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15章-好龍一生平安!

      第2715章-好龍一生平安!

      輕歌明白,即將發生的是什么。

      若此刻她拋下解碧瀾,那么她再也不是夜輕歌,這濁世已將她徹底毀滅。

      “神女亦不希望你為她單刀赴宴!”九辭壓低聲音,沉沉說道,試圖勸阻輕歌。

      輕歌挑起細長的眉,眸如寒霜,噙著點點流水漣漪般的笑意。

      共患難三字,太難太難。

      世間情誼,并非三字可以形容。

      她無法拯救解碧瀾,也無法阻止即將發生的一切,她唯獨能做的,便是陪伴在解碧瀾的身旁,穿山過海!

      只因,為了她,神女放棄了權力地位,放棄了云神的青睞,哪怕被貶為下三等賤靈時,輕歌亦沒有從解碧瀾的雙眼里看到一絲后悔。

      “哥。”輕歌苦澀笑道“若今日我丟下她,她的人生,便會徹底毀了。”

      她太懂神女了。

      若讓神女獨自一人面對,往后神女,便是真正的‘賤靈’。

      輕歌輕輕掙脫掉九辭的束縛,昂首挺胸走向神女。

      神女看見輕歌,萬分焦急,推著輕歌往外走“歌兒,不要這樣,不值得,縱是萬般地獄,有我一人即可,怎能把你拖下水?”

      “赤炎大人,你快阻止歌兒。”解碧瀾急道。

      閻碧瞳看著兩位年輕的女子,怔了許久,一手輕擁一人,分別摟住她們。

      閻碧瞳笑道“別害怕,我會保護好你們的。”

      她支持夜輕歌的做法,她唯獨能做的,就是保護女兒。

      這……才是年輕呢。

      “大人!”解碧瀾驚呼。

      輕歌握住解碧瀾的手,牽著解碧瀾走至一旁的角落。

      “我已經做好準備與你共同面對難關,你與其想著如何推開我,倒不如想著,怎樣面對即將到來的暴風雨,若身為朋友,只能同甘而無法痛苦,那并不能被稱之為朋友。如你所說,正因是萬般地獄,我才該保護好你。”

      輕歌不是矯情的人,但矯情起來不是人。

      解碧瀾神情恍惚,似是在深深思考輕歌所說的話。

      忽然,輕歌握住bǐ shǒu,抓著解碧瀾的手腕,在其手掌割開一刀。

      刺痛從掌心的傳來,解碧瀾疼地輕哼一聲,微微蹙起黛眉。

      仔細看去,解碧瀾的眉,是淡淡的灰色。

      即便輕歌拿著bǐ shǒu面對她,哪怕在她身上劃開一刀,解碧瀾依舊信任著輕歌。

      這種信任,是在不知不覺中形成,堅硬如鐵,牢不可破!

      “疼嗎?”輕歌問。

      “一點點疼。”神女望著滿手的鮮血,道。

      “你不問問為什么?”

      “你既然做了,自有你的道理,此刻我只擔心,你不該陪我來十八殿。”

      輕歌回頭看去,九辭隱匿在暗處,滿面震驚。

      輕歌咧開嘴一笑,九辭該明白了。

      人世種種,不過數年的時間,她便經歷了太多太多。

      這些年,疲憊浴血的日子,總比笑著多。

      她到底是個有皮有肉知冷知疼的人啊……

      她唯獨能做的,在這條充滿漆黑的無光道路上,堅持本心,不隨波逐流,而是……乘風破浪!

      九辭張了張嘴,欲言又止,還想說些什么阻止,看見神女手掌上的傷口,九辭陷入了沉默。

      世上的rén dà多數自私,尋常自私,不過是些小心眼罷了。故而,人生最美是初見,當有利益分歧時,則會漸漸形同陌路,如此算好,最怕成了彼此間恨之入骨的仇人。

      九辭嘆息一聲,離開了此處,走至閻碧瞳身旁。

      “赤炎大人怎能由著她性子胡來?”九辭不解。

      他以為,至少母親會與他一樣。

      “那怎么能是胡來呢,人生最美,莫過于患難時而非孑然。”閻碧瞳笑著道,遠遠地望了眼輕歌。

      她為有這個女兒而驕傲,她理解輕歌所做的一切決定,并且會在身后默默支持。

      那側,神女掌心上的血,被輕歌擦去。

      輕歌望了望四周,十八殿門前的侍衛,偶爾朝這邊看來幾眼。

      輕歌抿緊了唇,再度拉著神女走至黑暗深處,握著bǐ shǒu,繼續加深神女的傷口。

      “疼嗎?”輕歌再問。

      這一刀,無異于傷口撒鹽,火上澆油。

      神女抿緊了唇,額上沁出冷汗。

      失去了神女權杖的解碧瀾,便是個普普通通的美麗精靈。

      “疼。”

      “有多疼?”

