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64章-宏愿

      第2764章-宏愿

      輕歌提著琉璃燈,走至湖邊。

      燈是雙燈,晶瑩剔透光芒流轉的琉璃內,靜放一盞蓮花燈。

      將祈福的紅紙放入蓮花燈內, 再將蓮花燈置于水面。

      不僅如此,還有散發著暗紅的天燈冉冉升起,布滿了整個夜空,竟比那星辰明月之輝,還要美麗萬分。

      一條神月河,平靜緩緩流淌的水面上,漂浮著密密麻麻的蓮花燈。

      輕歌臉上戴著淡紫色的面具,銀發高高束起,扎成了一個馬尾,發梢微微蜷起,面具一側垂落著絲綢般的流蘇。

      她與姬月吹著河風,背對著背,在紅紙上寫下了祈福的話。

      許久,倆人轉過身來,相視一笑,拿過彼此的蓮花燈,放于河水。

      看著那兩盞蓮花燈,越來越遠……

      根據神月都的古老傳說和花燈節的習俗寓意,相愛的人若是交換花燈,彼此的祈福相同時,便能百年好合,至死不渝。

      輕歌的目光追隨著蓮花燈,直到兩盞燈漂浮至神月河的盡頭。

      “娘親,娘親……”小包子牽著神女的手,一手提著琉璃燈走來。

      神女望見輕歌,微微一笑。

      輕歌點點頭,蹲下身子,理了理小包子的衣襟“曄兒可有祈愿?”

      “已經寫好了,娘親可否幫我放花燈?”小包子問道。

      “好。”輕歌揉了揉小包子的腦袋,旋即在神月河旁把蓮花燈放了。

      小包子興奮得手舞足蹈“好耶好耶,好棒噢。”

      “曄兒祈得什么愿?”神女笑著問。

      小包子停下揮舞的雙手,小手托著下巴,一本正經道“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四海內,普天下,再無亂世的血腥紛爭。”

      小包子一本正經,且認認真真,滿面嚴肅。他奶聲奶氣的說著那宏偉的愿望,水汪汪的雙眸里是堅定的信念。

      輕歌三人都已愣住,他們并沒有把小包子當成尋常孩童來對待。

      “為何是這個愿望?”姬月問道。

      小包子冷漠地看了眼姬月,再露出可愛的神情,望著輕歌,咧開嘴露出微尖的虎牙和兩個淺淺的酒窩“家國天下俱已太平,娘親就可以好好歇歇了。”

      輕歌怔愣著,揉了揉小包子的腦袋,眼眶微微發紅。

      年紀大了,就聽不得這般溫馨的話了。

      她的曄兒,真是乖巧懂事,跟著她這個娘親,委屈了。

      旁人的孩子,哪個不是十月懷胎順順利利降落在地。小包子卻要化作血魔種子九死一生。

      小包子張開手撲入輕歌懷里,雙手緊緊抱著輕歌的脖頸,在輕歌的耳畔,以倆個人可聽的聲音說“等曄兒長大,就可以打跑那些壞人,保護好娘親了。”

      姬月看著膩歪的母子倆,眉頭驀地蹙起。

      連自家兒子的醋都是,普天之下,他應該不是第一個吧?

      若非知道東陵鱈還活著,甚至成了青蓮王,只怕姬月差點就要以為小包子是東陵鱈這個情敵的轉世投胎了。

      這般一想,還是女兒好,都說女兒黏著父親,絕不會像小包子這樣,強勢霸道爭寵過后,還要耀武揚威得意挑釁。

      姬月望了眼輕歌,滿是心疼。

      也是到這段時間,他才知道自家娘子經歷了比十月懷胎還有慘痛的折磨。

      為他生兒育女,險些沒了半條命。

      這般好的姑娘,他怎能不愛?

      他愛進了骨子里,白天黑夜,時時刻刻,心里,眼睛里,腦海里,都是她。

      姬月走至輕歌身旁,撫去輕歌肩上的一片葉。

      輕歌轉頭望向姬月,二人相視一笑。

      相愛久了,自有默契,一切盡在不言中。

      神女悄然退去,把時間留給一家三口。

      神女漫無目的走在長街中,黑色面具,雪白的發,銀色的瞳。

      滿夜的天燈飛揚于星月下,神女提著琉璃燈,走至了一個酒館。

      酒館不算華麗,甚至有些破舊,與這座奢華的古老精靈城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酒館內外,幾條長凳,幾張長桌,若有風來,桌和椅會搖晃,嘎吱作響。

      這一夜,酒館前掛著兩盞不算精致的琉璃燈,夜色幽幽,天燈如煙,神月河水綻放著火紅的光,滿河的蓮花燈,不知逐流何處是盡頭。

      神女在酒館前停下,她看見了東陵鱈,喝的爛醉,不省人事。

      神女蹙起眉頭,走過去把東陵鱈扶起,“哥哥,該走了。”

      東陵鱈推開神女,摔在了地上。

      似是入鄉隨俗般,他也戴著面具,腰上挎著琉璃燈,過這該死的花燈節。

      “讓我喝。”東陵鱈捧著酒壇,仰頭便喝。

      “你這是何苦?”

      “借酒消愁。”東陵鱈道“若連酒都不能喝了,那才是太悲哀了。”

      “你為何不放過自己?”神女一直都知道,東陵鱈看似溫柔,感情是炙熱的。

      東陵鱈不會讓輕歌感到任何的煩擾,因為他知趣懂事,可他放不過自己。

      這顆心,終是誰那秋水向東流,再無回流之可能。

      每每想至,心仿佛被刀劍撕裂貫穿,已千瘡百孔,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最后,無可奈何,神女只得坐在長凳上等待著東陵鱈。

      東陵鱈不停的喝,臉上逐漸浮現出了笑容。

      “瀾兒。”東陵鱈喚她的名,神女的心臟猛然顫動。

      這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哥哥是不是很狼狽?”哥哥二字,叫神女頓時清醒。

      她明白這世間便是一塊石頭都可以感動,唯獨感動不了東陵鱈。

      “哥哥很英俊。”神女道。

      東陵鱈不言,喝著酒兒,笑道“下輩子,可得加把勁啊,這一生,就這樣了吧……”

      他已為宏圖壯志,只盼來生能夠更快一些。

      東陵鱈拿著酒壇,趴在桌上昏昏睡去,神女解下雪色披風,動作優雅地蓋在了東陵鱈的身上。

      “小美人,可否把面具取下,讓爺一睹真容美貌?”一個長相一言難盡,算是歪瓜裂棗的男人走來。

      三個男人結伴而行,都比較粗俗,混跡于酒館這一代,整日游手好閑,混吃等死。

      看見三人,酒館里的客人全都溜走了,只剩下一個老板娘。

      那老板娘戴著面具,十足是個少女姿態,看不出容貌如何,一雙寒星般的眼眸甚是清麗。

      若九辭在此便會發現,酒館老板娘,正是方才被他撞掉琉璃燈的少女。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