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33章-小心我打斷你的腿哦!

      第2733章-小心我打斷你的腿哦!

      “我不要像舅舅。”小包子正兒八經道。

      九辭臉上的笑掛不住了,驀地瞪向小包子:“為何?”

      “舅舅太丑了,不如我爹好看,也不如東陵叔叔英俊。”小包子嚴肅地說道。

      輕歌淺笑,若是姬月聽到這一番話,應該會很高興的。

      且不說姬月如何,東陵鱈已經遏制不住的笑意了,那番模樣,就差立馬把家產搬來給小包子繼承了。

      小包子很喜歡東陵鱈這個叔叔,一見面,二話不說就決定把家產給它。

      在見到東陵鱈的家產之龐大后,這個叔叔小包子認定了!

      “曄兒,來……”東陵鱈朝小包子招了招手,小包子雙眸一亮,興沖沖地繞過九辭,張開一雙小手臂奔向了東陵鱈。

      九辭看見小包子如此嫌棄自己,撇了撇嘴,尤其委屈,感到了人生的挫敗。

      九辭走至輕歌身旁,嚴肅認真地湊在輕歌耳邊,輕聲說:“歌兒,我發現了一件很嚴重的事兒。”

      “說。”

      “曄兒是不是有眼疾啊?”九辭極為認真,滿臉擔心,就連輕歌險些都要相信他的話了。

      “嗯?”輕歌淡淡一個字,尾音拖的極長,極具危險之意。

      輕歌忽然發現,沒有揍人的時候手有些癢癢。

      只是還不等輕歌出手,閻碧瞳一權杖打在了九辭的臀部上,直把九辭打飛了出去,身體宛如斷線的風箏般倒飛而出,重重砸落在地,滿目茫然一臉懵!

      九辭恰好摔在東方破的身旁,又恰好天上一聲巨響,電閃雷鳴,東方破嚇得如八爪魚般抱住了九辭。

      九辭一臉驚恐,任由他使出渾身解數都踹不掉東方破,九辭哭喪著臉,仿佛寫著幾個大字:我臟了……

      這一刻,九辭覺得自己的清白已經被東方破拿走了,有點點痛苦。

      那側,東陵鱈蹲在長廊上,從袖口里拿出荷葉包著的美食:“曄兒看,你愛吃的豬蹄。”

      小包子高興得蹦蹦跳跳,小手抱著荷葉豬蹄,圍繞著東陵鱈打轉兒。

      九辭的臉黑如鍋底,轉頭嫌棄地望著東方破:“這廝該不會是個斷袖吧?”

      他可是要娶妻生子的,怎能被東方破這廝毀了清白?往后去了九界,他有何顏面去見小莫憂呢?

      一聲雷響,東方破再度抱緊了九辭,九辭已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雷雨夜里,長廊之上,登時一片溫馨和諧的氛圍。

      閻碧瞳的面上亦是慈和平靜的笑容,手握權杖,站在邊沿,系著披風,笑望著打鬧的晚輩們。

      若往后余生,日日如此,該是多么的好呢。

      深夜時,赤炎府的人都已睡了,唯有輕歌一人坐在大院內。

      輕歌坐在石椅上,桌上放著冰冷凜冽的明王刀。

      電光閃爍,折射于刀身,映照在輕歌的眼底,似冷酷無情的野獸,蟄伏在這夜里。

      雨水瘋狂打在輕歌身上,衣裳、銀發全都濕透。

      輕歌面無表情,眸中卻是無盡的殺意。

      陰冷而笑,蕭殺如光!

