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06章-我不會愛一個死人

      第2706章-我不會愛一個死人

      云鼎壇內裝著一縷骨髓煙。

      淡淡血煙,宛如輕紗薄霧。

      方獄掀掉頭上斗篷,目光陰冷仿佛毒蛇般看著云鼎壇。

      許久,方獄發出嗤聲“骨髓煙啊……真是個好東西。”

      “方大人,你是要……”李青蓮站在身后,瞇起雙眸,若有所思。

      以方獄的性子,拿到了骨髓煙,定不會與尋無淚分享。

      尋無淚開門見山,簡單粗暴,他想要的就是夜輕歌。

      而方獄一拿到骨髓煙,就召集來了尋無淚和李元侯,是想做什么呢?

      李青蓮的目光落在了桌面的資料上,那里,東陵鱈的畫像甚是俊美。

      方獄拿起東陵鱈的畫像開始欣賞,臉上堆滿了虛偽的笑。

      “青蓮啊……”

      方獄笑得讓人毛骨悚然。

      陡然間,李青蓮好似知道了方獄想要做什么,雙眸驀地睜大,眼瞳緊縮。

      “東陵鱈還愛慕著夜輕歌,你想以骨髓煙來控制青蓮王?”李青蓮問道。

      方獄把云鼎壇捧起來,親吻了好幾下,愛不釋手地捧在懷里。“以此威脅東陵王,他會放了李翠花,如此一來,有李翠花相助,區區青蓮,不是我掌中之物?”方獄臉上揚起了笑,眼中是淋漓的野心“若得青蓮,這區區諸神天域,又

      算得了什么?”

      “你便這般篤定,東陵鱈會任你擺布?”

      “至于是否由我擺布,要看他愛的有多深了。”方獄發出了夸張的笑聲。

      李青蓮望著方獄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忽然,李青蓮問“方大人,你愛閻碧瞳嗎?”

      方獄的笑聲戛然而止,猛地回頭,發紅了雙眼,惡狠狠瞪視著李青蓮“我不會愛一個死人!”

      那個女人,情愿死也不陪著他。

      這漫漫人生,他如何躲過?

      二十年來,他為了她努力變強,換來的卻是拋棄。

      他以為,二十年的時間,便是一塊石頭都會被打動,閻碧瞳卻那般鐵石心腸,拋棄他孤身一人縱入烈火窟,被活活焚燒至死。

      殿外,響起了紛雜的腳步聲。

      “怎么回事?”方獄怒道。侍女走了進來,苦著一張臉說“方大人,那楚門主又派人送來了菊花,說是以菊花表達愛慕之情,希望方大人莫要拘束羞怯了,趕緊與他共赴**。”這侍女也是個厲害

      的,能把這般的話記住,并且敢原原本本在方獄面前說出來。

      方獄周身怒焰如殺,一揮手的瞬間,侍女身體被一分為二。

      侍女的四肢臟腑皮肉肌膚化作粘稠的液體血水往下流淌,與此同時,血水漸漸蒸發為云煙消失不見,只剩下一件黛色的衣裳落在了地上。

      方獄怒得額頭青筋暴起,太陽穴瘋狂鼓蕩,胸膛此起彼伏。

      方獄一生,天不怕地不怕,死都不怕,陪著夜驚風演得苦肉計,甚至能喝下男人的尿液。

      唯獨對這個楚長歌,害怕至極,惡心至極……

      “方兒。”

      外面一道身影出現,楚長歌揚起扇子,上身只披著紅色外衫,露出了孔武有力的胸膛,下半身穿著繡著菊花的紅褲衩。

      楚長歌赤著雙足走來,充滿愛意的雙眼,含情脈脈地注視著方獄。“方兒,素日未見,你可有想我?”楚長歌合攏起扇面,變戲法般掏出一朵菊花,緩緩走向方獄“那日初見,你的氣質出塵絕倫,從此以后我便淪陷了,只想與你雙修那絕

      世一道。方兒,你可愿嫁給我,可愿與我追尋愛情的真諦,可愿來一場jī qíng的**碰撞,一起沉淪到靈魂的最深處。”

      楚長歌滿目神情,富有感情地吟詩。

      方獄滔天之怒,只是不知這戒備森森的宮殿,楚長歌獨自一人是如何闖了進來。

      楚長歌低聲輕吟“還別說,適才那個坐在輪椅上的男子,真是個好人,竟允許我進來找方兒,可見他被我的深情感動到了。方兒,你就從了我吧。”

      坐輪椅的男子。

      尋無淚!

