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809章-兒臣臟了

      第2809章-兒臣臟了

      輕歌與南雪落在帳篷內聊了許久的軍事后,南雪落一臉的落寞悲哀,目光稍有空洞,輕聲無奈地問:“我不愧天地,唯獨愧疚于她。”

      “的確。”輕歌點頭,這一點她不愿恭維南雪落,南雪落的的確確虧欠尊后。

      “我要去長生。”南雪落攥緊了雙拳。

      輕歌眸光微閃,看著南雪落一言不發,等待著南雪落的下文。

      南雪落揚唇笑道:“去見她。”

      過去的萬年,她害她毫無寧日。往后的時光,她會慢慢來恕罪。

      輕歌看著眼前的南雪落,感悟頗深。迷途知返,善莫大焉,難能可貴。

      世間哪有完人,哪個不要自私幾分,只是再狠亦要保留底線和良善。

      “尊后知道,會很高興的。”輕歌一直都明白,尊后雖有怒氣怨恨,但心緒也復雜。

      南雪落搖搖頭,朝帳篷外走去。

      輕歌則是召來蕭山燕商榷dōng zhōu之事,當務之急顯然是那雙重大結界。

      南雪落出了帳篷后,行走于涼風,看見正在喝著悶酒的雄霸天。

      此地空無一人,與修煉者組織有一段距離,雄霸天聽見腳步聲回頭看向南雪落,見是南雪落,雄霸天連忙把酒藏起來,無措地望著南雪落。

      “愛上我了?”南雪落開門見山地問。

      雄霸天瞪大眼,生生把咽喉里的酒水吞了下去。

      愛?

      他不懂,他只知此時此刻需要借酒消愁。

      他一直沉浸于修煉和醫術,追求真諦大道,從未被情愛困住腳步。

      “公子只是利用我?利用完了,便一腳踢開?”雄霸天難得的頓悟,問道。

      南雪落亦不隱瞞,稍稍點頭:“倒是有幾分小聰明。”

      “既然如此,為何不利用到底?”雄霸天紅著眼問:“你這叫做始亂終棄!”

      “你可知我是個男人?還是個無根的男人?”南雪落冷聲問。

      這一番話宛如一盆冷水剿滅了雄霸天所有的熱情似火,今夜,南雪落的身姿眼神,bái nèn的手,柔軟的唇,像極了女子,以至于雄霸天意亂情迷。

      男人……

      至少在此刻之前,雄霸天從未想過,愛上一個男人。

      他可是要生十個兒子的人!

      雄霸天坐在覆滿了白雪的枯木樹上,有點不敢去看南雪落的眼睛。

      南雪落一步踏前,擒住雄霸天的下頜,迫使雄霸天揚起臉。

      “告訴我,你會愛一個男人嗎?”南雪落問。

      雄霸天睜著眼凝視許久,囁喏:“我……我不知道……”

      他害怕,怕父王失望的眼神,怕世人的嘲笑諷刺。

      一瞬間,打了退堂鼓,亦不如適才難受了。

      “可……”雄霸天猶豫不定,有著幾分的不甘。

      呵。

      南雪落居高臨下輕蔑地俯瞰著雄霸天,隨后解開衣裳。

      寒風過山,掀起輕紗,一件件衣裳落在地上,雄霸天下意識抬手捂著眼:“兄臺,你這是要做什么……”

      南雪落猛地抓住雄霸天的手:“睜開眼,好好看著我。”

      雄霸天打開了雙眼,看著南雪落一絲不茍的軀體。

      “你愛這具身體嗎?”南雪落問。

      雄霸天極為誠實,沉默幾個瞬息后,搖頭。

      南雪落冷嗤,而后把衣裳一件件穿好:“小鬼,日后若是遇到心愛的姑娘,娶她為妻,莫讓她獨守空房。”

      看著南雪落漸行漸遠,身影縹緲,雄霸天心里好不是滋味。

      他沒有斷袖的癖好,他對著同性的軀體提不起興趣,甚至……失望。

      雄霸天抓了抓頭發,繼而端起酒猛喝。

      兄臺若是個女人,那就好了。

      雄霸天眼眶又紅了,他這是在癡人做夢嗎?

      這世間的確有千奇百怪的稀罕事,可從未有過變性一說。

      ……

      如今的南雪落擁有著自由的靈魂,不羈灑脫。

      當往下了執念,再看過往的匆匆,只覺得記憶里掙扎徘徊的自己尤其可笑。

      行走于山路,卻遇從修煉者組織那里走來的輕歌,端著兩杯醇香的酒,遞了一杯給她。

      南雪落接過酒,不解地望著輕歌,輕歌卻是笑道:“閣下放心喝,杯中無毒。”

      “這是什么酒?”

      “斷腸酒,喝下這杯斷腸酒,前塵往事都是云煙,日后你只是南雪落。”輕歌道。

      “這具軀體,真是惡心透頂。”南雪落眉目狠絕,旋即舒展開,漸漸釋然:“罷了,至少還活著。”

      “這是兩枚凝魂聚神丹,你的神魂之力,不算充沛,應該需要這個。”輕歌遞給了南雪落。

      “你……煉制的?”南雪落問。

      “前不久。”

      “為我而煉制的?”

      “是呢。”

      南雪落苦笑。

      她終于明白鳳棲為何看重這個小姑娘了,真的聰明到匪夷所思。

      興許,這個姑娘,早就知道她會來。

      “你這般篤定我會走向你?若你輸了呢?”南雪落再問。

      輕歌聳了聳肩:“我堅信著,比之不應該的情愛,閣下更向往的是天地大道。從今往后,閣下請陪我一同追往長生吧。”

      “小丫頭片子,想騙我上賊船?”南雪落眼底精光四閃。

      “那我這條賊船,閣下要不要上呢?”輕歌淺淺而笑。

      “上,自然要上,我還要第一個上,誰與我搶,我一刀剁了他。”

      “……”

      山脈里,傳來了輕歌的笑聲。

      從未發覺,南雪落是這般有趣的人,奈何在過去的時光里,有趣的靈魂被執念遮蓋。

      山脈的另一側,雄霸天還在喝著酒,九姑娘來到這里,見此,倒是勾起了自己的相思苦,便與雄霸天舉杯痛飲。

      “樓主,我好想你。”九姑娘抱著一塊石頭哭喊:“樓主你這個負心漢,怎能丟下阿九一個人走了,阿九這么好,你為什么不要呢……”九姑娘哭得傷心,雄霸天的情緒亦被勾起,抱著另一塊石頭哭訴:“父王,兒臣不孝,兒臣的清白沒了,兒臣臟了……”

      遠遠地,輕歌與南雪落聽到倆人的聲音,面色愈發難看。

      兒臣臟了?

      輕歌一度后悔,不該收雄霸天為徒的。

      “真是個蠢東西。”南雪落眼神漸冷,見雄霸天與九姑娘抱頭痛哭挨得很近,南雪落微微瞇起眼,眸中閃過一道寒冽的光。

      稍縱即逝,隨即黯淡。

      她這具男兒身,算什么?

      罷罷罷。

      痛徹心扉,一次足夠,不想再來第二次。

      世上有幾人不懼世俗的眼光?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