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37章-建功立業

      第2737章-建功立業

      青蓮,隋靈歸、七族老正因李元侯之信而惆悵。

      七族老是真的擔心輕歌,隋靈歸則害怕紫月花隨之湮滅。

      神月都,五更天的時候就有鑼鼓敲響,鞭炮轟鳴,好個熱鬧非凡。

      雨夜過后,天氣竟是格外的好。

      到了七更天,已是晴空萬里艷陽天。

      輕歌坐在桌前沉迷于擼貓,身旁有太多的獸獸,唯獨貓的觸感是最好的,可以說渾身都是寶。

      至于虛無之境的獸獸們,全都不約而同,極為默契的一致對外。

      朱雀冷哼“渣女人,見一個愛一個。”

      玄武從龜殼里冒了出來“渣,乃人之本性。朱雀,你連一只貓都比不過,你越來越不如曾經了。”

      “你個臭王八,閉嘴吧你。”朱雀氣勢洶洶,眼睛卻紅了一大圈。

      蛇王坐在椅上嘆息“蛇不如貓,時代變了啊。”

      殺戮血狼安心修煉,它一定要成為最厲害的野獸,助力主子。

      沼澤獸一如既往的懶,便是一坨黑色的粘稠體,若不睜眼露出瞳眸,只怕永遠不會被人發現。

      九尾血鸞開始磨刀“吾乃三當家的,此貓竟搶我老三的位置,殺之!”

      就連一直在衣襟里不說話的火雀鳥,都伸出了腦袋,睜著圓溜溜血紅色的眼瞳望向小白貓。

      “老大,你愛它還是愛我?”火雀鳥不悅道。

      輕歌揉了揉太陽穴,甚是頭疼。作戰之時,這一個個的俱都不靠譜,而今倒是都喜歡爭風吃醋了。

      輕歌尚未回答,但見下一刻,火雀鳥離開了衣襟,背著不知何處來的包袱,撲閃著翅膀往外走去。

      “一別兩寬,老大,后會無期,江湖不見!你已經不需要我了。”從此往后,它與騷貓一族,勢不兩立!火雀鳥的眼中,噴射著憤怒的火光。

      火雀鳥即將跨步門檻,卻是頓住,怒喊“老大,小弟去意已決,你不必再攔,從此往后,天各一方,永不相見。你有你的貓,我有我的四海天涯。”

      聽至此,輕歌不得不感嘆一聲,火雀鳥的文采是真的好,字里行間,甚是流暢。

      只是……

      輕歌一手擼貓,一手端茶,優哉游哉,漫不經心看了眼火雀鳥“我沒攔你呀。”

      火雀鳥宛如石化,回頭看向輕歌,瞪視著小白貓。

      此仇,不共戴天。

      從今往后,它看見騷貓,見一個,殺一個。

      “老大,你變了。”火雀鳥哽咽“你再也不是我一人的老大了,你不愛我了。”

      輕歌忍住翻白眼的沖動,放下茶杯和貓,走至門檻前,提起火雀鳥,塞進了衣襟里。

      “乖。”極具慵懶的一個字,尾音極長。

      火雀鳥滿血復活,瞬間興高采烈,在衣襟里朝著輕歌胸膛鎖骨蹭了蹭“老大還是愛我的。”

      戲精一個,鑒定完畢。

      輕歌安撫好火雀鳥的情緒,換上衣裳,抱著小白貓與尋閻碧瞳等人。

      此次婚宴,輕歌等人都有請柬,唯獨神女沒有。

      神女便在赤炎府陪著小包子。

      婚宴之日,新娘著紅喜袍,賓客們必須避開此色,不可喧賓奪主,此乃神月都的婚嫁習俗。

      輕歌挑的是水藍長裙,裙式簡單,并不花哨,至于垂落的銀發,用一根流蘇簪隨意挽起,粉黛未施,美艷動人。

      在赤炎府門前與眾人匯合,再乘坐靈蝶馬車前往七王府。

      上靈蝶古車前,輕歌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掌,有一絲絲霜霧之氣泛起。

      魘北寒氣,已經遏制不住了么?

      輕歌眉頭一凝,強壓下魘北寒氣。

      至少不能在神月都有什么事,否則閻碧瞳會擔心的。

      若閻碧瞳得知體內的魘北寒氣不是治愈成功,而是被輕歌吸納而去,只怕會傷心難過。

      輕歌垂下手,袖衫遮住玉手,笑盈盈走進靈蝶馬車內。

      “哥呢?”輕歌問道。

      閻碧瞳搖頭“說是建功立業去了,也不知去做什么。”

      建功立業……

      聽至此,輕歌嘴角猛地抽搐,眼皮一陣跳動。

      所謂建功立業,只怕是去挖地道吧。這幾人不分白天黑夜的挖地道,關鍵如此囂張,竟未驚動神月都的護都士兵嗎,沐清難道沒有察覺到嗎?在中央城墻下挖地道,可是極為嚴重的事,閻獄、東陵鱈也跟著

      一起挖地道,真是胡鬧。

      大概是上亭公主、軒轅世子的婚宴驚動精靈族,賓客們又有許多是長生界的貴客,沐清忙著此事,倒忽略了挖地道。

      輕歌不相信挖地道能逃出去,這聽起來,太滑稽了。

      靈蝶馬車停在七王府。

      軒轅麟身著喜袍看見輕歌,臉上的笑完全垮了下去。

      閻碧瞳攜輕歌而來,軒轅麟黑著臉走上前“赤炎大人臨府,真是蓬蓽生輝,夜姑娘,你既喜歡羽衣霓裳,今日何不穿來?莫不成是怕不及風采?”

