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14章-賤靈

      第2714章-賤靈

      大院內的人皆被小包子逗笑了。

      小包子的存在,便是治愈他們心中的陰郁之地。

      唯獨東方破看著輕歌還有心有余悸般的后怕,一想到輕歌以雷淬體,便恐懼發抖,喜歡不起來了。

      東陵鱈從高墻上躍下,望著輕歌微微一笑。

      一片溫馨時,赤炎府的大門被人敲開。

      侍女急匆匆而來,閻碧瞳皺眉“可是出了什么事?”

      “赤炎大人,帝郡大人派人來傳話了,讓解姑娘前往一趟十八殿,領取賤靈掛牌。”侍女道。

      “沐清……”閻碧瞳瞇起眼眸,看了眼解碧瀾,道“備好靈鹿,與我一同前去十八殿。”

      解碧瀾見輕歌前來,抿緊了雙唇“歌兒,你不必如此,我……”

      “我說過,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是什么,我便是什么。”

      輕歌打斷了神女的話,蹲下身子,把懷里的小包子放在地上,在小包子臉頰輕輕親了一口“曄兒要乖乖等娘親回來。”

      小包子點點頭,眸光微閃“娘親放心,曄兒一定很乖的,絕對不會給娘親搗亂。”

      見小包子這般乖巧,輕歌心有不舍,又抱起了小包子,在懷里狠狠‘蹂躪’一番,才戀戀不舍放下,一步三回頭地離開。

      同行者,還有東陵鱈與東方破。

      走出赤炎府,諸人本欲乘坐靈鹿,怎知五殿王雷神騎著雙翼靈鹿前來。

      “五殿王深夜降臨,所為何事?”閻碧瞳渾身戒備,眼神里充滿警惕盯著雷神看。

      雷神摸了摸肚子,坐在雙翼靈鹿上一動不動,雙翼靈鹿懸于半空,雷神居高臨下俯瞰著眾人,最后看向了閻碧瞳,一本正經且理直氣壯地說道“赤炎大人,夜深了,本殿餓了,特來赤炎府吃個飯。”

      雷神已經決定了,往后余生的一日三餐都要在赤炎府解決,而且頓頓都要貴的離譜。

      他一定要把被那臭丫頭訛掉的九百萬元石,氣勢如虎的吃回來。

      聞言,急于去往十八殿的數人,全都驚呆了。

      神月都的殿王,都這么摳門的嗎?

      輕歌看著雷神,嘴角瘋狂地抽搐。

      “你們這是要去何處?該不會知道本王前來吃個便飯,就故意溜走吧?”

      說至此,雷神如臨大敵,怒氣沖沖地瞪視著一眾人。

      這群人也太小氣了吧,他不過想要來吃個飯,就打算逃了?

      還是說,他們已經察覺到了他要吃窮赤炎府的想法?

      反正雷神已經決定了,要把赤炎大人閻碧瞳給吃個傾家蕩產。

      此為,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雷神簡直要為自己的機智聰慧鼓舞吶喊了。

      輕歌額上落下一滴冷汗。

      “雷神,你誤會了,我們要去十八殿。”閻碧瞳黑著臉道。

      雷神雙眼一亮,“是了,赤炎府出了兩個賤靈,的確該去十八殿。今夜帝郡沐清、南熏公主還有幾位殿王都在,據說,此次審核賤靈的審判官是快要新婚的軒轅麟。”

      雷神突然不餓了,想去十八殿看熱鬧。

      “來來來,本王為你們保駕護航。”雷神興沖沖道。

      閻碧瞳的面色愈發難看,冷冷地望著雷神。

      而后,一眾人乘坐靈鹿前往十八殿。

      靈鹿行走在繁華美麗的長街上,五彩的晶石之光,互相交織照耀,形成了一個繽紛有趣的世界,宛如世外桃源般,似個人間仙境。

      輕歌與神女解碧瀾共乘坐一頭靈鹿,輕歌的雙手握著雪白的鹿角,觸感極好。

      “輕歌。”解碧瀾猶豫開口。

      “嗯?”輕歌挑起眉頭。

      “距離他們成婚還有幾日的時間,明日我助你逃出神月都,好不好?”解碧瀾道。

      輕歌回頭望向解碧瀾。

      解碧瀾有一雙極為好看的眼睛,這樣一個高貴孤傲的女子,不似人間俗物。

      怔了許久,輕歌暢快笑道“別害怕,凡事有我。”

      輕歌握住解碧瀾的手,她記得神女說過,女孩子之間,是用牽手來見證關系的。

      而輕歌低聲所說的七個字,宛如定心丸般,叫解碧瀾逐漸冷靜下來。

      十八殿在長街的盡頭,等閻碧瞳一行人抵達時,九辭與閻獄姍姍來遲。

      這倆人,初見時勢如水火,而今倒是天天混在了一起,關在帝師府里,一天到晚不知在搗鼓些什么。

      倆人稍顯風塵仆仆,身上灰大,亦不知是從哪個旮旯里趕來的。

      尚未進十八殿,九辭縱身躍下古鹿脊背,拉著輕歌的手,迅速把輕歌拽到了一旁的黑暗角落。

      九辭遠遠地看了看眉間頗為憂愁的解碧瀾,再低頭望向輕歌,狠狠捏了一把輕歌的臉頰。

      輕歌后退數步,“哥?”

      “不許去。”九辭再度拽著輕歌的手。

      “不許去何處?”

      “不許去十八殿?”九辭急道。

      輕歌挑眉“為何?”

      九辭再看了眼解碧瀾,長指點了點輕歌的眉心“你九哥已經得到消息,就算母親全力阻止也是于事無補,神女被貶為下等賤靈,掛牌賤靈沒有通過,必須刻字。”

      所謂掛牌賤靈呢,則是賤靈另一種的方式。

      眾所周知,被貶為下三等賤靈者,臉上必須以利刃刻下一個‘賤’字。而掛牌則不需要刻字,只要戴上一個象征賤靈身份的特有牌子即可。

      十八殿派去赤炎府的人是說執行掛牌賤靈,實則其中有詐,是要刻字。

      帝郡沐清、帝師程鳯、幾位殿王、南熏公主,全都在場。

      這便意味著,從明面上來說,這是一件深思熟慮過后的事,是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了。

      “你還真要被貶為下等賤靈?”九辭見輕歌面無表情,默不作聲,急忙說道。

      “嗯。”

      “你怎能如此沖動?你能不能理智一點呢?婚宴在即,你若被再被貶為賤靈,那些畜生們,會變本加厲的欺負你。”九辭急紅了眼。

      他這一生,最害怕妹妹受了委屈。

      “神女因我而受罰,我不能拋下她。”

      許多時候,睿智是一件事,沖動又是另一件事。

      大多數的真實感情,都蘊含著沖動二字。

      若是在危難之中能夠理智面對,只能說明,這份感情,還不夠濃烈,還不夠炙熱!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