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84章-九夢一生

      第2784章-九夢一生

      此前輕歌還打算把笑天簪賣了,兌換兩千萬元石來敗家;如今得知笑天簪的真正用途后,輕歌的想法已徹底改變。

      這樣好的寶貝,有市無價,若是賣掉,豈非暴殄天物?

      那側,九鏡夢門外,已被火光染紅了半邊天。遠遠看去,紅的光芒刺眼,宛如云霞般絢麗。

      輕歌接過笑天簪,看了看火光出現的方向,心道一聲不好,那是閻碧瞳的赤炎火。

      “夜姑娘,快回去吧,再晚一點,這神月大宮只怕都要被赤炎大人給一把火燒個精光了。”神月王頓感頭皮發麻,都知赤炎靈女閻碧瞳愛女如命,不曾想,這才半日尋不到人,就來找他興師問罪了。

      若只是興師問罪便也罷了,談個有理有據,偏生閻碧瞳絲毫不講情面,一來就放火,那架勢,只怕要把整個神月都給燒了。

      輕歌面朝神月王,雙手抱拳,語氣里滿是敬重之意“神月王,晚輩告辭,此后晚輩將回到諸神天域,他日定來拜訪神月王。”

      到底是拿人手短, 一整條夢族湖水被她獨吞,雖說夢族得罪了長生上神,但夢族的獨門書法,亦是珍貴。

      臨走前,輕歌邁動步伐時,一腳踩在那株小草上,卻是恍然未覺般,直到小草發出了較為痛苦的聲音“疼……好疼,要死了嘞……”

      輕歌走了過去,不以為然,箭步離去,出了神月大宮。

      神月王看著已經完全蔫了且在垂頭喪氣的小草,再看了看輕歌灑脫曼妙的背影,有些無奈而惆悵了。

      這丫頭……故意的吧……

      這一次,再走九鏡夢門原路返回時,輕歌心中生出了奇特而玄妙的感覺。

      第一道夢門,是降臨。

      第二道夢門,是懵懂。

      ……

      走過九道夢門,是一生。

      跨過夢門后,看見焦急等待渾身燃著赤炎火的閻碧瞳,輕歌微涼的心,冰冷的血液,一瞬便被溫暖填滿。

      “娘。”

      輕歌迅步而至,握住了閻碧瞳滾燙發熱的手。

      剎那,漫天的赤炎火光消失殆盡,閻碧瞳周身兇戾之氣化為柔情慈和。

      看見安然無恙的輕歌,閻碧瞳舒了口氣,緊繃的四肢,漸漸松弛。

      沐清亦是不再緊張,繼而微笑道“赤炎大人,我與你說了吧,神月王器重夜姑娘,不會傷害夜姑娘的。”沐清不知好端端的神月王為何非要見夜輕歌,但她逐漸明白了,這個人族姑娘日后在神月都的地位絕不會低。

      且不說母為尊貴的赤炎大人,光是神月王召見,七殿王示好,五殿王為徒,這等殊榮,隨便哪一個丟出去都是要引起軒然dà bō,叫人嘩然震驚的。

      閻碧瞳理了理輕歌的衣襟和有些紊亂的發絲,聞言,輕瞥了眼沐清,淡漠道“倒是我誤會了,還請沐清大人不要往心里去。”適才沐清阻攔,被她好一頓罵,險些一把火焚了沐清,想至此沐清亦是心有余悸。

      沐清訕訕笑道“誤會解開即好”隨即轉頭望向輕歌“夜姑娘要離開神月都了?”

      輕歌微點螓首,輕聲有禮“不日后便要走了。”

      “聽說七殿王給了你幽靈令牌,赤炎府只有你母親一人,若是得空,可要長時間回來看看呢。”沐清微笑。

      “沐大人沒什么事的話,我們就先走了。”不等輕歌回答,閻碧瞳握著輕歌的手坐上靈鶴古車。

      沐清抬眸看著靈鶴漸行漸遠,那一輪明月冉冉而起,月明風清,夜黑如墨,稀稀朗朗的寒星之下,兩只靈鶴載著古車而過。

      ……

      回到赤炎府后,便要準備離開的事。

      閻碧瞳搜尋著赤炎府,只要是個好東西就往輕歌懷里塞,嘴里啰啰嗦嗦的念叨叮嚀著,生怕輕歌吃穿不夠,又怕輕歌被壞人欺了去。念著念著,不知不覺,眼睛里噙著淚,每到這時,閻碧瞳就會扭頭拭去淚痕。

      “娘親,爹他很想你,若他知道你還活著,他一定會高興的。”輕歌說道。

      閻碧瞳苦澀笑道“你爹啊,就是個傻子,忠義兩全,一往直前,可惜啊,遇到的都是壞人,他有著殺敵的本領,卻無辨別好壞的眼睛。但歌兒你要知道,人啊,哪有什么完美的。”

      閻碧瞳輕擁住她“娘親無能,不能給你什么,也不能為你保駕護航,你不要怪娘親。”

      輕歌鼻腔一酸,轉頭望向別處,微微睜大眼,極力掩住眸內的水霧盈光。

      她從未怪過閻碧瞳,只恨自己無能為力,過于懦弱。

      九辭抱著小包子坐在椅上,手里嗑著瓜子,磕完的瓜子還隨地吐,自以為瀟灑風流。

      小包子蹙眉“舅舅,你這樣不禮貌。”

      “傻孩子,你舅舅就不是什么禮貌的人。”

      九辭翻了翻白眼,又嗑了口瓜子,指了指閻碧瞳母女二人,說“曄兒,看見沒,這就是女人,嬌滴滴,哭唧唧,真是麻煩的哦。”

      “難道日后舅舅不娶女人,要娶男人嗎?那曄兒應該喊他為舅娘,還是舅爹?”小包子眉頭緊蹙,陷入了深深的糾結與掙扎之中。

      九辭尚未把瓜子兒吐出來,聽到小外甥說的話,一口給吞了下去,卡在咽喉上不去下不來,猛地咳嗽。

      “舅舅好激動喔。”小包子說“原來舅舅是斷袖,舅舅放心,曄兒一定會為你保守這個秘密,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恰巧東方破、神女走進來,東方破笑著問“曄兒,什么秘密?”

      “東方叔叔,你不要問了,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我舅舅喜歡男人的!”小包子正義凜然,握緊雙拳,憤怒道,一副誓死要為九辭守護秘密的模樣,奈何九辭聽到了小包子的話,目瞪口呆,竟把那卡在咽喉的瓜子兒,一口吞了下去。

      東方破聽到此話,雙腿發軟,心底里衍生出陣陣惡寒,自覺離九辭遠了些“九兄,我可是良家男子。”

      九辭嘴角瘋狂抽搐,面色發黑,狠狠瞪了眼小包子。

      以前只道這孩子坑爹,沒想到連舅舅一起坑了。

      小包子望向九辭咧開嘴笑道“舅舅,曄兒是不是很乖?”

      九辭正欲破口大罵,卻見自家妹妹眼神飄飄然而來,九辭欲哭無淚,打碎牙把苦往肚子里吞“乖,曄兒最乖了。” 在線閱讀 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