      “什么羽衣霓裳?”輕歌不解。

      “夜姑娘真會裝傻呢,自然是我母妃的羽衣霓裳!”軒轅麟怒道。“哦,那破衣服啊,昨日玩火,不小心一把火把衣裳燒了,現在想來,真是可惜呢。”說至此,輕歌臉上浮現猶如惡魔般的笑容,卻又滿眼天真無害地看向軒轅麟,眨了眨

      眼眸“軒轅世子,可會怪我?”

      那側陪著賓客們的七王妃聽到輕歌的話,腳下一軟,朝旁摔去。

      一名王妃,扶住了七王妃。

      七王妃猛地看向輕歌,笑意全無,雙眼通紅。

      一把火燒了她的珍貴之物?!

      好!好個妮子!

      七王妃怒極過后,咽下這口氣,臉上的表情急速變化,竟然漸漸浮現了溫柔的笑容。

      “燒了?夜輕歌,你真是歹毒心腸!”軒轅麟再拔寶劍,刺向輕歌。

      輕歌挑起一側的眉,戲謔地望著軒轅麟。

      “軒轅!”后側,響起那有氣無力的話。

      軒轅麟聞言,回頭看去,眼眸一縮,收起寶劍走過去,焦急地扶著上亭公主“你怎么出來了,屋外風大寒重,你莫要傷了身體。”

      “見到貴客,不可無禮。”上亭公主推開軒轅麟,在婢女的攙扶下,緩步走向輕歌。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這是鬧的哪一出。

      七王妃皺起眉頭,旁側殿王妃們笑道“七王妃,這人族女子不知好歹,上亭公主定會為你出氣的。”

      聞言,七王妃臉上的笑如春風而至,目光落在上亭公主身上。

      上亭公主修煉不如旁人,但奧義心境的領悟,得到過至尊神的夸贊。

      只可惜身中毒瘴之氣……

      上亭公主走至輕歌面前,雙手抬起,作揖,隨即彎腰,輕笑道“學子上亭,見過恩師。”

      若輕歌嘴里有酒,定會噗嗤一聲吐出來。

      上亭公主何時成了她的學子,她又怎是恩公?

      軒轅麟不可置信,闊步而來“上亭,此女歹毒,陰險狡詐,你這是做什么?”

      上亭公主咳嗽了幾聲,軒轅麟嚇得連忙為上亭公主拍背,還找出幾枚丹藥喂給上亭公主。

      上亭公主緩過氣來,笑道“軒轅,恩師不是凡夫俗子,莫要輕看。”

      軒轅麟不悅地瞪著輕歌,一想到母親心愛的羽衣霓裳被這姑娘毀了,軒轅麟就一肚子的氣。

      “軒轅,我好難受。”上亭公主輕聲說,依偎在軒轅麟身旁。

      軒轅麟嚇得手足無措,輕樓主上亭公主,運送真力過去,真力通達上亭公主的全身,這才好了些。

      “你便聽我的,不然我又要難受了。”上亭公主說。

      上亭公主著紅衣喜袍,面上撲了脂粉,掩去病態疲憊之色,唇紅齒白,明眸柳眉,甚是好看。

      “好好好,聽你的,你莫要難受。”軒轅麟急道。

      軒轅麟瞪了眼輕歌,心有不甘還想說著什么,奈何上亭公主咳嗽一聲,軒轅麟魂都要飛了,便無心情去跟輕歌對著干。

      輕歌與上亭公主見過一面后,心有感觸。

      在輕歌的主觀意識里,因心疼鳳棲,又見識過云水水,故而認定其父母俱都是壞人。

      見過上亭公主一面后,輕歌震撼于上亭公主對心境奧義的追求。并且,輕歌感到疑惑,軒轅麟那等人,如何俘獲上亭公主芳心的。

      而今一見,輕歌似有明白。

      軒轅麟縱是再不好,在上亭公主面前,是個合格的丈夫。

      上亭公主窩在軒轅麟懷里,有氣無力,柔柔弱弱,卻悄悄朝輕歌一笑。

      輕歌斂起那陰冷戾氣,微微輕笑,似那秋風春雨。再看貴婦之間的七王妃,面色陰晴不定,猶如雷雨天,不斷變幻過后,終于強擠出了笑容。 在線讀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