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28章-這茶杯,像不像那雷?

      第2728章-這茶杯,像不像那雷?

      風聲靜止,涼亭之上,氛圍逐而冷凝,詭異般的靜默死寂。

      七王妃才被扶起,聽到輕歌的話后,雙腿止不住發軟顫抖。

      便是涼亭內的雷神等人,亦沒有反應過來。

      畢竟七王妃哭訴過上亭公主的毒瘴之氣和護心陣法后,輕歌緊接著就提出了羽衣霓裳。

      按照正常人的思維邏輯,自然以為輕歌是討價還價,要用羽衣霓裳來交換護心陣法。

      故而,七王妃沒有多想,便派軒轅麟去取護心陣法。

      怎知……

      “夜姑娘,你這是什么意思?”七王妃說話時,聲線都是在顫抖的。

      羽衣霓裳和聚元神草丹都已贈給了夜輕歌,結果不認賬?

      此刻七王妃坐椅上咬牙切齒,一口怒血險些上涌,氣沖攻心。

      輕歌好整以暇,眉目染上戲謔之色,端起桌上茶杯,不疾不徐喝了一口。

      “七王妃,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輕歌微笑。

      正是那笑容,落在七王妃母子二人眼中,格外刺目。七王妃甚至恨不得沖上前去撕下那美人皮,看看那心是否是黑的,血液是否冰冷無溫度。

      七王妃太陽穴瘋狂跳動,深呼吸好一會兒后,才把手放在桌上,撐著力道,望向輕歌,強壯鎮定優雅地道:“夜姑娘,上亭公主需要護心陣法來救命,你適才要本宮以羽衣霓裳和聚元神草丹來交換,如今羽衣霓裳與聚元神草丹已贈與你,姑娘怎能翻臉不認賬?”

      輕歌挑起眉頭,不咸不淡,慢悠悠道:“王妃,你可能是記錯了,從你出現在赤炎府到現在,試問,我何時說過,要拿護心陣法來交換的話?我何時說過,我需要羽衣霓裳和聚元神草丹了?再者,縱然我有這個心,亦沒這個底氣。王妃有所不知,早在青蓮時,青帝心臟出了問題,我便把護心陣法交給他了。這件事東方醫師可以為我作證,當時他亦在場。東方醫師是藥王之徒,他的話,七王妃可否信得過?”

      東方破見輕歌忽然提及自己,正在滿心愧疚,偷偷悄悄給自家師父賠禮道歉。

      無數目光,匯聚在了東方破的身上,東方破冷不丁打了個寒顫。

      他已騙過一次人,怎能接二連三,豈非永無止境?

      東方破堅決說不。

      九辭干咳了一聲,摸了摸手中的茶杯,肩膀撞了撞旁側的東陵鱈:“東陵大兄弟,你說這茶杯,像不像那一夜的雷?”

      東陵鱈望向九辭手中的茶杯:“的確有幾分像。”

      “東方醫師?”軒轅麟目光如毒蛇般緊盯著東方破。

      東方破聽到九辭與東陵鱈的談話,驀地打了個寒顫,咬咬牙,卻是一個字兒都說不出來。

      輕歌把玩著垂落在肩前的一縷銀絲,似笑非笑地望著東方破,那眼神幽幽森森,叫東方破不停地吞咽口水……

      東方破吸了一口氣,隨即面朝王妃母子,拱起雙手,彬彬有禮,道:“王妃,世子,數日前我的確去過青蓮乾坤宴,因此有幸見到了青帝,那一日夜黑風高,青帝與夜姑娘正在行周公之禮時,青帝心臟忽然發痛,縱然夜姑娘醫術高超,亦感到了棘手,特來尋我前去一同醫治,奈何我覺得男女有別,尤其是孤男寡女不大好,便不肯讓夜姑娘進我的屋門。偏生夜姑娘非要開我的門,可我又……”

      涼亭上一眾的人目瞪口呆望著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東方破,東方破的嘴一張一合,說個不停,沒有一句重點的。

      輕歌扯了扯臉皮,目光愈發的陰郁。

      這東方破還做什么煉藥師,不去樓館當說書先生真的是可惜了。

      “那真是個漆黑的夜,比往常還要黑,最為關鍵的是,那一夜沒有刮風下雨,也沒有打雷。在下到底不是越了規矩的人,自然不會為夜姑娘開門,我們在屋門內外,一來二去,反而拖延了青帝的治療時間。那個時候啊,我就在想,若是師父在此,定知道該怎么做。”東方破目光望著前方,正正經經地說道。

      “挑重點的說。”輕歌見東方破還沒有停下說話的打算,亦沒有耐心聽了。

      “青帝的確患有腦疾,引發了心臟之痛,又因耽誤了最佳治療的時間,只得用護心陣法。”東方破語速飛快。

      輕歌的面色已經完完全全黑了下去。

      腦疾?

      東方破只怕在借此機會罵她男人吧。

      七王妃看了看東方破,語氣有三分威脅:“東方醫書,當真如此嗎?護心陣法事關重大,關系到上亭公主的性命,若上亭公主有什么三長兩短,云神得知,定會雷霆震怒,到那時,可不是護心陣法這么簡單的事了。”

      東方破聽出了七王妃弦外之音,滿滿的威脅。

      “王妃,世子,在下師父乃仁族藥王,在下用師父的人格起誓,在下所言,沒有一個字是假話。”東方破認認真真道。

      在起誓前,東方破三思許久,還是決定用人格保證。

      畢竟,他師父好似也沒什么人格。

      輕歌與九辭面色甚是古怪,眼神復雜地看著東方破,忽而有些心疼這廝的師父了。

      輕歌好奇,能教出東方破這樣的徒兒,會是怎樣的高人。

      殊不知,輕歌早已見過,且不止一面之緣。自然,九辭亦不清楚,那被稱之為仁族藥王的家伙,正在映月樓教人**呢。

      七王妃深吸一口氣,她跪了如此之久,夜輕歌才說護心陣法給青帝了?

      那她豈不是白跪了?

      這丫頭定是故意的,故而不讓她起身。

      七王妃滿目怒氣,眼神鋒銳,輕抬柔荑,怒指輕歌:“夜輕歌,你欺本宮呢?”

      這一刻,七王妃終于明白,輕歌是在玩她。

      “七王妃乃神月權貴,晚輩不過一介人族布衣,怎敢欺王妃呢?”輕歌笑著道。

      “夜輕歌,我要殺了你!”

      軒轅麟再也忍不住了。

      這一日在赤炎府,為護心陣法而來,怎知失了三千萬元石,還跟狗一樣乖乖送上寶物?

      軒轅麟拔出寒光凜冽的寶劍,氣勢如虎,似蛟龍出海,電光火石間,猛然劈向輕歌,攜滿身殺意而來!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