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26章-羽衣霓裳

      第2726章-羽衣霓裳

      不僅僅是雷神,便是東方破都佩服不已。

      短短七日時間,就已訛了四千萬元石,這等數目,真是叫人羨慕。

      “瀾兒今日又做了梨花酥,我可要吃個飽的。”雷神坐下來便吃,他既已打算把九百萬元石吃回去,便不會半途而廢。

      七王妃厭惡地看了眼雷神,旋即望向輕歌,笑道:“姑娘真是深藏不露,想必這孩子,便是青帝之子了吧。”

      小包子淡淡地看著七王妃。

      “王妃果真聰明。”輕歌道。

      “過來,讓本宮抱抱。”七王妃朝小包子擺擺手。

      小包子眨眨眼,倒也不懼,走向七王妃。

      便在七王妃要抱小包子時,小包子‘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七王妃面色微僵,輕歌走來將小包子抱起。

      如此,小包子的情緒漸漸安穩下來。

      “看來她不喜歡本宮。”七王妃收回手。

      “王妃有所不知,曄兒怕生。”輕歌輕拭去小包子面頰的淚痕。

      小包子面朝輕歌,悄悄給輕歌拋了個媚眼,見此,輕歌甚是無奈,哭笑不得。

      七王妃坐在涼亭飲茶,又與涼亭上的人探討了許久,而后看似漫不經心地問:“聽說此去青蓮,夜姑娘一鳴驚人,在武道場的文道切磋上,破了萬古殘局,得了護心陣法。”

      輕歌眼皮猛地一跳,果然,來了……

      “的確如此。”輕歌笑道,輕描淡寫,不起波瀾。

      女子之間的博弈,是不知不覺間的悄然算計!

      撲通一聲,七王妃忽然跪在了輕歌的面前。

      “娘親?”軒轅麟怔住:“你這是做什么?你何等尊貴的身份,何須跪她一個區區人族女?”

      涼亭的人,皆被驚住,就連雷神都是愣了。

      唯獨輕歌,笑飲著茶水,淡淡望著跪在面前的七王妃。

      七王妃倒是個有魄力的人,先來軟的一套。

      “夜姑娘,我兒媳上亭公主,身中毒瘴之氣,若無護心陣法保命,只怕是命不久矣。姑娘為青帝誕下一子,日后若得機緣,踏步大道,必是青后。據我所知,神妃青后,自是鳳儀天下。而長生界,以良善為本。佛言,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姑娘若肯舍棄護心陣法,我愿以同等寶物饋贈于你,且七王府全府上下的人,甘愿為姑娘做牛做馬,只求姑娘行行好,救我上亭公主一命。我亦知,姑娘他日是青后之人,自不會見死不救,對嗎……”

      七王妃跪在地上,一襲紫群堆積在地,宛如盛開的曼陀羅。

      即便是一甲子的人了,滿頭黑發,不見一縷銀絲,甚至眉眼之間,臉上肌膚,好似沒有一絲褶皺。

      說話時,兩行清淚流出,美艷動人。再者,七王妃的聲音甚是好聽,特別的柔、軟,一番哀求之下,是個男人都遭不住,甘愿為其掏心掏肺。

      輕歌坐在椅上交疊著雙腿,右手輕放在桌面,敲出有節奏的聲響。

      居高臨下俯瞰著梨花帶雨的七王妃,輕歌好整以暇,唇角勾起一抹清寒的笑。

      輕終于明白,年輕時的祖爺,為何玩不過七王妃了。

      祖爺年輕時,心如黛玉,柔軟善良。

      后來的祖爺,殺伐無情,冷酷殘忍。

      便已注定,祖爺永遠玩不過七王妃。

      七王妃這一舉動,的確是在自貶身份,而正因為如此,才叫rén dà跌眼鏡。

      上亭公主和云神、輪回神得知此事,會無比感動,縱然軒轅麟高攀上亭公主,日后若有錯事,念及今日七王妃的作為,亦會百般對軒轅麟好。

      尤其是上亭公主,心里對她這個婆婆,早已折服。

      更別談他人,得知此事后,只怕七王妃的聲名會在三族傳開。

      母族海族、夫族精靈族,以及那長生界。

      再者,七王妃口口聲聲說青后之位,便是來用此威脅輕歌。

      若輕歌殘忍無情,日后輕歌就算有資格成為青后,云神亦會拿今日無情之事來dàn hé她。

      七王妃是個極為可怕的人……

      “七王妃,你這是做什么?!”閻碧瞳怒道,自也明白七王妃這一跪的想法。

      七王妃輕拭去眼尾的淚,苦笑道:“姑娘怎能見死不救呢?上亭公主她還那么的年輕,那么的美麗,姑娘只要施以援手便能救一條命,姑娘可是他日青后啊……”