      “空虛……”輕歌輕聲念著這個名字,唇角揚起了妖冶的笑:“你該死了……”

      盡管閻碧瞳不說那幾十年堆積的怨恨,輕歌卻是能夠感受到閻碧瞳過去的痛苦。

      那一刻,她恨不得化身為魔,將空虛烈火烹油,碎尸萬段。

      唯有這漸漸傾盆的大雨,能洗涮掉她此刻的滔天怒。

      身體冰涼,四肢發冷,心卻火熱。

      輕歌閉上眼,感受著冰冷雨水洗涮身體的過程,每一刻,都很享受。

      那隱隱而起的血怒,終被壓下。

      忽而,雨水不再打身,輕歌驀地睜開雙眼,目光鋒利逼人,仰頭望去,月下一把傘,擋去了風和雨。

      “姑娘有煩心事?”東陵鱈笑道。

      那一把傘盡遮在了輕歌頭頂,反觀東陵鱈,衣裳全部濕透。

      東陵鱈把手放在輕歌的肩上,絲絲氣力傳出,貫穿輕歌的全身,竟把濕透的衣裳和頭發給烘干。

      若族長隋靈歸和七族老在此只怕要風中凌亂,驚得下巴掉地。

      那可是天地王稀有的紫月之力啊……

      本就難能可貴,他們把僅剩的紫月之力全都給了東陵鱈,希望東陵鱈能夠恢復至巔峰,一展宏圖,展現青蓮萬年前千族之首的風采。

      奈何東陵鱈如此任性,竟用來烘干衣裳?

      隋靈歸只怕是要瘋了。

      此刻在青蓮,隋靈歸半夜驚醒,右眼皮瘋狂跳動,有種不好的預感了。

      “倒不是煩心事,不過是想到一個可惡的人罷了。”輕歌淡淡道。

      “那個人,一定不是我。”東陵鱈微笑。

      “哦?何以見得?”輕歌挑眉。

      雨打石桌微微響,東陵鱈臉上的笑愈發粲然,忽然歪頭:“因為我很可愛。”

      輕歌:“……”賣萌是犯法啊……

      東陵鱈定是跟小包子學的,好端端賣萌做什么。

      輕歌嘆息,“是,你如此可愛,絕不會是你。”

      “可我情愿是我。”東陵鱈神色忽然暗淡:“若是那樣,姑娘便是在想我。”

      輕歌頭疼,無奈地扶了扶額,少年這個思想很危險的……

      “我想殺了他,你亦要我殺了你?”輕歌反問。

      “若能死在姑娘手中,我想,那一定是最美的死法,亦是我心甘情愿。”東陵鱈道。

      輕歌嘴角猛抽,恨不得把熟睡的九辭來學學東陵鱈的情話寶典。

      輕歌起身,搶過傘,為東陵鱈遮去風雨。

      “你在擔心我。”東陵鱈笑道。

      “你在挖青帝的墻角?”輕歌挑眉,白月光下,神采飛揚,濃烈似火。

      “只要鋤頭揮得好,沒有挖不到的墻角。”東陵鱈雙眼明亮,仿佛看到了大好的明天。

      輕歌太陽穴微微鼓蕩,只覺得頭疼,縱然她時常詭辯,此刻在東陵鱈面前不得不拜服。

      “走了。”輕歌把傘給了東陵鱈,走在大雨之中。

      “姑娘。”東陵鱈喊住了她。

      雨夜風寒,月影闌珊,輕歌駐足停下,背對著東陵鱈,卻是伸出手揚了揚。

      “我想吃你做的梨花酥。”東陵鱈說話時,語氣有些委屈,近乎哀求。

      輕歌往前走。

      “發霉的也行。”風拍打著臉頰,雨水洗涮污穢,東陵鱈手中的傘落在了地上,被風雨吹走。

      東陵鱈朝著輕歌的方向追去數步,終是停下。

      輕歌皺起眉頭,猛地停下,回頭瞪向東陵鱈:“你是白癡嗎,發霉的也吃?吃你大爺。”

      說完,輕歌走了幾步,又停下來道:“再不回房休息,小心我打斷你的腿哦。”

      東陵鱈目光閃爍,乖乖聽話回房,臉上卻堆滿了笑意,嘴里念叨著:“雷雨夜這般美好,東方兄弟怎會不喜歡呢,真是稀奇。” 在 線閱DU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