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12章-噬火煙

      第2712章-噬火煙

      東方破雙耳之間,一陣嗡鳴,腦海里俱都是空白之色。

      此時此刻,東方破似是明白了東陵鱈的話。

      這世間之愛,并非只有"qing ren"的愛。

      東方破望著眼前張揚清麗的女子,心被狠狠撞擊著,深深震撼。

      輕歌坐在明王刀旁開始修煉,四大天術淬體,身體會得到強化。

      從筋脈至皮肉,從鮮血至臟腑,再由四肢到百骸。

      隱隱之間,輕歌能夠感受到身體內傳來質的變化。

      這日,深夜,輕歌修煉完畢,沐浴過后走進屋內,才端起一杯茶喝了,尚未入喉便盡數吐了出來。

      與之吐出的,還有一口鮮血。

      輕歌的身體開始顫抖,整個人都稍稍站不穩了。

      撲通一聲,無力跪下。

      茶杯砸在地上,碎片鋒銳如刀。

      輕歌的手猛然用力扒著桌沿,才不至于堪堪癱倒于地。

      眼前天旋地轉,頭疼欲裂,輕歌甩了甩頭,始終看不清面前的景象。

      最終,輕歌扒著桌面的手,終于失力,緩緩松開,再猛然倒在地上。

      輕歌趴在冰冷的地面,雙手撐在地上,努力的想要起身,卻還是倒了下去。

      心臟處,傳來絲絲疼痛之感。

      那感覺并不強烈,但在不知不覺間,悄然蔓延至四肢百骸,渾身上下,每一處地方,都在劇烈疼痛,鉆心刺骨也不過如是。

      輕歌不斷朝床邊爬去,最后爬shàng chuáng,用盡所有力道坐起。

      全靠強悍過人的意志力在支撐著。

      輕歌閉上眼,身上汗水津津打透衣裳,額上面頰亦是溢出了汗珠。

      絲絲靈力,運行在周身,再以雪靈珠治愈之力輔佐運行,灌入身體的每一處。

      如此運行幾個小周天下來,那叫人感到毛骨悚然的疼痛才有所緩減。

      輕歌全神貫注運行靈力,內視臟腑,意識目光落在了代表著心臟的紫月花上。

      紫月花懸浮在左胸膛處,一片猩紅的景象里,紫月花盡情盛放。

      花瓣極有節奏的收縮,那是模擬著心臟跳動。

      若有朝一日,花瓣枯了,或是不再收縮了,便是意味心臟停止跳動了。

      輕歌明白,突如其來的身體變化,歸根究底源自于心臟,故而,她要內視紫月花,一探究竟。

      當看到紫月花時,輕歌則是驚詫了。

      一直以來,紫月花的嬌嫩花瓣之上,都有懸浮著淡淡的血色薄煙。

      那便是牽扯"qing ren"之間羈絆的骨髓煙。

      如今,骨髓煙散開了一半,一半的骨髓煙,鉆入輕歌身體其他地方,橫沖直撞。

      不僅如此,紫月花的花瓣,有三分枯萎。

      輕歌可以肯定,若骨髓煙全部散開,這朵紫月花,便會枯了。

      屋內,輕歌猛地打開雙眼,再度吐出了一口鮮血。

      仔細看吐在地上的血跡,有猩紅的煙霧懸浮。

      “空虛……”輕歌擦去嘴角的血,目光發狠。

      她曾以為,紫月花乃青蓮圣物,興許不會被骨髓煙撼動。

      今日的突發狀況算是讓她明白了,便是紫月花這等圣物,亦會被骨髓煙所撼動。

      諸神天域。

      方獄站在案牘前,案牘之上,放置著裝有骨髓煙的云鼎壇。

      云鼎壇蓋,開了一半。

      紅的火光,從壇口照出。

      李青蓮則是站在方獄的身后,望了望云鼎壇。

      “這嗜煙火,可是尋無淚千方百計才找的,果真是好用。”方獄笑道。

      “方大人不是說過,不會折去她的羽翼?”李青蓮驟然出聲。

      方獄陰冷開口“這不是折斷她的羽翼,而是通知她一聲,她的命,在我手里了。哈……”

      說至最后,方獄發出了令人瘆得慌的尖銳笑聲。

      “啊,方兒,趁著這秋高氣爽,我愿把菊花別在你的發間,愿把手放在你的臀部,再往下探索……”殿外傳來的聲音,叫方獄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那尖銳笑聲,滑稽般戛然而止。

      殿內死一般的寂靜,理清了的聽到外面楚長歌吟誦的露骨情詩,哭笑不得。

      奈何方獄像是患病了一般,惡狠狠瞪視著屋外,渾身打著顫兒。

      見此,李青蓮硬生生止住了笑。

      “方兒,你難道不想追求那榻上之歡嗎?不想jī qíng碰撞嗎?”

      楚長歌深情的喊道。

      “滾!給我滾!楚長歌,你找死!”

      這是方獄頭一次這般大怒,殿內什么珍貴器物全都一股腦地砸向楚長歌。

      千鈞一發,楚長歌身子宛如水中之蛇,來回游動,幾起幾落間,把方獄砸來的東西全部收起,打算去賣個好價錢。

      這般厚顏無恥沒下限,恐怕也就楚長歌做得出來。

      楚長歌抱著被方獄丟出來的瓷器花瓶,輕嘆“方兒,這是……我們之間的定情信物嗎?”

      楚長歌變戲法般,拿著一道紅物,丟向了殿內的方獄。

      “方兒,拿著它,仔細保管,來日你我二人成親時再取出。”

      楚長歌抱著一堆寶貝美滋滋離開。

      至于那丟向方獄的紅物,不知是不是楚長歌有意,反正好巧不巧,正好掛在了方獄的腦殼上。

      李青蓮看見那東西的真面目后,整個人都驚住了。

      這楚長歌,太無恥下流了吧。

      方獄憤怒至極,一把拽下頭頂的紅物,低頭仔細看去,似燙手山芋般,宛若觸電,瞬間把手中的紅物丟了出去。

      那是一條繡著明huáng jú花的紅褲衩,非一般的fēng sāo。

      “楚長歌!”方獄大怒。

      李青蓮望著方獄,暗暗沉思。

      以方獄睚眥必報的性格,定不會留下楚長歌的命,為何一直放縱楚長歌?

      而且,縱然楚長歌是弓門門主,這神域乃是諸神天域最為神圣之地,楚長歌為何當是自家后花園般,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方獄狀若癲狂,似個瘋子,一腳又一腳猛然踩在紅褲衩上,最后一把火燒了個精光。

      方獄的雙眼逐漸陰鷙,一轉頭,便看見了云鼎壇。

      方獄咬咬牙,似覺不過癮,又一蹙嗜煙火丟下去。

      骨髓煙在嗜煙火內,仿佛感到了痛苦般,來回扭動。

      噗嗤!

      神月都,赤炎府,輕歌再一口鮮血噴出。

      輕歌盤著腿,上半身朝側面倒下。

      雙眼空洞,頭痛欲裂,滿下巴都是血。

      嘴角一縷血,往下流淌,滴落在玉枕,逐漸暈染開。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