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91章-斬斷她的劍

      第2791章-斬斷她的劍

      這數日里,共有三封信送往李元侯,皆是夜歌提筆所寫,那字跡李元侯絕對不會認錯。品書手機端

      第一封信,說夜輕歌早已離開了四海城,以姬美麗為名出現在青蓮的武道修煉場,設下連環計,害她被廢。

      “夜狗實在畜生,奪我之夫,搶我所愛,害我失子,要我冰凍無骨!”

      字字凄然,聲聲悲憤,李元侯看到信時已落了淚。

      他的姐姐在青蓮究竟遭受了怎樣的折磨,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第二封信,夜歌提及長生界一事,說夜輕歌乃青帝之妻,兒子姬曄是魔族魔君,亦是青帝之子。

      至于第三封信,今日才送到,便在李元侯的手。

      信提到了夜輕歌離開神月都。

      方獄問道“夜輕歌為何會出現在神月都?”之前兩封信并未提到神月都,故而不解。

      李元侯垂下雙眸,繼而往下看去,一面看一面道“姐姐說了,夜輕歌是神月都赤炎靈女閻碧瞳之女。”

      閻碧瞳三個字,叫方獄靈魂一顫,四肢發軟,瞳眸緊縮,不由自主往后退了數步。

      而后,方獄激動萬分欲伸出手把信從李元侯手奪來,李元侯猛地站起,朝旁側移開。

      “方大人,你這是做什么?”李元侯不悅地皺眉。

      “元侯,給我看看信,快……給我看看……”方獄的聲線都是顫抖著的,緊張而激動,伸出去的手宛如篩糠般抖動。

      聽到閻碧瞳,站在后側動也不動的李青蓮瞇起雙眸,抿起了唇。

      是巧合嗎?

      那也太巧合了!

      同為閻碧瞳,同是夜輕歌之母,世間絕不會有如此巧合的事!

      只是——

      跳下烈火窟灰飛煙滅的人,真有可能新生嗎?

      再者,精靈一族可不是鳳凰族,有著浴火涅槃的本事。

      李青蓮的眼角余光望向了方獄,即便方獄在克制自己激烈的情緒,李青蓮依舊能夠感受到方獄的激動。

      李元侯稍稍猶豫后才小心翼翼把第三封信遞給了方獄“姐姐的信,方大人莫要損壞了。”

      方獄接過了信,一字一字看過去,看見‘閻碧瞳’時,淚流不止,源源不斷。

      拿著信的手小幅度顫抖,方獄發出夸張的笑聲。

      李元侯急忙把信拿了回來,疑惑地問“方大人,你這是作甚?”

      砰地一聲,方獄摔倒在地,掩面抽泣,雙肩一抖一抖。

      李元侯怔住了“想不到方大人這般關心姐姐,真是讓元侯感動。”

      李青蓮看白癡似得看了眼李元侯,難以想象這貨有個足智多謀能夠立足于青蓮的姐姐。

      方獄躺在地,淚水涌流而出,似決堤的海。

      哭著哭著,方獄便笑了。

      知道她還活著,想著可以失而復得,陰郁一年之久的心情,終于見了晴。

      碧瞳,你逃不掉的……

      方獄滿面淚水,臉綻入一抹陰絕幽森的笑。

      李元侯低頭望著信,輕聲喃喃說“姐姐還被關押在青蓮冰牢,這信又是如何寫出來的呢?姐姐在青蓮受之危難,我卻無法援助姐姐,只能看著姐姐遭奸人所害,我那未出世的小外甥,這么沒了,他還沒喊我一聲舅舅……”

      說至此,李元侯悲從來,情緒激烈,兩行淚水淌落而下。

      李元侯如待珍寶般謹慎地疊起信,藏在身,再捻著衣袖擦拭臉頰的淚。

      “只是我萬般的想不通,與那長生青后相,一個青蓮王后算不得什么,夜輕歌何須大費周章去青蓮搶男人呢……”李元侯一頭的霧水。

      李青蓮看了看李元侯,不可置否。

      倒是方獄,還處于崩潰激動當。

      他始終躺在地,雙手掩面,情不自禁,淚水源源不斷。

      空洞的雙眼望著天頂,時而撕心裂肺的哭,時而無聲溫柔的笑。

      李元侯從未見過這樣的方獄,在他心目,方獄是個極頂聰明的人,鮮少有人和事能波動方獄的情緒。

      “方大人,你這是怎么了?”李元侯問。

      “元侯,你若愛一個人,那人心無你,該當如何?”方獄問道。

      “那便祝福她覓得良人。”李元侯回答道“天下美人千千萬,何必執著于一人,一廂情愿的感情,不能稱之為愛。”

      “若非她不可呢?”方獄又問。

      李元侯蹙著眉,認真思索了一番,才道“那便默默守護,陪伴她一生,看她相夫教子,與丈夫舉案齊眉,也是不錯。”

      “不!”

      方獄聲嘶力竭,尖銳的嗓音宛如利刃,徹底劃破了這片天地的寂靜!

      李元侯被嚇得一愣一愣,往后退了數步,警惕地望著方獄,實在不知方獄為何突然瘋癲。

      方獄走至李元侯面前,雙手狠狠攥著李元侯的肩,將李元侯逼至墻角,一雙猩紅如血的眼逼視著得李元侯,一字一字嘶啞道“元侯,你記住了,你若愛一個人,若她不識好歹與他人喜結良緣,你把她搶回來,把她關在籠子里,斬斷她手里的劍,敲斷她的骨頭,給她戴鎖鏈,讓她成為匍匐于你腳邊的一條狗,只能對著你搖尾巴。”

      此刻,李元侯感到毛骨悚然,方獄平日里的威嚴盡失,像是一條惡犬,在耳邊狂吠。

      李元侯猛地吞咽口水,驚恐地望著方獄,弱弱地說“愛一個人,不是給給予她溫暖嗎?你若愛她,又怎舍得讓她成為一頭畜生?又怎舍得敲斷她的骨頭,斬去她的寶劍?若我愛一個女子,我會把她身的鎖鏈斬斷,把那些欺負她的人的骨頭敲斷,把囚禁她的籠子拆開,把她交到她愛的男人懷里。我會警告那個男人,那是我心愛的女子,若他不好,我會不顧一切搶回來,若他敢欺負她,我會殺了他的。”

      李元侯沒有遇見心人,但他實在不認同方獄的觀點。

      他不知愛一個人的正確方式是什么樣子的,卻知道絕對不會是方獄這樣。

      “你愛她,怎舍得她笑枕在他人床畔?”方獄歇斯底里喝問。

      “若她在我床畔不快樂,為何非要留住她呢?和有"qing ren",做快樂事。若是無情,便是不快樂。”李元侯言語間,眼神里,略帶天真爛漫。 在線閱讀 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