      原來如此——

      方獄咬牙切齒。

      他覺得楚長歌的眼神過于灼熱,甚至不敢與之對視。

      太惡心了。

      惡心的隔夜飯都要吐出來。

      “滾出去……”方獄顫巍巍地手指著楚長歌,眼睛冒火,渾身都怒得顫抖。

      楚長歌望著方獄,淚眼汪汪“郎君,你好兇哦。”

      一臉呆滯的李青蓮“……”

      她跟隨方獄許久,方獄是陰險詭詐之人,玩弄權術心機,從未失敗過。

      楚長歌是第一個讓方獄無可奈何的人。

      楚長歌把菊花丟掉,掏出一本畫冊打開“我傾情所作,方兒,你看看。”

      方獄只那么看了一眼,心臟似要怒到碎裂。

      那本畫冊,惡心至極,全都是chì luǒ著身體的方獄,與另一個男人肌膚相親的畫面。

      楚長歌似怕方獄把自己殺了,扔掉畫冊腳底抹油就跑,一面跑,一面喊“方兒,你莫要被世俗的枷鎖給桎梏了,請與我共赴**吧。”

      宮殿里,傳來方獄的咆哮聲,大地好似都顫抖了三下。

      方獄一拳打在桌面,整個桌子出現不規則的裂縫,再隨著裂縫碎開無數屑片。

      屑片飛揚間,方獄猩紅著雙目,狠狠瞪視著門口。

      “我要殺了他!”

      楚長歌是光明正大來的,方獄自不能明目張膽的殺了,到底是神主欽點的弓門門主。

      方獄坐在地上一直扣著喉嚨干嘔。

      李青蓮望著方獄皺了皺眉,那楚長歌明顯是捉弄方獄,偏生方獄好似認真了,并且為之大發雷霆。楚長歌并未直接離開,而是站在宮殿外面高誦著情詞“啊……那秋日的風,像是方大人的軀體,像是那神秘而古老的書,像大人身上的衣裳,隨著風的吹拂,我翻開一面一面書頁,脫掉大人一件一件的衣裳,看見了你我愛情的真諦。那世俗的枷鎖,猶如激流狂風,阻止我們相遇。終有一日,我們的**會穿過山河,穿過激流,互相碰撞

      ,猶如那盛開的菊花兒,美麗,芬芳……”

      楚長歌是個不害臊的。

      他刻意提高聲音,以至于神域大多數修煉者聽得一清二楚。

      在宮殿內干嘔的方獄聽到楚長歌的話,再想象了一下**碰撞的畫面,再度干嘔起來。

      這一刻,方獄的眼睛猩紅如血,像是魔鬼的眸子,瞪大如銅陵,充血而可怕!

      李青蓮朝殿外的方向看去,不得不說,這個楚長歌還挺有才的。

      方獄頭疼劇烈,一頭撞在柱子上。

      他是個偏激的人,而楚長歌的所作所為,恰好刺到了他偏激的點兒。

      “方大人,我有幾條褲衩不見了,是不是被你所盜了。我便知道,你愛著我,你亦想解開我的衣裳,是不是?”

      楚長歌說完就溜了,臉上是極為痛快的笑。

      至于方獄……

      在地上干嘔個不停,突地捂著胸口,吐出了一口血,雙眼一黑,昏死了過去。

      “方大人?”李青蓮愣住了。

      ……

      尋無淚離開諸神天域后,并未回到九界,而是去了妖域。

      妖域以南,一片荒蕪之地。

      一只巨大的美麗的鳳凰,坐在光禿禿的河邊。

      這里,無花無草無樹,荒無人煙,只有一條河,貫穿了兩側的荒蕪。

      尋無淚轉動著輪椅,出現在荒蕪地。

      那鳳凰不為所動,銅陵般大的眼眸,直直望著不起波瀾的河水。

      “真女?”尋無淚出聲了。

      “姬王還活著。”

      鳳凰化作一身著雪色輕紗的女子。

      冰翎天一揮袖,回頭望向尋無淚“妖后騙了我,你可有騙我?你們都說,姬王愛我,可他為什么,對我如此冷漠殘酷?”

      “姬王還活著?”尋無淚錯愕。“看吧,你們都在欺騙我,你們把我當成一個白癡。你們都認為姬王死了,故意騙我姬王生死未卜,讓我成為姬王妃,用我鳳族的力量來守護妖域。尋無淚,你好啊……”冰

      翎天咬牙切齒。

      青蓮臺上,她就是個尋常的女子,看見了自己的丈夫,故而滿心欣喜。

      她被欺辱,姬月無動于衷。

      她走向他,他面無表情。

      姬月看向她的眼神里,只有野獸般的冷血,以及無情殘酷,絲毫沒有"qing ren"之間的愛意。

      那一刻,冰翎天交織的美夢支離破碎。

      夢醒了。

      只有無盡的冰寒。

      這一切,不過是她在自欺欺人。

      如今看來,姬王妃,像是個笑話。

      青蓮帝姬,竟是夜輕歌?

      她朝著夜輕歌跪地磕頭乞求討好的樣子,可憐極了吧。

      夜輕歌從來不在乎她這個姬王妃,因為那個男人,是青帝啊!冰翎天的身子在涼風中顫抖著。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