這樣了。

      神女這樣的人,要么一生碌碌無為,要么登頂大道鳳臨四海。

      輕歌的話,像是破曉的曙光,猶那離弦之箭,倏地便刺破了神女的黑夜如墨。

      清淚欲流不止,神女忽而抱著輕歌,不顧形象地大哭了出來。

      這些年來,從未有人在乎過她的想法。

      那無數個黑夜,她已經習慣了受盡委屈,面對不公,依舊要從容高傲。

      只因她是一個要成為神女的精靈。

      直到此刻,神女終于嚎啕大哭,多年的不快,心內的惆悵,此刻如火山噴發,決堤的潮水,噴涌而出。

      輕歌微笑著,輕拍神女的脊背無聲安慰。

      如此,神女終于跨過了這一個劫。

      至于所謂的下三等精靈……

      輕歌回眸一笑,望著整條街的精靈,挑起細長柳眉,眸光冰冷。

      遠處的靈蝶轎輦內,七殿王與王妃恰巧看見了輕歌那張狂肆虐的回眸一笑,心被深深撞擊著,震撼著。

      “王,她很有趣。”王妃笑道“難怪神女情愿放棄青后妃位。”

      七殿王悶哼一聲,似是不愿推翻此前自己得出的結論“用來哄騙人心的雕蟲小技罷了,也就騙騙你們這類婦者,幾句話就把你們感動的淚流滿面。走吧……”

      靈蝶終于撲閃著翅膀,載著轎輦離開此處。

      至于赤炎府門前的街道,來來去去的精靈們,紛紛怔住。

      誰也沒有想到,輕歌無意的舉動,倒是惹得精靈族轟動了。

      神女與人族女子夜輕歌的金蘭之情,甚至被人制成了書,一出市面,就被哄搶完畢。

      此刻的神女,沒了心劫,亦沒有了適才的卑微。

      如輕歌所說,下三等賤靈又如何,只要抬頭,眼里就沒有那臟污的渾水,只有藍天白云一望無際。

      輕歌皺起眉頭,一手輕拍神女,卻是轉頭望向了街道東南的盡頭。

      那里,四只美麗輕舞的靈蝶,載著翠煙輕紗的奢華轎輦徐徐離去。

      在幽風陣陣中,她似是看見翠煙輕紗被雪白的手撩起,里面頭戴王冠的精靈,朝她會心一笑。

      轎輦即將消失時,輕歌目光落在了靈蝶之上。

      精靈一族,靈鹿有分種類,靈蝶亦是。

      以輕歌對神月都的了解,那載著轎輦的靈蝶,似神月殿王級別才能擁有的出行坐騎。

      會是……哪一個殿王呢?

      轎輦內的女子,頭戴王冠,應該是個王妃。片刻,輕歌便被神女微微的啜泣聲拉回了神識,一心放在安慰神女小可愛的大業上。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