      軒轅麟眼眶深紅,心緒萬千,想要與七王妃一同跪下,卻被七王妃伸手阻止。

      “母親?”軒轅麟疑惑不解。

      七王妃溫柔地笑:“麟兒,你是云神和輪回神的女婿,你是上亭公主的丈夫,男兒膝下有黃金,你不可跪。”

      軒轅麟終于明白了七王妃的用心良苦。

      妖神與青帝都是袒護輕歌的,若是趁著妖神、青帝不得閑明目張膽傷害了夜輕歌,只怕七王府沒有好果子吃。

      而且,七王妃所言極對,軒轅麟是上亭公主的夫婿,一旦跪了下去,非但不會讓人感動,反而會遭人詬病。軒轅麟前程似錦秀,他日定會扶搖直上,平步青云的。

      想至此,軒轅麟更感動于母親的付出。

      “夜姑娘,我不是強人所難,我只希望,你可以救公主一命。”七王妃道。

      輕歌并未回答七王妃的話,而是端起了茶,喝了一杯。

      再看那傻乎乎的雷神,一個粗漢,竟被感動的,咬著袖子哭?

      輕歌嘴角沒由來一抽,旋即端起茶杯,飲了一口。

      見輕歌不為所動,便是閱人無數的七王妃此刻在輕歌面前亦是不知所措。

      她琢磨不透夜輕歌。

      她甚至不知這個人族女子在想什么。

      “夜輕歌!”軒轅麟怒喊,母親跪地,他看的心疼死了,這臭女人竟然還有心情喝茶。

      “嗯?軒轅世子怎么了?”輕歌望向軒轅麟,問。

      軒轅麟滿身怒焰,咬碎一口牙。

      七王妃安撫住軒轅麟的情緒,望向輕歌,道:“姑娘可否用護心陣法救公主一命?”

      “護心陣法?什么護心陣法?”輕歌裝傻充愣。

      放下茶杯時,輕歌眸光清寒,寒光乍現時,有一抹戲謔之色。

      她曾聽祖爺說,這女人背著七殿王罰跪祖爺,跪了三天三夜。

      以至于祖爺的膝蓋,一到下雨天就疼。

      既然七王妃想跪,那就跪個夠。

      “夜輕歌,你在青蓮得了護心陣法,休要裝傻!”軒轅麟簡直要氣瘋了,他從未見過這樣的女子。

      十八殿,三聲且慢,嘲笑諸殿王,風輕云淡飲清茶。

      赤炎府,三千萬元石,說訛就訛,演得一出好戲,軒轅麟幾乎要拍手叫好了。

      輕歌似是沒有聽到軒轅麟的話,看向七王妃,問:“聽說王妃有一件特別好看的霓裳,名為羽衣霓裳?”

      七王妃心中一喜,自然明白輕歌是想讓七王妃等價交換護心陣法了。

      “麟兒,還不速速去七王府取來羽衣霓裳?!”七王妃道。

      羽衣霓裳……

      閻碧瞳驀地望向輕歌,眼眸頗為濕潤。

      她還記得,祖爺說過,那個精靈族的男子,曾為她花費天價購下一件霓裳。

      名為:羽衣霓裳。

      只是后來,七殿王與王妃成親時,穿的便是這羽衣霓裳,故而祖爺心灰意冷。

      他們不知曾經究竟發生了什么,只知是這冰冷無情的都城,把祖爺那樣美好的女子,變得兇悍殘酷。

      “母親,不可,那是你最愛的霓裳。”軒轅麟急道。

      那件霓裳,七王妃甚至舍不得穿,平日里,就連軒轅麟想摸上一摸都不行,可見王妃深深喜愛著這件羽衣霓裳。

      “快去!”七王妃蹙眉,沉著臉道。

      若羽衣霓裳能換來護心陣法,舍棄又如何呢?縱然是她心頭所愛!

      “母親……”軒轅麟握緊了拳頭。

      七王妃閉上眼:“去吧,公主還在等你娶她呢。”

      想到需要護心陣法的上亭公主,軒轅麟這才三步一回頭的離開。

      七王妃睜開雙眼,朝著輕歌清雅一笑:“夜姑娘放心,麟兒很快就會把羽衣霓裳帶來。”

      “七王妃真是大方。”輕歌笑道。

      七王妃眉間一縷陰郁,她未曾想過,跪了這么久,涼亭內,竟無一人喊她起身。

      再看那夜輕歌,吃著梨花酥,飲著清茶,似是非常享受她下跪的感覺。

      七王妃太陽穴瘋狂跳動,緊咬著下嘴唇,將那一絲不悅怒氣強壓下去。

      只要能拿到護心陣法,一切都是值得的。

      云神在她面前,永遠是高人一等。

      她只希望,如此舉動,能感動上亭公主,往后軒轅麟去了長生,亦能有好日子過。

      畢竟,軒轅麟的前程,可得仰仗云神、輪回神,這一對岳父岳母。

      雷神張大嘴巴,震驚地望著輕歌。

      這廝,就任由七王妃跪著,也不喊七王妃起來?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