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11章-砍掉雙肩,以卸重責

      第2711章-砍掉雙肩,以卸重責

      神月大宮一道旨意下來,明月才入了夜,便聽見五面城門逐漸關閉的聲音。

      咔嚓。

      咔嚓。

      沉重的城門緩緩移動。

      ……

      最終,隨著轟然一聲,猛地合上。

      深夜,在神月都,整座城池都陷入了狂歡之中。

      他們將五彩斑斕的晶石,懸于藤蔓,吊在長街。

      一眼望去,似深夜的霓虹,刺目耀眼。

      七殿王之子軒轅宸與云神之女上亭公主的婚禮,轟動了神月都。

      這是距百年前的一位精靈女子嫁于長生,精靈族與長生界再一次結下qín jìn之好,那等熱鬧非凡,自是可以想象的。

      精靈族人,不論男女,容貌才情遠非他族可比,每隔數天就有個節日,一道節日時分就要載歌載舞。

      長生界只能與精靈族聯姻,這是輪回神訂下的規矩。

      至于中間為何百年之久沒有聯姻,更多是因為,長生強者的婚配對象,除卻精靈族外,還有長生界內的諸神可以選擇。

      大多數的人,還是會選擇同類強者結成修煉伴侶的。

      再者說了,長生界,唯有實力出眾,地位崇高者,與精靈族聯姻,才能壯大精靈一族。

      至于最普通的強者,云水水也看不上。

      說到底,云水水到底是輪回之妻,長生上神,又不是個拉紅線的月老媒婆,或是龜公老鴇。

      與他人的興高采烈相比,赤炎府則是一片黯淡。

      吃飽喝足的雷神拍拍鼓起的肚皮心滿意足往外走,走上雙翼靈鹿前,還打了個很長的飽嗝,似忘了被宰九百萬元石之事。

      當赤炎府門合上,諸多的人,心思惆悵。

      解碧瀾皺起眉頭,如今的她,沒了權杖,又無神女地位,不能幫助輕歌。

      正在滿街狂歡時,一個雷聲,嚇壞了諸多精靈。

      大雨滂沱,雷聲嗡鳴,東陵鱈的房門再次被東方破敲開。

      東方破抱著被子進來,可憐兮兮望著東陵鱈。

      “東方醫師?”東陵鱈極好的性子。

      他到底是一代青蓮王,之所以對東方破如此耐心,歸功于東方破在武道場揭穿了夜歌的真面目。

      一想到夜歌肚內孩子不是自己的,東陵鱈便是心曠神怡恨不得長嘯一聲。

      東方破左看右看,抱著被子飛速轉進去,關上屋門。

      “青蓮王,借寶地住一晚,在下……怕雷。”東方破擠出了眼淚。

      東陵鱈打開窗戶望向了天,看這天氣,至少有一晚上的電閃雷鳴。

      輕嘆一聲,提上兩壺小酒,陪著東方破飲酒暢談。

      他倒不是陪著東方破胡鬧,只是他看到了,東方破雙眼深處的恐懼。

      他不知東方破為何如此怕雷,卻知,雷聲響起的那一瞬,東方破整個人散發而出的悲戚,讓東陵鱈有所不忍。

      “為何如此怕雷?”東陵鱈問。

      東方破眨眨眼睛,喝了喝小酒“謊話說多了,怕被雷劈死。”

      “謊話說多了,不會被雷劈,但會忘了真話。”東陵鱈淡淡道。

      東方破一愣,臉上的笑止住,恰好雷聲響起,電光閃爍。

      暗青色的電光,映照在他慘白的臉上,空洞的雙眼里,倒映出曾經血腥的畫面。

      屠夫,砍刀,父母,尸體,床底,血液……

      這些詞,匯聚在一起,便是永世難醒的夢魘。

      東方破忽然望向東陵鱈,問“若有人,將夜姑娘亂刀砍死,你當如何?”

      東陵鱈喝酒的動作一頓。

      他坐在墻壁旁,優雅執起酒杯,渾然天成的貴氣,完美流暢的線條輪廓。

      本是憂郁湛清的眼眸,在聽到東方破的話那一瞬,一雙眸子,陡然間陰郁森然,幽冷凜冽。

      似兩把深藏在寒夜里墳墓下的兇器。

      那一瞬,便是大雨,天雷,都凝固住了。

      等東陵鱈眉眼溫柔如常時,一切,恢復常態。

      東陵鱈仰頭,碎發陷入陰影,又被微風揚起,借著淡淡月光,將輪廓影子映在墻上。

      一杯酒入腹。

      東陵鱈舔了舔唇,微笑道“不會有那么一天的,除非我死了。”

      東方破不明白此話何意。

      東陵鱈臉上揚起了笑容。

      永遠,不會有那么一天。

      只要他還活著。

      只因,他會拼了這條命保護她。

      “若有那么一天呢?”東方破忍不住追問道。

      東陵鱈微微凝眉“那就,毀了這個世界好了。”

      東方破一愣,震撼而驚詫地望著東陵鱈陷入黑影而陰郁的側臉,諱莫如深的眸。

      眼前之人,可是青蓮王啊……

      他曾有幸去過三鼎之戰的地方,見過殘缺的壁畫,那里詳細記載了當年的戰斗。

      尤其是青蓮王此人。

      肩負天地重責,守護天下眾生,是正道浩然大義之人。

      萬年的時間,究竟改變了什么。

      難以想象,這樣一句話,會從青蓮王的嘴里說出。

      “青蓮王是在說笑?你所說之言,與你肩上責任,背道相馳。”東方破道。

      “砍掉雙肩,以卸重責。”東陵鱈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激起了東方破的沉思。

      當電閃雷鳴時,東方破沒有恐懼害怕,而是在回味東陵鱈的這一番話。

      砍掉雙肩……

      “為了一個不愛你的人,值得嗎?”東方破問。

      “她愛我。”東陵鱈說。

      東方破蹙眉“她已與他人相愛,如何談你?”

      “為何非是男歡女愛的愛?”東陵鱈笑道“她與我,不是"qing ren"之間的愛。”

      東方破怔住。

      這世間,還有別種愛嗎?

      ……

      次日,東方破提著酒找到了輕歌。

      輕歌正在大院內修煉,看見東方破,愣了愣。

      東方破眼底烏青一片,可見昨夜難眠。

      “夜姑娘,在下問你一個問題。”東方破問。

      “有話快問,有屁快放。”輕歌冷著臉說,她還要修煉呢。

      東方破的話梗在咽喉,上不去下不來,臉色好是難看。

      良久,東方破才弱弱地說道“如果有人把青蓮王亂刀砍死,你當如何?”

      同樣的問題,一個昨夜,一個今日。

      雨后的白日,空氣都是潮濕的,混著一種泥土的味道。

      “你詛咒我家東陵?”輕歌不由分說,一把明王刀點在了東方破的額頭。

      東方破嚇得瑟瑟發抖,都要哭了“夜姑娘……在下……在下……”

      輕歌把刀收回,“不會有那么一天的。”

      東方破微怔,卻見朝陽之下,女子殘酷一笑“誰敢動他,我殺其九族,挖其祖墳,斷其骨頭!”

      “若真有那么一天,一定是因為我死了,沒人去保護他了。”

      風來,刀刃入地,塵煙四起。 在線讀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