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795章-小小兄臺怎么不見了?

      第2795章-小小兄臺怎么不見了?

      輕歌抬頭看著自己的通緝令,皺了皺眉,回頭望向九辭,略帶不悅地道“哥,這是不是把我畫丑了?”

      九辭摸著下巴看了看金光內的畫像面貌,再望向自己妹妹,勃然大怒“哪個混賬畫師,出來挨打,竟敢把吾妹畫得這么丑,不及吾妹千萬分之一的美貌,宗府這群狗東西,是怎么辦事的?”

      不同于輕歌在神月都、青蓮一族賺得盆滿鍋滿,九辭去了一趟后,倒是跟著妖神學會了狗東西三個字,罵起人來,真是朗朗口,格外愉悅。品書手機端

      而后才至的雄霸天、阿嬌等人,無驚詫,難以置信。

      這兄妹倆人,這樣在通緝令面前堂而皇之的辱罵宗府?

      會不會太囂張了點?

      至于古碑周圍的行人,更是目瞪口呆,大跌眼鏡,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顯然,起西北二洲合縱攻東,九辭更恨那個畫師,把自己妹妹畫得如此之丑。

      輕歌回眸看了眼震驚無的阿嬌等人,微微一笑。

      都道她張揚猖獗,只是她已無蒙面的必要了。

      若有人知道她離開四海城,必然有人知道她回到諸神天域。

      這兩日里,輕歌思來想去,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人里出了問題。

      知道她離開四海城的,只有城主府內的阿嬌四人以及拍賣場的藍尾姑娘罷了。

      兩日里的接觸思考,這個懷疑和想法已被輕歌全盤否定。

      如此說來,便是青蓮一族或是神月都有人通知方獄。

      此前在藥宗,方獄和神王使用過青蓮一族獨有的流熏煙,而神域新任的伯爵大人李元侯是夜歌的弟弟。輕歌有個大膽的想法,是夜歌在通風報信,然而夜歌十年冰牢遙遙無期,自身尚且難以保住,又是如何給李元侯傳遞消息的呢?

      輕歌思考頗久,終于明白。

      與夜歌茍且的男人還活著,不是青蓮將軍,亦不是身亡的竹醫師,而是一個有權力前往冰牢救助夜歌的人。

      當把這些都理清楚了后,輕歌便明白,隱不隱藏身份已經無所謂了,反正都已知道她來了諸神天域。

      既有天羅地,那便乘風直,破殺出!

      在諸多人的注視下,輕歌邁動雙腿,伸出了手,放在古碑之。

      她的手掌,輕放于她的畫像面貌。

      登時,金光化為一條手鏈,纏在她的手腕。

      她這是……

      四周的人,一片嘩然,宛如石化般,震驚得完全說不出話。

      “我的天,她在干嘛,她接了通緝令?她接了宗府的三億懸賞金幣?”

      “夜輕歌是個瘋子嗎?這世間,通緝者們看見古碑都繞道而走,她既為通緝榜第一人,非但不繞道走,竟然還親手接了通緝令。”

      “這世界,哪有人會接自己的通緝令啊……”

      “……”

      連九辭都驚了,隨即笑著,滿腹驕傲地道“不愧是小爺的妹妹,接自己的通緝令,這種事也我妹妹做得出來。”

      聞言,輕歌嘴角瘋狂抽搐,臉皮不由得扯了扯,太陽穴猛地鼓蕩。

      九辭真的是在夸人嗎?

      輕歌接下通緝令,離開古碑,周圍擁擠的人群見此,俱為她讓出了一條大道,誠惶誠恐。

      東帝之威震徹八方,誰敢挑釁?

      即便映月樓被尋無淚占領,九辭實力,依舊叫人聞風喪膽,猶如白日見鬼!

      阿嬌等人連忙跟輕歌,唯有雄霸天站在古碑前望了許久,目光微閃“宗府畫師,是關系戶吧?”

      周圍的人,紛紛側目,驚詫得很。

      宗府的畫師,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雄霸天正要跟隊,發覺輕歌已經走遠,獨自一人落后了。

      雄霸天漫無目的走在南洲,不知不覺走到了一座山脈。

      山脈下,紫袍男子斜臥長亭手執陰陽乾坤扇閉目休憩,呼吸平穩,容貌出眾,算得是一表人才。

      雄霸天走至長亭,看見南雪落,本欲轉身離去,忽而停下來,忍不住道“這位兄臺,冒昧打擾一下,兄臺可要注意身體,莫要縱欲過度,從面色來看,兄臺有些虛,若不好好調養,只怕尚不到而立之年,不舉了。”

      王輕鴻閉目小憩,耳邊忽而響起了聒噪如烏鴉的聲音,猛地睜開一雙邪佞凜冽的眼眸直視雄霸天的。

      雄霸天被那眼神嚇一大跳,打了個激靈,往后退了數步,驚恐得望著王輕鴻。

      對于一個男人來說,舉與不舉,可是尊嚴面子問題,他如此揭短,定會遭人怨恨。

      雄霸天有些后悔了,只是身為一個醫師,不得不說……

      古有忠臣冒死進諫,今有他雄霸天醫者仁心!

      “不舉?”

      南雪落輕搖著陰陽乾坤扇,目光邪肆地打量著雄霸天,身影突地飛掠而來,提著雄霸天的衣襟,將其壓至長亭欄桿,另一手轉著乾坤扇,啪嗒一聲合攏扇子,以扇挑起雄霸天的下頜,不斷往前湊,近在咫尺,俊臉在雄霸天的眼不斷放大,那撩人勾魂的聲音在雄霸天耳邊響起“舉與不舉,公子要不要試試看?”

      說罷,握著雄霸天的手,探向雙腿間。

      雄霸天漲紅了雙眼,語無倫次,甚至都結巴了,驚恐得瞪大雙眼。

      他喜歡……女人……

      只是下一刻,雄霸天抓了抓,滿臉疑惑“小小兄臺怎么不見了?”

      一抓不過癮,再抓幾下,雄霸天詫異道“莫不成你是位姑娘,姑娘家可要矜持的,男女有別,我既摸了姑娘的腿,一定會對姑娘負責的。”

      南雪落一扇打在雄霸天的頭頂,冷聲道“蠢貨,可懂自宮?”

      雄霸天瞪大眼“兄臺自宮了?兄臺為何要自宮?你自宮的時候可有問過小小兄臺?”

      南雪落的臉愈發之黑,扇面打開,鋒銳扇端抵在雄霸天的脖頸,似刀劍鋒刃般,可破開皮肉。

      南雪落周身的氣息愈發凌厲危險,扇端已見了血,雄霸天脖頸的皮膚微微破開。

      “蠢東西,你在找死?”南雪落手起扇落,隨心而殺。

      雄霸天驚恐道“師父,救我……”

      南雪落扇面微頓,隨口一問“你師父何人?”

      “東帝,夜輕歌。”雄霸天嚇得雙腿發顫,早知如此,他不好言勸告了,真是死于話多。 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