      “很疼。”

      “……”

      輕歌再拿著bǐ shǒu在傷口上劃開一刀,鮮血繼續往外流。

      輕歌從空間袋里,拿出一個特殊煉制而成的藥瓶,將神女的鮮血全部裝下。

      “怪我嗎?”輕歌一面收集神女的鮮血,一面問道。

      神女搖搖頭“不怪。”

      “若我此刻殺了你呢?”輕歌再問。

      神女淚眼朦朧,寒夜涼風,霽月懸空,神女輕咬著下嘴唇,淡綠美眸里盛滿了淚水。

      “我活著,會讓你討厭嗎?”神女有些難過。

      神女的聲音很輕,輕到幾乎可以無視。

      輕歌的感官尤其敏銳,聽到神女滿腹委屈的話,心臟抽搐了一下。

      神女鮮血裝滿了藥瓶,輕歌抬起手,輕輕點了下神女的額頭“蠢!我怎會討厭你,你可是個小可愛。”

      說罷,輕歌意識回到精神世界,手里拿著一個空空如也的藥瓶。

      這是個新藥瓶。

      輕歌的另一只手上,握著一把鋒銳的bǐ shǒu。

      面前的火焰龍陷入沉睡之中,比之數年前,已經大了好幾倍。

      輕歌雙手合十,在火焰龍面前拜了拜。

      “好龍一生平安,小龍龍,借你點血用。”

      輕歌說罷,手起刀落,一bǐ shǒu下去,鋒銳凜冽的寒光在眼前驟然閃爍。

      刺啦一聲,沒什么毛發的火焰龍,一下子就皮開肉綻,鮮血直流。

      血液裝滿了空藥瓶,之后,輕歌為火焰龍撒上了一些止血藥粉。

      輕歌心滿意足地拍了拍火焰龍,嘆息道“幾年了,你終于有點用處了,再不然的話,我都要忍痛把你賣了。”

      若非尊后說過火焰龍乃上古神龍,只怕輕歌早就忍不住去賣個好價錢了。

      不止如此,輕歌甚至想把所有的獸獸給賣了。

      獸獸如此之多,個個有著通天實力,威震八方,關鍵時刻,全都是慫貨,一個能幫忙的都沒有。

      虛無之境里的獸獸們,俱都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莫名感到脊椎骨發涼是怎么回事?

      與此同時,輕歌的神識抽回精神世界。

      “歌兒?”神女茫然地望著輕歌。

      此刻,神女的血,已被放出了許多,面色隱隱透白。

      輕歌回過神來,手里已經多了一藥瓶的血。

      她為神女包扎手上的傷口,鄭重其事道“神女,這世間,從未有對錯好壞之分,唯有立場之分。從現在開始,忘掉以前吧,和我一起,上那九重宮闕,奏一曲勝利高歌!”

      包扎完畢,輕歌把藥瓶遞給神女“把血喝了。”

      神女一心都在輕歌身上,并未發現已是另外一個藥瓶,只是疑惑,這關鍵時刻,為何輕歌要放她的血,最后還要讓她把自己的血給喝了。

      神女接過藥瓶,仰頭全部喝完,只感覺那血液進入咽喉,似一股股溫暖熱流,蔓延過四肢百骸,全身經脈。

      “小可愛,來,給爺抱一個。”輕歌笑著張開雙手。

      神女泯然,無措地望著輕歌。

      她怎么覺得,輕歌愈發不正經,甚至還有些小流氓了?

      青帝,你媳婦兒這般流氓,你知道嗎?

      輕歌見神女站在原地不動,輕嘆一聲,往前走去,雙手猛然抱住了神女。

      神女面頰微微泛紅,滾燙到了耳根子處。

      “二位姑娘,十八殿門已開,諸位等候已久,還請……來……”有侍衛前來催促。

      那侍衛看著抱在一起的輕歌二人,眼神泛著絲絲莫名的光。

      輕歌松開了神女,旋即轉身走進十八殿內。

      十八殿內,閻碧瞳與青蓮王已被請了進去,里面傳來三殿王的聲音“赤炎大人,那兩位賤靈還真是好大的架子,本王等候在此,她們卻遲遲不來,未免太囂張放肆了一些?雖說那人族女子是你赤炎大人的救命恩人,也會青帝誕下了一子,但至于青帝是否能娶她為后,你我可都心知肚明。赤炎大人該不會以為抱上了一顆搖錢樹吧?”

      閻碧瞳面色漠然,手握赤炎權杖坐在一側“三殿王,你又怎知今日的人族女子,他日不會成為青后呢?三殿王說話可要三思啊,否則來日她登上青后之位,第一個遭殃的便是三殿王。”

      三殿王與閻碧瞳對視一眼,驀地感受一陣寒氣。

      “赤炎大人莫要動怒,且不說青后如何,是否為救命恩人,這般傲慢無禮的態度,實在是該譴責。”說話之人乃是七殿王妃。

      王妃與七殿王同坐一處,夫妻二人感情甚好,琴瑟和鳴。

      “諸位,兩位犯人已至十八殿。”侍衛來報。

      驀地,長道起了微風,兩名絕世女子并肩而來。

      紅衣銀發,一雙殺戮黑瞳,冷如冰雪。

      淡綠長裙,發絲飄揚,孤傲淡漠,遺世獨立!

      輕歌走進十八殿,面對沐清、諸殿王的氣勢壓迫,絲毫不懼。

      賤靈?

      嘖……

      便是她要做那賤靈,這些人敢嗎?

      東陵鱈望著輕歌,微微一笑,滿眼寵溺。

      似是,不論何時何地,何等糟糕的境況,她都這般意氣風發,笑傲群雄。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